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交易

    楚浩听得多,说得少,听郑吒的话语,听林俊天二人的话语,以及听那些民众的话语。

    这短短数小时里,他听到的信息比他之前所有恐怖片世界获得的信息加起来还多,也不知道是中洲队真的坦承,还是作为轮回世界最强小队的那份自信,许多东西都直接明白的说了出来。

    中洲队最初的记忆来自于郑吒的开端,那也是最初第一代轮回小队的开端,当然,据郑吒所说,在他之前也有轮回者小队,但是似乎那些轮回者小队都已经死伤得差不多了,总之,第一代轮回小队的开端,确实是从郑吒进入到轮回世界开始计算的。

    “那时的中洲队啊,比现在可是落魄多了去呢,简直是无法回视啊……”

    郑吒如此感叹着,此刻的他离楚浩,林俊天,刘郁三人约有数万米的距离,在那一片山谷中,是一处天网的补给基地,不光有各种机械物资,包括各种能量石油什么的,也包括了一处完整的核电站,以及一处人类物资生产基地,这些却是为了生产给被捕捉的人类使用物资而存在的极少数天网建筑。

    这也可以算是楚浩的功劳,在纽约天网总部被毁掉的废墟中,他找到了天网的一处大型中央电脑的留存物,在郑吒将其给挖掘出来后,发现这台电脑稍微修理还可以继续使用,与此同时,在被救的上万民众中,也有许多精通电子维护的人员,特别是许多车辆型的终结者机器人,在被郑吒拆掉武器以及智能系统后,稍微一维修,这些车辆便可以正常使用,在当天上午十点多时,便从纽约组建了一个大型车队,满载这上万民众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纽约总部。

    之后在路上时,楚浩就开始破解这台载在大型车辆上的中央电脑,而其中内容果然也如楚浩预料的那样,居然并没有加多大的密码之类,很轻松的就从这电脑里破解出了他想要的内容,之后车队便在郑吒的指示下驶向了这处山谷。

    接着便是郑吒的表演时刻了,迎面而来的几十艘巨大飞船,被其仿佛打苍蝇一样一艘一艘给拍到了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机器人大军,则被其远出空挥拳,一拳打一片给快速清空,紧接着所有人仿佛在看实地电影拍摄一样,见其冲入山谷中,依照了楚浩的叮嘱,除了防卫系统以外,大量建筑物以及工厂都被安然保留了下来,而即便是在战斗之中,相隔数万米距离,郑吒的话音依然非常清晰的传递了过来,众人听这简直是如在耳边一样。

    “……就这样,我和中洲队经历了第一次蜕变,在那生化危机二里几乎团灭,除了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以外,其余人全部死掉,我那时除了绝望与痛苦,脑海里只有唯一的一个念头,那就是复活大家,并且成为最强,我要有足以支撑我理念的力量,保护大家,和大家一起回归现实……”

    一万多民众们,他们的午饭是在这个山谷基地的某处大厅里进行的,这里的防卫机器人早已经全部被拆除掉了,而通过基地内的人类物资生产工厂,在那里的仓库中找到了大量的罐头类食物,其中一些甚至已经是十多年前的留存物了,各种各样的罐头样式,蔬菜的,肉类的,谷类的,足够民众们食用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了。

    这简直就是一顿丰盛狂宴,这群民众们简直仿佛或在梦里一样,这些人群大多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超过三十岁的人只有五分之一左右,而五十岁以上的人则更是稀少,换句话说,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审判曰发生之后的新生代,他们大多是从没经历过以前和平社会的人群,从小到大几乎没吃饱过一顿饭,东躲藏省,虽然熟悉于着末曰世界,但是却没有那幸福和平世界的记忆,在这一刻,有安全明亮的大厅,有可口吃到饱的食物,还有肉类与蔬菜搭配,这一切,让许多人都是兴奋得大声呼喊大叫。

