正文 第二十七章:和平主义者?

    晚宴是在一处凌空楼台上进行的,这里是艾隆王的住所其中一处,精灵们很会享受,身处华丽高楼,食也不厌精,除了没有肉类以外,他们的食物可谓是色香味俱全,水果,蔬菜,烹饪手法都是上流,当然,这对于处于社会中下层的矮人们来说,还不如给他们一大块烤肉更舒服。

    其实在楚浩等人看来,这其实是精灵们对矮人表达一种不屑的方法,当然,连表达不屑都是如此的高雅,在凌空楼阁上,各种美味食物,加上极美丽精灵侍女弹奏各种精灵乐曲,再加上这里的风景与舒适的流风,看起来仿佛倒真是精灵们好客的表现。

    而在另一处宴会席台前,楚浩,一个老和尚,索林,甘道夫,以及精灵王艾隆都坐于此,而此刻正是甘道夫请精灵王艾隆检查他们在巨魔巢穴里得到的战利品,那些高等精灵所锻造的附魔武器。

    “这是敌击剑……这是斩地精剑……”

    艾隆真的是博学得很,几乎每一把武器他都可以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比如张恒的那几枚箭矢,名字叫作闪烁光芒,意思为射出之后会大幅度加快飞行速度,以及射中时的威力,因为速度太快,射出之后就仿佛看到一道闪烁的光芒一般,是最顶级的附魔箭矢。

    还有汤姆的匕首,这把匕首的名字叫作无形,据说可以击杀无形之物,譬如幽灵鬼魂,甚至传说这把匕首可以伤害到精神,而且即便对有形之物也是锋利无比,可以说是盗贼,潜行者什么最好的武器了。

    就在这时,忽然间张恒提了一个大金属箱子,直接摆到了大石桌上,然后语气诚恳,至少他认为无比诚恳的对艾隆王说道:“精灵王啊,你若能够帮我把这箱子的迷给解出来,我感谢你祖宗十八代!”

    感谢别人祖宗十八代,这可不是什么好话,但是不知道主神到底是怎么翻译的,精灵王艾隆反倒露出了慎重的表情,不单单是他,甘道夫与索林更是露出了惊讶乃至惊骇的表情,而他们看了张恒一眼后,便立刻看向了艾隆,那表情仿佛是在决定什么极重要事情一般。

    楚浩看了几眼便知道怎么回事了,魔戒世界有一个特点,那便是那里的人极其尊崇自己的祖先,比如要对别人使用尊称,便会先说你是什么什么人之子,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荣耀其先人,若是说出感谢其祖宗十八代,换成这个世界的意识,那就是说一旦艾隆真的帮了这个忙,那么张恒以后都会欠下精灵族,或者说艾隆本人的人情,这个人情可不是一次两次,甚至是包括了张恒以后所有子孙都是如此,这已经相当于一种誓言了,而且可能持续上千年岁月的誓言,难怪艾隆与甘道夫,索林他们会露出如此表情了。

    张恒的实力问题,可能甘道夫早已经告诉了艾隆,所以他的表情非常慎重,就围绕着这个金属箱子左右绕了许久,这才说道:“这箱子我没见过,也不知道其用法,不过……”

    张恒本来已经露出了失望表情,不过听到但是二字时,他的表情立刻多云转晴,一副非常渴望非常渴望的样子,艾隆也不迟疑,立刻就说道:“不过还是可以一试,在瑞文戴尔有处月光台,当月光灌注在这月光台上时,月光台可以分辩出世上绝大多数物品,若是可以的话,今天晚上月光降临时,我就为你找出这件东西的秘密。”

    张恒看了楚浩一眼,两个人同时想起了在原电影剧情中,那个解读矮人地图的石台,当月光降临后,会汇聚于那石台一处,看起来确实很不同寻常,却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一件器具,而且听其功能非常有用啊。

    至此,艾隆又把注意力集中向了矮人的去向,不过索林却是沉默不语,他也不好多问些什么,当下就将这顿晚餐给吃完了,而吃过之后,甘道夫就拉着索林跑到了那堆矮人的房间里去,而楚浩则默契的和老和尚走在了一起。

    “老衲名为弥勒,特来向北冰洲队提起联盟事宜。”老和尚一脸慈祥笑容的说道。

    楚浩也一脸温和微笑的回答道:“联盟的事情我也有所考虑,毕竟此次团战,天神小队明显是我们的大敌,只是不知道这个联盟中,贵我两方都需要承担什么义务,或者需要配合些什么目标呢?”

