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不适应

    在酒店套房中,楚浩给团队里的众人安排下了各自的任务,分为了两队,一队去查探厉鬼将映的各种现实信息,另一队则继续追踪那七名新人,务必要将他们的死因,厉鬼出现的时间,出现方式,攻击方式等等都找出来。

    在这期间,鬼怪连续出现在新人与楚浩这边,但都只能够在阴暗处,比如关了灯的房间里,狭小的浴室中,关闭的柜子里,以及漆黑的巷道中等等,形象就是一个上吊的恐怖老妇人,躯体已经干枯,纯粹的厉鬼模样,攻击方式则是让四周电流断路,一片漆黑之中袭击人,被袭击者如果没有躲避开或者攻击掉这个厉鬼,那么整个人便会消失不见。

    虽然听着恐怖,但实际上这样的攻击方式并不可怕,至少对于拥有一定灵类战力的轮回小队来说,这样的攻击方式简直仿佛在玩一样,到了后来,北冰洲队甚至把所有防护道具都收了起来,纯粹以灵类子弹对敌,这样是最节约的手段,却也可以轻松消灭来袭的鬼怪。

    而那七名新人小队,他们这两天就一直待在公园广场上,只要到了晚上,他们都会在路灯最明亮处徘徊,而到了白天才会略微休息,每一次休息都会有人醒着观察四周,而且还有汤姆留给他们的一张佛印,直到两天时间过去,他们也只死了两名成员,那还是这两人单独行动才导致的。

    楚浩对这一次的新人简直是刮目相看,这与以前遇到的新人简直是截然不同,那些新人们一般都是不信的态度来对待恐怖片世界,然后这种态度导致了他们的随意行为,通常这都是直接找死的原因,而像这次这样沉着,找对方法,以及应对鬼怪时的求生欲望,这根本就不像是新人,简直像是已经经历过恐怖片的轮回小队资深者,只是没有兑换轮回小队的技能罢了。

    只是这表现……未免太好了吧?实在很难相信这些人是新人……

    待到两天之后,除了观察新人的楚浩队伍以外,所分的另一半小队也有了最确定的情报,厉鬼将映的所有演员,导演,编剧等等,他们全都还活着,而且貌似还活得听滋润,丝毫没有听他们提起过见鬼或者遇鬼的情况,关于厉鬼将映的拍摄过程中,也没听说过有死人情况发生,这就与原剧情完全不符了,当然,或许也可能是原电影剧情还没开始,而这些演员导演什么的,隐瞒了电影里死人的事,并且他们是同谋,这才可能导致厉鬼的出现。

    不管如何,时间终于来到了最后的二十四小时,而在凌晨时分,楚浩带领的老人们,与那名戴眼镜青年所带领的新人们汇合在了这家电影院的门口,两方相隔分明,就仿佛彼此间有条看不见的线一样,唯有这剩余的五名新人中,那名戴眼镜青年频频向汤姆点头示意。

    “……是该说些什么吗?他们可真是……”

    坐于大厅椅子上时,张恒拍了拍楚浩的肩膀,指着远处那五名新人说道:“总觉得他们不像是新人啊。”

    楚浩点点头没说话,确实,他觉得这群新人太古怪了,要说他们有轮回世界的经验吧,可是却是什么都不懂,给他们讲解时也可以得到奖励点数,而且也没有任何技能可言,观察他们的两天里,真是频频发生危机,对于鬼怪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要说他们没有经验吧,却又如此的沉着,面对鬼怪时又能够有效的逃脱与规避,简直不像是才从现实世界里进入的人。

    而且最关键的是……

    “你们不觉得难度太低了吗?”

    楚浩如此对张恒等人说道,事实上,自从进入到这个电影院以来,楚浩便一直在看着TIER传送到他笔记本电脑上的视频,自从开始拍摄后的所有经过都在其中,他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看着那女鬼出现的情景,无论是袭击方式,以及消失方式,甚至还有那两名新人被袭击时的情景,全都是看了无数遍,而不知不觉中,离最后的回归时间已经越来越接近了,他这才对众人说了上面那番话。

    众人明显也有同样的感触,因为自进入到这电影院以来,那女鬼也出现了好几次,但是都被很轻松的击退了,灵类子弹可以很轻易的干掉它,这样的鬼怪……怎么可能有十三人难度呢?

