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契约

    甘道夫闻言后就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吸着他的烟斗,直到好半天后,他这才说道:“我们需要帮助,索林,光凭矮人,而且只有这么些矮人,我们是没可能收复你的国家,你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索林……”

    索林却是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道:“但是你怎么知道这些人可靠?我的国家,山下王国,那里的财富足以让精灵侧目!你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否可靠!?我的王国不能……”

    甘道夫皱着眉头纠正道:“是还没收复的王国,索林,你不能够意气用事,不要把你矮人的倔强用在这个时候,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实力太强,而你所说的那一切财富都还只是水中镜花,你不能够用还没得到的财富来怀疑可能的外来帮助,你明白我所说的话,收起你那山下王的骄傲吧,现在,至少是现在,你需要所有可以得到的力量的帮助!”

    索林沉默了,他又用审视的目光看向了楚浩等人,而他也不再阻止甘道夫从怀里拿出地图来,就这样,在所有人注目中,一张古旧的地图被铺在了桌子上,这张地图呈土黄色,

    “在遥远的东方,跨过山脉与河流,穿过森林与荒漠,那里有一座尖顶孤峰,那就是……”甘道夫指着地图说道。

    比尔博就拿着蜡烛站在甘道夫的身后,他看着地图念着上面的文字道:“名字叫作,孤山,伊鲁伯。”

    旁边那堆矮人中的一个说道:“是啊,奎林已经看到了征兆,预言都有说,当昔曰的渡鸦飞回孤山时,魔兽的统治就将结束,这就是我们收复我们王国的时候了。”

    比尔博闻言后,他血脉里那种探索欲望又一次冒了出来,他就好奇的问道:“魔兽?什么魔兽?”

    另一个矮人正抽着烟,他边吐着烟边说道:“魔兽是指这世上最恐怖的一种魔兽,龙,火龙史矛革,它是第二纪元最可怕的灾难之一,它会喷火,会飞行,牙齿像剃刀一样锋利,爪子像钢钩一样尖锐,特别喜欢贵重金属,比如黄金,白银,秘银什么的……”

    比尔博点点头道:“是的,我知道是什么龙,我看过许多小说里都有龙的形容词,龙……”

    又一个矮人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我不怕它,我要用矮人的武器把它给揍翻在地,我不怕它!”

    周围的矮人们也一起振奋的起哄,而矮人中最年老的一个人说道:“很遗憾,即便是用军队去对抗它,也不一定能够成功,那可是龙,火龙,而且我们这里还没有军队,我们只有十三个人,好吧,加上可能会有的雇佣兵,我们也只有二十多个人,我真不知道光凭我们怎么可能打败这条恶龙。”

    周围矮人们顿时一阵喧哗,这时,又有一个矮人拍着桌子道:“虽然我们人数不多,但我们都是战士,我们都是精锐,而且别忘记了,我们队伍里还有一个巫师,甘道夫!”

    他旁边的一个矮人也说道:“是啊,甘道夫年轻时一定杀死过上百年恶龙,是吧?甘道夫。”

    甘道夫连忙挥手道:“呃,这,不,我想说的是,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所以……”

    矮人们可不罢休,他们纷纷追问起甘道夫到底杀死过多少条恶龙,而甘道夫那里说得出话来,只能够闭着嘴,甚至连烟都无法吐出来,一直压抑在他的鼻腔与喉咙中,而矮人们则喧哗闹腾了起来,一直追问到底杀死过多少恶龙。

    场面已经一片混乱,这时,索林猛的一拍桌子,大声喊了起来道:“够了!”

    接着他站了起来,看着所有矮人道:“既然我们能够看出渡鸦飞回孤山的征兆,那么你们认为别人就看不出来了吗?现在谣言已经开始传播,人类们,矮人们,甚至精灵们,他们都纷纷说火龙史矛革已经六十年没有出现了,许多人都认为它已经离开了孤山,或者已经死去,许多人都遥望着东方那座孤山,他们审视着,他们猜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去到我们的王国!”

    “那么,我们是坐在这里看着别人夺走我们祖先的财富,拥有着我们的国土,占领着我们的家园,还是趁着征兆出现时,收复我们的国家,收复我们的伊鲁伯呢!?”

    顿时,所有的矮人都振奋的大叫了起来,他们拍着桌子表达自己的情绪,之前关于恶龙的恐惧仿佛已经开始消散了一般。

    这时,那个最年老的矮人又一次说道:“别忘记了,各位,伊鲁伯的正门可是封死的,当初我们逃离伊鲁伯时,那大门已经永恒封闭了,没有任何路可以进入山里,我们即便去到了孤山,也是徒劳无功。”

    这时,甘道夫忽然说道:“亲爱的巴林,你或许说得不对。”说话间,他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钥匙,看起来呈暗金色,既非青铜,又非黄金,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所造。

    索林似乎认识这把钥匙,他看着钥匙沉声问道:“你从那里得到的?”

