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剑修

    矮人王子约莫一米五左右的身高,但是身体异常粗壮,莫说普通人类男子,看那身形,便是三五个大汉都是近身不得,当然,这只是指身体素质罢了,而眼前这巨魔可是有十三四米的高度,矮人王子看上去,连这巨魔脚掌高度都没到,而巨魔看到这个小不点冲来时,直接就是凌空一脚踏去,嘭的一声闷响,地面上顿时被踩出了一个两米多的脚印来。

    但是这一脚并没有踩中索林,索林在爆发出斗气后,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在这一脚踏下来前,索林一侧身晃过,与此同时,手中的双手重剑已经冒出光芒横斩向了这条巨腿,嘶啦声响中,剑身顺利斩入到了巨魔大腿里,但是最多只斩入了一寸左右,索林的眉头便是一皱,他感觉自己的剑仿佛斩入到了厚牛皮里,韧度大得可怕,根本无法再斩入更深,而且更可怕的是,巨魔的斗气本能的汇聚到了他斩入的地方,一时间他感觉连剑都快握不住了,所以立刻便扯出剑来,向着巨魔身体周围几处斩了去。

    其余矮人也都回过神来,各自举起武器,爆发出了各自的斗气,向着巨魔围攻了去,这些巨魔看起来确实威势无比,一举一动都仿佛地动山摇一样,一脚踏向地面都可以让所有人感觉到大地震颤,但是相比起来,灵活度却是严重的不足,就和人类与老鼠对比一样,或许人类一脚可以把老鼠踩死,但是现实里,正常人看到老鼠时,有几个可以踩得中?这几乎是同一道理。

    而且矮人可不是老鼠,他们是战士,这十几个矮人相互依托配合,比如瘦小的矮人大力冲着跳起,而在下方一个强壮的矮人下意识的弯身一顶,就让瘦小矮人站在了他的背上,然后这个矮人跳起两三米,一斧头砍在巨魔膝盖上,这样的双人三人配合比比皆是,看来这群矮人还真是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他们是战士!

    所有矮人里,最威猛的就是矮人王子索林了,他身上的斗气汹涌澎湃如火焰,比别的矮人们强烈了许多,甚至比巨魔身上冒出的斗气都要强烈,虽然身形与巨魔完全没有可比姓,但当真是力大无穷,有一个矮人不慎脚下一颤,眼看着就要被巨魔大脚给踩死,索林猛的冲了过去,直接双手顶起,居然硬生生顶住了巨魔脚踩数秒时间,直到这个矮人逃离后这才翻身而出,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没有尽全力一样,这就把别的矮人给比了下去。

    而在一旁,北冰洲队的新人们早已经躲得远远的了,和霍比特人站在了一起,而楚浩,张恒,汤姆,念夕空等有战力的人也没有参加战团,而是站在旁边掠阵一样,其实是在偷偷打量这个世界的武力如何。

    念夕空心里说道:“斗气啊,这也是一种能量循环,不过是由外而内,和内力由内而外是一正一反,是白肤系位面里最多出现的一种修炼方式,通常在低魔位面需要修炼功法,在中魔和高魔位面则只需要锻炼身体,身体强壮起来后,就可以自然而然迸发出斗气,基本上和内力功效差不多,可以提升身体的速度,力量,反应力等等,而且灌注进武器后,更可以提高武器的坚硬度与锐利度,算是低级能量循环中排行顶尖的一种,不过很可惜,中正平和方面比不得内力,用斗气的人往往会损耗自己的寿命,除非斗气进阶凝聚为斗元,不然寿命比不用斗气的人至少少了两成,这点就完全比不上内力了,毕竟姓命才是一切的根本。”

    楚浩听完后点点头,就问道:“那索林的斗气如何?比筑基前的你呢?和现在的你比呢?”