    汤姆立刻说道:“会不会是前序?最终BOSS一般都会在关尾才出现吧?或许在我们回归的那几分钟前出现,然后对我们展开攻击呢?”

    楚浩没说话,张恒倒是点头肯定,甚至连念夕空似乎都带了些同意的表情,话虽如此,但楚浩总是有些心里不塌实,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找不出这不对劲的地方到底在那,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被他忽视或者遗忘了吗?

    等一下,遗忘……

    楚浩忽然起身走向了那五名新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五名新人一看到他就露出了戒备的表情,这表情着实让楚浩心里的疑惑更多了,难道不该是厌恶或者仇恨吗?为什么会变成戒备?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大家进行一次交流。”楚浩走到了那眼镜青年面前,对着他说道。

    眼镜青年还没说话,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已经冷笑着道:“交流?我们还有什么好交流的?作为轮回队的队长与资深者,从一开始便抛弃了我们这些新人,任凭我们自生自灭,若不是那个好心的小哥,说不定我们五个人都活不下来,我真不知道你和我们还有什么值得交流的地方。”

    楚浩没说话,只是看着了眼镜青年,而眼镜青年向后微微一晃手,就正色对楚浩说道:“正如冈卢尔大叔所说,我真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交流的,实际上我,或者我们并不是那么怨恨你,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大家都是求存,除非是被你们害死,不然怎么死的都应该祸福自担,但是你也应该知道,作为被抛弃的一方,我们有权力表达我们的不满,如果因为这样而让你感觉了愤怒,我在此向你道歉,但是我真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交流的,马上就要回归主神空间了,不是吗?以后我们估计也会自己承担自己的祸福死亡吧。”

    楚浩闻言后,内心的不适应感更加强烈了,他立刻便问道:“我只问一个事情……你们为什么停留在广场,公园,以及繁华街道上,你们为什么不去寻找一个酒店或者旅店之类的地方?难道说你们身上没有欧元,无法兑换这里的货币吗?”

    眼镜青年愣了一下,他向后看了看,与其余几人交换了彼此的神色,他这才对楚浩说道:“我们身上是有欧元,并且确实可以兑换这个国家的货币,事实上,我们这两天的吃饭问题便是这么解决掉的,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去住酒店和旅店什么的呢?那些地方,不,确切的说狭小的地方,黑暗的地方,无人的地方,这些地方不是更容易吸引鬼怪的袭击吗?”

    (就是这个了……就是这个不适应感!)

    楚浩立刻问道:“你们为什么会知道,狭小的地方,黑暗的地方,无人的地方,这些地方容易被鬼怪袭击?是谁告诉你们的吗?还是说你们在现实里便一直想象着自己进入恐怖片世界后,到底该如何生存吗?”

    眼镜青年顿时一阵错愕,在他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忽然说道:“这应该不需要别人告诉吧?无论看了任何鬼怪恐怖片,估计都可以得到这个结论才对吧?这可是经验好不好。”

    这一下,其余人都是点头不已,唯有眼镜青年皱起了眉头,他看向了楚浩,似乎是打算从楚浩这里得到答案,他明显也有了一些疑惑。

    “经验吗?”

    楚浩点点头,就这样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他看了看手表,上面已经显示了最后回归还有十几秒而已,而直到这时,想象中的最终BOSS也依然没有出现,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平静,没有鬼怪,没有异常,没有电影里鬼怪可以逆转时间的恐怖,没有……

    等,等等!逆转时间!逆转时间啊!!

    楚浩猛的转头对TIER说道:“TIER!记录下来,一旦我提出要你拍摄下你所看到的一切时,你立刻询问我,之前拍摄的内容是否要观看,并且……不,直接告诉我关于……”

    话音还没有说完,猛然间,一种奇怪的感觉袭来,楚浩陷入到了半梦半醒间,已经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