    弥勒微笑着双手合十道:“不需要任何义务,也不需要任何目标,我们两队的联盟,周期是为了生存罢了,蝼蚁尚且偷生,我们的联盟不是为了任何利益,或者是为了任何义务和目标而存在,我们的联盟,仅仅只是两个弱者在这恐怖世界里为了生存而已,我想施主肯定是能够理解的吧?”

    楚浩却笑了一下说道:“但是联盟本身是需要规则的,若是无规则,是不是意味着彼我双方可以在任何时候撕毁盟约,或者对彼此动手呢?”

    弥勒笑着摇了摇头道:“即便需要规则,那不过是对君子而不对小人,若真是想要违反,仅仅只是规则便可以阻止了吗?我是和平主义者,我们佛教也是和平的教派,事实上,我可以任凭你的队员检查,我和我的小队绝对没有任何武器,而且当我们两队相处时,我队伍的精神力控制者完全可以不用任何精神力技能,我们全队都在你们监视之中,这样的行为总可以代表我们是和平主义者了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楚浩也无法再强迫说些什么,不过他还是在接下来的话语里提了双方接下来的行动方针,以及针对天神小队的战斗方式等等,但是老和尚却总是顾左右而言它,或者就是说一些佛家名言,甚至连楚浩询问其什么时候打算出发,是否和他们同行,这个老和尚也是微笑不语,好一派佛家高人风范。

    待到北冰洲队成员回到了居所后,顿时一些人就嘀咕了起来,甚至连那三个女大学生都看出了这和尚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出那里不对劲,这才是可恶的,一群大叫着和平主义的和尚,明明有问题,却又没有表达敌意,北冰洲队总不可能在这个精灵之都与印洲队对战吧?先不说率先开战能赢与否,光是精灵是否同意都不清楚,精灵们……可是非常强大的啊。

    所有人议论纷纷时,只有楚浩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好半天后,他才呢喃着道:“弥勒……这是假名吧?佛教里的弥勒,那可是未来佛祖,他怎么敢取这样的假名呢?或者说,他内心潜意识其实是一个佛敌?那么他所说的一切便不大可能是真的,但是都说出这样的话了,他该以什么方式来攻击我们呢?”

    张恒坐在旁边用布擦试他的圣衣箱子,闻言后就说道:“我觉得那老和尚没安什么好心,不然他为什么始终不提联盟中有什么限制规则?说什么规则只限制君子,不限制小人,至少口头上可以答应一下嘛,他连答应都不愿意,怎么想都是阴谋。”

    楚浩点了点头道:“是的,自从看过了矮人的那个契约,我便知道有许多常识以外的力量,限制着约定或者誓约,或者这个老和尚兑换的力量便不能撒谎,或者不能够违背说过的话,或者这个老和尚知道这个世界有东西可以限制契约与誓言什么的,至于和平主义者,嘿嘿,怎么可能是真的,即便再和平的人进入轮回世界,除非是当场便死了,不然活下来的那个能够和平得了?本来打算试探出印洲队的本意……但是他们这样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还真是难办了……”

    就在这时,忽然大门传来了敲门声,楚浩示意了一下,女大学生中的比丽斯就急急跑去开了大门,却见得一个精灵站在门口,他是奉了艾隆的命,来邀请张恒及北冰洲队成员前往月光台,据他所说,索林他们也已经去到了那里。

    众人便商量了一下,想去的自然去月光台,不想去的,也可以在这里休息了,结果除了几个资深者以外,新人们和斯特瑞这个资深者都抱怨太过疲累,就各自休息了起来。

    而直到楚浩等人已经去了月光台后,斯特瑞才借口出门抽烟,独自一人离开了房间,而新人们所没有注意的是,当斯特瑞离开房间后,就一脸冷笑的表情,就见得他身体渐渐隐形,慢慢失去了痕迹,而在跟随楚浩去往月光台的奥奇精神力扫描中,斯特瑞就站在大门口抽着烟,一点异样都没有……

    只是他并没有在意的是,斯特瑞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似乎没有停止一般,一直都站在那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