    甘道夫呼了口气道:“是索恩交给我的,你的父亲,委托我保管这把钥匙,现在,它是你的了。”

    索林若有所思的接过了钥匙,旁边一个矮人就说道:“既然有钥匙,那么肯定有它能够开启的大门。”

    甘道夫点了点头,就继续说道:“这张地图的角落,就是这里,这些符文表示通向孤山底层的一条隐蔽通道,那里可以进入到孤山内部。”

    矮人们似乎都很兴奋,其中一个矮人拍了拍刚才说话矮人的肩膀道:“还有一个入口,我们可以回孤山了……”

    甘道夫看了他一眼道:“前提是我们能够找到才行,矮人的大门关闭后是隐形的,我们很难发现,而那大门的位置就隐藏在这张地图上,只是……很可惜,我没能力找到它,也无法解读这些文字,不过你们不要担心,在中土世界有人可以找到它,并且解读,这就是我的计划了,我们先去到中土大陆,当然,这需要隐蔽姓,毕竟我们不能够让人知道我们可以进入孤山,而且这路途还需要勇气,毕竟我们面对的可是火龙,当我们找到了隐蔽入口时,就可以偷偷进入到孤山中,而在那狭窄的地方,无论火龙史矛革是否还在那里,我们都有机会战胜它,前提就是……”

    矮人中有一个就说道:“前提是足够隐蔽,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飞贼,是吧?”

    比尔博听着众人的话,早已经听得入了神,他立刻接话道:“是啊,一个飞贼,而且必须要顶尖的,那样才不会被火龙发现。”

    索林沉思了一下,就问向了比尔博道:“那么你是飞贼吗?而且还是顶尖的。”

    比尔博这时才回过神来,他左右看了看,确认了索林是问向了他,他连忙回答道:“不,不,我可不是什么飞贼,我一辈子都没有偷过任何东西,是的,我可不是什么飞贼。”

    矮人顿时就是一阵哄笑,其中一个矮人还说道:“他可是说过他是顶尖飞贼啊。”这话又引起了更多的哄笑声。

    那个最年老的矮人这才说道:“恐怕我得认同比尔博先生的话,他确实不是一个飞贼,甚至都不是一个战士。”

    另一个最强壮的矮人战士也回应道:“我想也是,他既不会战斗,又不会野外生存,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根本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比尔博被说得有些尴尬了,不过他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只能够诺诺不言,而矮人都开始起哄的嘲笑起比尔博,话语也是越来越过分,好几次了,连北冰洲队的那三名新人少女都听不过去,打算打断他们的对话时,但是她们三人又害怕楚浩生气,所以只能够在那里干着急,就在这时,甘道夫猛的站了起来。

    “够了!”

    就在甘道夫说这话时,一股庞大的气势凌空压来,这股气势异常庞大且凝聚,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甚至连北冰洲队的众人都感觉到了恐怖,而队伍中仿佛唯一不受影响的人只有念夕空了,她依然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吃着一些果子。

    “如果我说比尔博?巴金斯是飞贼,那么他就是一个飞贼!”

    这气势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气势完全平息时,甘道夫又变为了一个看起来普通的糟老头,仿佛之前的气势完全是幻觉一样。

    “霍比特人的腿脚异常灵敏,他们走路无声无息,只要他们愿意,他们的行动甚至可以骗过任何生物,这就是一种天生的飞贼,而且别忘记了!”

    甘道夫重新坐了下来,他认真的说道:“火龙史矛革和你们矮人经历过大战,它已经记得了你们矮人的气味,但是它从来没接触过霍比特人的气味,所以如果你们一定需要隐蔽行动的话,那么霍比特人一定是你们的最佳选择!索林,这就是我给你们挑选的飞贼,而你,该相信我才是。”

    索林凝视了甘道夫良久,他这才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把契约给他,还有这些雇佣兵,也将其余交给他们。”

    最年老的矮人,就从怀里拿出了两份契约,都是用羊皮纸所书写的古老文字契约,一份递给了比尔博?巴金斯,而另一份则递给了楚浩。

    楚浩接过了契约,顿时就是一愣,他还没来得及细看,旁边的律师诺汉就凑了过来道:“队长,需要我帮忙吗?契约什么的,是我的老本行。”

    楚浩神色复杂的将这契约递给了诺汉,但是诺汉根本没有任何异常表情,他立刻就明白,这是只有团队队长才可以听到的主神声音了。

    “契约(副),可以让轮回小队与恐怖片世界里的队伍结为联盟,在契约条款以内不能进行任何违背,否则违背者将会被主神(该位面意识)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