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祈祷

    无限曙光第九集:三分魔戒(一)

    九月七曰,晴,温度略高,很口渴,已经快一天半没喝水了……

    杨伟森趴在草丛中一动也不敢,即便他此刻已经口渴得快嘴里冒烟,浑身又酸又痛,但是他还是不敢有丝毫动弹,因为他除了渴以外,更是饿得不行,他已经四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了,他的弟弟,还有他受伤的老爸也都两天多没吃东西,若是他再找不到食物,那么……这个家便完了。

    自三年前,世界上冒出了那种专门吸食人灵魂的鬼怪,一旦被其吸食,人类便会失去生存意志,要么自杀,要么最后灰飞湮灭,而后这个人也会变成这样吸食人灵魂的鬼怪,这样重复下去,人类死掉了绝大多数,剩余的更是被赶出了城市,躲避在了那些鬼怪无法到达的荒野中,另提一句,这些鬼怪是依靠电子信号来传播的,荒野里没有电子信号,这些鬼怪也无法到达……但那只是三年前。

    大约两年多前,这个世界又发生了一次剧变,那一次,一道通天彻底的光柱直达天际,虽然这道光柱不久后就消失了,但是这个世界的变化却并不那么让人感觉到惊喜,因为那些本来只能够依靠电子信号存在的鬼怪们,它们居然可以直接在任意地方生存了,虽然说自大剧变后,鬼怪的数量下降了百分之九十九还多,但是这样的鬼怪却是更加恐怖,也让生存在荒野中的人类生存得越加艰难。

    自大剧变后,本来人们所期盼的政斧势力也并没有再度崛起,确实,一开始政斧势力还有重建人类文明的打算,但是很快的,鬼怪的异常出现了,大量鬼怪飘荡在荒野里寻找活人吃食,这样的情况下,政斧势力还打算用电磁弹对其进行攻击,结果却是大败特败,本来在剧变前还略有效果的电磁弹,这一次却是直接失去了效用,政斧势力再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对抗鬼怪,好几次被大量鬼怪袭击了民众聚集地,政斧隐藏基地之后,政斧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弱小,在这两年多的现在,可以说政斧的势力已经大部溃散,小部则隐藏到了更深中了。

    这是一个乱世,不光鬼吃人,人也吃人……有一些穷凶极恶之人,他们聚集在一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枪械武器,虽然对付鬼怪不怎么样,但是却可以杀人,而且是大量的杀人,为了食物而上,为了奴隶而杀,为了部下而杀,为了取乐而杀……可以说,这些人的存在比鬼怪更让普通民众感觉到恐惧。

    杨威森是二代移民,也就是所谓的美国香蕉,是从小到大都生存在美国的华夏人,在这场剧变中,他的母亲变成了鬼怪,然后杀掉了他一个哥哥,不过幸运的是,他的弟弟和他老爸都逃出了城市,之后便被政斧所收容,安置在一处避难所里,而这个避难所位置良好,直到两年前光柱剧变后才被鬼怪攻破,而避难所里的人们也才四处逃散到了荒野中。

    杨威森家人其余约莫百人成立了一个临时小团队,生存在这片荒野中,这里的土地有些贫瘠,但也因此躲避过了那些军阀,杀人魔的袭击,甚至因为人数不多,连鬼怪的数目都很少,唯一的缺点是食物太少了,这一百多人的团队经常饿肚子,而且还要不停的游荡在荒野上,躲避各种危险,因此种地也是不可能的,甚至待熟的地方,知道那里可以打猎,那里可以挖掘野菜,也要因为不停的迁移而失去这些猎场,这群人的曰子过得非常辛苦。

    杨威森是打猎组的一员,但是他们这一组运气非常不好,出来一天时间什么猎物都没遇到,虽然看到了一些猎物留下的足迹,但是追踪下去却是毫无结果,一天之后,其余人都是又累又饿,再也无法坚持的退回了营地,只有杨森威一个人留了下来,誓要追踪到底,因为……他的家人们已经快支撑不起了,他今天必须找到食物!

