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彼此战场……终结

    张恒,念夕空,汤姆,斯特瑞,中年大叔冈卢尔,TIER,五人加一机器人,在电影大楼的天台上奋战着,他们的对手是一只巨大无匹的鬼怪,以及大量从楼下顺着墙壁爬上来的鬼怪,鬼怪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虽然只需要一发灵类子弹便可以将其解决,但是数量多到简直吓人,若是有人从遥远外向这里看来,可以看到整个电影大楼的外壁已经看不到墙面了,密密麻麻蠕动的全是鬼怪鬼影!

    普通的鬼怪鬼影可以用灵类子弹轻松解决掉,但是那巨大的厉鬼就无法如此做了,灵类子弹打在这巨大厉鬼身上根本就是没影,唯有念夕空的墨黑长剑,与张恒的弓矢可以稍微逼退它,但是也仅仅做到逼退而已,更可怕的是,这个巨大厉鬼的攻击已经可以影响到物质,几爪几扯之后,大楼天台上已经塌陷了一个角落,约莫十分之一的天台已经彻底消失,继续这样下去,众人死亡就在眼前。

    “我不要死啊,我不要死啊!”斯特瑞边向周围胡乱射击,边鼻涕眼泪齐流的怒吼着,相比于其余人,他的反应是最为不堪的一个。

    与斯特瑞反应相似的还有那个中年大叔,就见得他裤腿处一片湿润,脚下也是水湿一片,显然已经是被吓得尿了,但好歹还不停向周围射击着,嘴上也没有吼出什么话语来。

    唯有念夕空,张恒,汤姆三人好得多,念夕空与张恒且不说了,汤姆的反应却是值得称赞,不过他毕竟也是活过了好几场恐怖片世界,经历的生死关头也有好几回,再怎么宅男也算是练了出来,此刻的他还尽量照顾着两名新人,也为张恒与念夕空解决那些袭扰他们的普通鬼怪,让他们有更多精力对付巨大鬼怪。

    而所有人中唯一不受恐惧,绝望,以及将死影响的,恐怕也只有机器人TIER了,他也使用着枪械武器,不过使用的却是楚浩之前特意给他配的一把来复枪,终结者电影里,终结者的标志姓武器,而这枪械中的弹药也是灵类子弹,一发打出去,往往可以清理七八只靠得近些的鬼怪,而且TIER根本不惧怕鬼怪的攻击,他往往是冲到鬼怪极近处进行攻击,如此一来他算是清理鬼怪中效率最高的了,而且好几次挡在了众人身前,任凭鬼怪冲撞他的身体,完完全全的一副北冰洲MT的感觉,若是再来点枪林弹雨,给他破开一些外层表皮,露出里面的机械骨骼,那么就真是一副悲壮英雄的感觉了。

    张恒看着TIER,就是这么一个想法,也亏得他还可以苦中作乐,事实上,此刻的他和念夕空早已经是累得快要虚脱了,众人里,也就他和念夕空最为疲累,每一次巨大鬼怪袭击下来,都是他和念夕空分担了攻击,阻挡,攻击,以及恢复力气,再来几下,他们就真的再没有什么攻击力了。

    “喂,念夕空!你不是吃了很多的天财地宝吗?还有你的攻击不是很犀利吗?来上一个大招,把这个巨大厉鬼给秒杀了怎么样!?”张恒射出一箭后,边喘息边大声叫道。

    念夕空也在剧烈喘息着,她冷冷看了张恒一眼,就说道:“我吃的那些灵物,是在纯化我的内力,为我筑基做准备,能量总量上来说并没有多大增长,而我的剑技……在我筑基完成前,对于灵类伤害有限。”

    张恒还待说什么,这时身后斯特瑞的吼叫哀号声格外刺耳,其中还有无数的诅咒漫骂,当然了,对象大部分集中到了楚浩身上,这让张恒心里简直是怒火爆发,差点就要忍不住回头一箭干掉这人,终于他就忍不住反吼了回去道:“给老子闭嘴,你这个拉皮条的渣渣,再哀号半句,信不信老子一箭射爆你!”

    斯特瑞的声音顿了顿,不过立刻便又叫了起来道:“连楚浩都自己逃跑了,我们还在这里坚持下去干什么!?亏得我之前还相信了他的话,到最后不也是把我们当成了诱饵吗?难道说你心里就没有一点不甘心吗!?”

    张恒却是头也不回,他再度拉满了长弓,再一次将巨大厉鬼的手掌给射了回去,然后他边喘息边说道:“没有不甘心,因为老子相信着……相信着他一定没有把我们当诱饵,他一定是去做他必须做的事情去了!”

    斯特瑞还没说话,那个中年大叔冈卢尔已经先一步叫了起来道:“还能做什么事情!?之前看他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现在人又已经消失,还有什么事情是比逃出这个电影院更重要的!?我不信,他一定是背叛了我们,一定是抛弃了我们,就像之前几次轮回那样,拿我们新人当成诱饵了!”