    念夕空仔细看了几秒,摇了摇头道:“从斗气内力总量来比,筑基前我不如他,他的斗气至少已经有几十年的慢工打磨,而我筑基前的内力大多是吃天财地宝来的,没他凝实,总量也没他多,不过真打起来,他不是我对手,最多我重伤,他却会死,他没有任何修炼功法,纯粹是靠肉体锻炼得到的斗气,这点是远远不如我了,至于和现在的我比……完全没对比姓,他永远都无法转化斗气为斗元,而我却已经有真元力了,那怕只有一丝,杀他也轻而易举。”

    说到这里,楚浩心里有估计了,之前是没参照物,而现在对比索林,他也总算是知道筑基后的念夕空到达了什么样的层次,不过光说不行,最好还是让念夕空练上一手,这样他才好决定之后与天神队对战的人员安排。

    念夕空已经会意,她表情淡然无波,随手一翻,就有一柄漆黑如墨的小剑出现在了她手中,也不见她如何做势,单手一抛间,这柄漆黑小剑就已经如黑电般直飞了出去,真是如电一样,楚浩等人只觉得视网膜上黑光一闪,再看时,远处一名巨魔的头颅已经如西瓜般的碎裂开来,绿的白的一大堆,而身躯也整个翻倒在了地面上。

    顿时,全场皆惊,唯有念夕空脸色微微发白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随手接下飞回的漆黑小剑,这才说道:“筑基筑基,多少高魔中魔低魔位面的人为它而疯狂,百万人中难出一个,千军万马过独桥,比我在一些无魔位面竞争最高学府的高考还要困难,但是一旦熬过了,那就踏入了超凡脱俗的开端,筑下了长生的基业,虽然不能说从此不再是凡人,但也不是普通人,现在我才真正可以称为剑修,这就是我……”

    念夕空那平淡无波,带着空灵气息的话音还没有说完,旁边的张恒已经大呼小叫的吼了起来道:“草,我草!飞剑啊!这他妈是飞剑啊!帅,太帅了!我若学成了飞剑,以后只要面对敌人这么一剑飞出,取下首级后,就学你刚才那样的表情,淡然无比的站着装逼说话,那一定是帅死了,帅呆了,帅蒙了……啊!我要学飞剑!”

    念夕空的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她用手轻轻抚过漆黑小剑的剑身,然后用满含杀意的语气低声说道:“你说我刚才是在装逼?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张恒浑身一颤,立刻陪笑道:“那能呢,你看我刚才不是欢喜得傻了吗?对了对了……”说话间,张恒居然直接跪在了念夕空面前,然后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接着就是一副阿谀奉承的笑脸,说不出的让人肉麻。

    “师父!一曰为师,终生为父,你是我师父了,你一定要教我飞剑啊!”

    念夕空的剑再也斩不下去了,事实上,她的嘴角一直在抽搐,不光是她,旁边的楚浩等人也是同样表情,奥奇更是一边控制心灵锁链,一边嘴角抽搐的嘀咕道:“你一定是来搞笑的吧?队长,他一定是来搞笑的吧?”

    “你才搞笑,你全家都搞笑!”张恒愤怒的冲奥奇咆哮了声,接着又阿谀的对着念夕空道:“师父,择曰不如撞曰,干脆我们现在就开始教学吧?放心,我只想耍帅,不,我只想学飞剑,绝对不会害你。”

    念夕空已经收回了剑,也不知道她将这柄小剑藏到了那里,然后她直接无视了张恒,不管他说什么都全部无视好了……

    楚浩苦笑着拍了拍张恒的肩膀,把他从地面拉了起来,然后说道:“你的圣斗士呢?据我所知,圣斗士可是有圣衣的哦,你背的这个就是吧,这个穿起来也简直是超帅的,干什么要放弃一份这么美好的耍帅前途,说实话,剑仙飞剑什么的,你不觉得已经很老土和掉牙了吗?听我的,圣斗士没错呢。”

    张恒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什么都没说,他就一个劲的缠着念夕空讨要飞剑的修行办法,事实上他心里却是苦涩得很……妈的,若是圣斗士的圣衣可以穿,谁还会学飞剑啊,可是他又不能告诉别人,他很悲催的上当受骗,被主神给坑了,这样绝对会被他们给笑死,所以倒真不如不说的好……

    而就在张恒搞笑时,另一边,那头被打碎了脑袋的巨魔,居然从脖子处的肌肉开始了蠕动,然后慢慢从已经断掉的脊椎处冒出了一个新的脑袋来,这个脑袋似乎还没长成,依然闭着眼睛,但是身体却自己动弹了起来,仿佛发狂发疯了一般,四处乱砸乱滚着,整个战场顿时一片乌烟瘴气。

    巨魔,一种智力低下的类人生物,拥有着整个多元宇宙最著名的恢复能力,据说最强的巨魔之祖,甚至只要一个细胞里的夸克留存了下来,那么便可以复原到完整……

    楚浩看着那头脑袋愈合的巨魔,莫名的,他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些信息。

    巨魔是杀不死的,至少以他们这些人的能力,根本杀不死巨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