    就在杨森威潜伏到已经快晕倒时,忽然他精神一振,就见得前方两头大野猪,带着一群小野猪从草丛中冒了出来,两头大野猪明显非常警觉,一路走来都用鼻子不停的嗅着,而且还东张西望到处打量,若是普通的民众,毫无打猎经验的人,估计这一下已经被发现了吧。

    不过杨森威不同,他已经经过了两年时间的野外生存考验,他知道怎么用各种草叶来伪装,他知道什么样的植物液体可以去掉体味,他知道什么地方躲藏可以躲避动物的眼睛,他已经是一个专家了,当下看着野猪到来,他不但没有任何动弹,相反,他的呼吸,心跳都自然而然的减缓了,就这样静静等待着。

    (小野猪好抓,一般抓住后,大野猪也会视情况逃跑,以人类体型,大野猪只会逃跑……但是,小野猪肉不够,除了我们家吃,还需要供给一部分给营地里别的孩子和老人们,那么……只能够是大野猪了。)

    杨森威知道,他要抓住大野猪是非常困难的,他身上只有一把匕首,而且使用了这么久之后,其实已经并不那么锐利,而且他非常饿,饿到不行,身体都在颤抖,他已经没有多大的力气了,只能够一击致命,不然就会被野猪杀死,所以时机一定要好,出手一定要准,他只有一击的力气!

    (昊神啊,平曰里我是祈祷得最不诚心的一个,因为我压根不相信你是否存在,这和上帝没什么不同,只是换了个名称,但是那个从已经破败的人类镇来的教士,却指天说地的叫嚣你是存在的……那么,你就出现给我看啊!保佑我打猎到野猪!我的爸爸,我的弟弟,还有营地里的大伙……他们都是好人!保佑我,昊神,你的教士不是说过吗?好人该有糖吃,好人该有好报,那就……告诉我!我们好人,到底该不该有好报!)

    杨森威心里不停的念叨祈祷着,神情前所未有的虔诚,他此刻已经把体力所有的体力与力量都凝聚了起来,同时他的双眼一片茫然,这是他最近才得到的一种能力,虽然每次使用后,都和要死掉一样,但是这一次他找不到食物,估计就是直接死掉了,这时却也顾不得这许多,全部实力在这一瞬间就要爆发出来。

    待到那两头大野猪已经离他只有两三米距离时,那两头大野猪就疑惑的迟疑不前了,或许是野兽的直觉吧,杨森威知道再等下去已经不行,当即他浑身都仿佛绷紧了一样,只是一瞬间,整个人已经如箭样的弹射了起来,瞄着最肥美最大的公野猪直弹了出去,人在半空中时,手上的动作已经瞄准向了公野猪的脖子,匕首正对着那里,只待一刀捅入,便算完结……

    但是杨森威低估了自己身体的虚弱程度,整个人弹在一半时,就已经头晕眼花,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而公野猪的反应也快,突然受袭,已经下意识的将嘴巴对准了杨森威,两根野猪獠牙就这样对了过来,而杨森威的体力已经不足够再转换动作,只能够硬顶着獠牙直扑到了公野猪上,嘶的一声轻响,匕首顺利插在了公野猪的脖子上,而公野猪的獠牙也顶入了他的胸膛之中。

    在这一刻,杨森威第一时间居然不是感觉到疼痛,而是猛的拔出匕首又连捅了好几下,同时直接用嘴巴去接住了猪血,一股腥臭味的猪血灌入到了他的喉咙里,流入到了胃里,一瞬间,就让他感觉到了重新活过来的感觉,而直到这时,他才有了疼痛感。

    (昊神啊,保佑我把野猪送回到营地里,保佑我爸爸和弟弟能够吃到猪肉,保佑……)

    杨森威的眼皮越来越重,但他还是努力站了起来,然后持着匕首,大呼小叫的跑向了那只母野猪与几只小猪,这些野猪再不敢停留,嚎叫着向远处跑了去,而杨森威也只跑了几步,然后浑身摇摆着软倒在地,直到这时,他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努力想站起来也再也站不起来,就只能够嘀咕的祈祷着,慢慢合上了眼皮,至少这一刻,他的祈祷虔诚无比……

    杨森威所没有看到的,当他眼皮合上来时,忽然就有白光降临,这白光微弱无比,仿佛光点颗粒一样,随着他嘴里若有若无的祈祷,就这样布撒在他的伤口上,然后流血停止了,然后伤口微微合拢,虽然没有愈合,但是至少没有再继续恶化下去,这一切,都是他所没有看到的……

    在杨森威的意识里,他仿佛看到了一团巨大的光芒,隐约像是个人,但是却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是一团光,而在光中,他听到了民众们对昊神的祈祷声,他接受到了一段信息。

    “0级神术,治疗小伤……”

    “0级神术,侦测毒姓……”

    “1级神术,治疗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