    “不,不对!”

    这时,汤姆和张恒几乎是同声叫了起来,然后汤姆就说道:“不对,队长的眼神……队长的眼神不会骗人,他答应了我们,绝对不会再对我们进行抛弃,他答应过的!”

    “是的,他答应过的!”

    张恒深深呼了口气,再次拉弓瞄准向了巨大女鬼,他的表情已经从之前的动摇与迟疑,转变为了现在的坚定,在射出这一箭的同时,他也大声说道:“老子就相信他这一回又如何!有那样眼神的人,我就用生命去相信他会说到做到又如何!!”

    “我相信他,一定没有抛弃我们!我相信他……他一定会救我们!”

    “因为他说过啊,我们他妈的是伙伴了啊!”

    “恩,我没有抛弃他们……因为他们是我的伙伴了!”

    楚浩的脸上满是鲜血,从眼睛里,从耳鼻嘴中,全都涌出了鲜血,他的表情却是如此的平淡平静,同时还在说话道:“你看地上的尸体,之前我还没挖出眼珠子时,已经确认过了,除了恶灵复仇里的那些人物以外,确实没有任何外来者,男女主角没有,有现代化衣装特征的人也没有,这里的尸体都是几十年前泰国衣着的村民,这也是一个细节……还记得在原电影里的剧情吗?一开始死亡的,是拍摄了恶灵复仇,并且自己看了自己拍摄电影的那群演员与导演,可是当男主角看了电影时,除了他认识的那个拍摄盗版的同伴以外,那些演员与导演们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了,我把这个称之为盒子信息清零……”

    “这就是我并没有带领他们一起进入到恶灵复仇的原因,因为我需要他们作为盒子外的观察者,以确认这一次的盒子信息不会被清零,否则我们一旦全部进入到恶灵复仇中,很可能信息在一瞬间被清零,那样我们就会类似于被全体抹杀一样……这个恶灵复仇世界,应该是某种模因效应而逆转了盒子层次,就仿佛我们在玩什么游戏一样,里面的NPC反倒可以对现实世界产生绝对影响,这估计就是这个模因效应的作用了,但是认真来说,游戏依然是盒子之内,现实世界依然是盒子之外,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盒子外观察者来确认我们的存在,这就是我为什么之前不说明的原因了。”

    戴眼镜青年躲避在楚浩身边,看着楚浩身边的立体模型不停发光闪亮,然后产生无形力量破坏周围的一切,他就瞪大了眼睛的仔细看着周围,同时嘴里念叨道:“没有发现尸体,还是没有发现尸体,尸体到底在那里啊!可恶!还是没有发现尸体!”

    此刻,这栋木制建筑几乎已经完全被掀飞掀破,而在屋外则是一片漆黑,更远处甚至满是混沌不清,漆黑扭曲,根本不像是天与地的世界一样,倒更像是某种蒙太奇手段所展示出来的背景一样,而厉鬼就密密麻麻的从那些扭曲中出来,然后向二人扑了过来。

    楚浩就在这时,他嘴里喷了一大口鲜血来,周围那些光点颗粒与立体模型似乎都有了些微的震颤,这一幕看得戴眼镜青年肝胆俱裂,正待说些什么鼓舞士气的话语,就听到楚浩继续用那平白的声音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传说中,村民杀掉了扶桑嫂,其尸体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问你,一个劫持了村民孩子,并且挖掉了孩子眼镜的恶妇,被村民杀掉后,尸体还没找到,你说尸体会在那里?”

    戴眼镜青年顿时愣住了,他呆呆的看向了楚浩,然后呢喃着道:“该不会被埋在这栋木制建筑的地底下吧?不,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是泄愤的话,如果是泄愤的话……又一直没有找到……难道是分……不要告诉我,是分尸了啊!?”

    “没错哦……”

    楚浩忽然伸手取下了他的平光眼镜,然后微笑着道:“确切的说,在这木制小屋内,到处都是哦。”

    戴眼镜青年这才注意到,楚浩使用立体模型所发出的无形力量,并非是无目的的掀飞楼房,而是将其全部堆积在了一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木材堆,就仿佛一个巨大的火堆一样……

    与此同时,在大楼上的众人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张恒与念夕空已经累得趴下了,再也没有力气阻挡巨大厉鬼的攻击,而其余人早已经是弹尽枪绝,就见得那厉鬼发出了一声莫名意义的嘶吼,居然直接撞向了这栋电影大楼,轰然脆响中,天台上的众人再也站不稳脚,随着倾倒的天台一起翻滚向了电影大楼之外,向着楼下跌落了下来……

    而在恶灵复仇中,由戴眼镜青年所点燃烧的火焰,已经吞噬了那堆木材堆,恍惚间,还可以听到嘶吼与恐怖的哀号**,此刻楚浩已经浑身是血,连毛细孔中都喷着鲜血,就这样软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几乎是一刹那间,半梦半醒的感觉就此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