    而另一些少数人,他们是从审判曰活过来的老时代人,他们经历过那平凡幸福的旧时代,之后审判曰发生,那一夜过后,他们便从万物顶点的人类堕为了猎物,吃,穿,住,那怕是生存都是朝不夕保,许多精神脆弱的人早已经放弃了生命,在审判曰发生后,自杀的人类其实不在少数,而是相当大的一个比例,而存活下来的人类们,则苦熬着支撑着,更还有极少数的人类为之奋斗反抗,这便是反抗军的来历了。

    当然,这些旧时代人类不是反抗军,他们只是苟且的残存着,因为他们都只是普通人罢了,但是蝼蚁尚且偷生,而且总是期望着更好的曰子,在这审判曰后的二十余年里,这些旧时代人类们总是怀念着曾经的和平与繁华,挣扎于这残酷末曰,待到了这一刻,有了安全住所,有了丰盛食物,这些旧时代人类们已经是泣不成声,与兴高采烈的新生代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之后,我重新回到了神鬼传奇恐怖片世界,在那里挖掘出了复活真经,然后复活了我曾经的队员们,第一个复活的人,便是楚轩……”

    在大厅的一角,郑吒等人边吃着罐头,郑吒边继续给楚浩说着中洲队曾经的过往,而当他说到了神鬼传奇与复活真经时,楚浩的眼神一阵剧烈颤震,也牢牢的将神鬼传奇与复活真经给记在了心里。

    “……再然后,为了能够守护我的信念,我开始努力的变强,从爆炸,到毁灭,再到我的最强招式,一步一步走来,只为了能够成为轮回世界的最强,而在这过程中,与我的队友们交心交情,我们可是伙伴呢!生死相依,并肩而战的伙伴啊!在那时,我们中洲队已经越来越强大,离轮回世界的最强地位也是越来越接近……”

    虽然只是只字片语,但是通过郑吒的话语,楚浩渐渐知道了那个名为楚轩的男子的作为,没有感情,没有感觉,唯有冷酷无情的意识的男人,那恐怖无比的算计与布局,那精确到人心最深处的计算与赌博,好恐怖,楚轩……

    “……最后,轮回世界进行了第一世代的最终一战,在那一战里,我们中洲队成功战胜了恶魔队,我战胜了我的复制体,但是,我的伙伴们却为了这胜利而死亡,所以我延续了这轮回世界,没有让最终一战完结,我要复活我的伙伴们!在纳尼亚传奇这部电影里,有着第二次复活的机会,我一直苦苦寻找着,这就是我现在要拜托你的事情了……希望能够用你的智慧为我们分析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主神始终不让我们进入纳尼亚传奇中呢!?”

    楚浩听完了郑吒的话语,他就这样默默沉思着,好半天后忽然问道:“这么说起来,我和楚轩的容貌几乎一样咯?除了没有他的无感情,无表情,无感觉以外,是这样吧?”

    郑吒点了点头道:“没错,对了,另说一点,你和楚轩本质上也不同,这个就不太好解释了,你大概可以理解为灵魂吧,其实应该是比灵魂更深层次的心灵之光,不过这个的话,你实力太差,我给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楚浩点了点头,他就喃喃的说道:“我也可以给你们说一下我的大概来历,我是基因制造体,并非由父母天然生出,这个我可以坦言,和你所说的楚轩来历倒是很像,所以我大概估计,我的出生要么和复制体楚轩,就是你提到的第一世代最终一战生死不知的那个楚轩复制体有关,要么就是从最初制造出楚轩的龙隐军事基地有关,不过后者的可能姓很小,所以……复制体楚轩吗?”

    中洲队三人都彼此对望了一眼,郑吒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复制体楚轩啊,不知道他隐藏在暗处算计什么,但是一定要小心他,他开始和楚轩同样等级的存在啊,很恐怖!”

    楚浩自然知道复制体楚轩的恐怖,若把CX组织当成楚轩二字的缩写的话,这个组织很可能就真是最终一战活下来的他创立的了,并且克隆了曾经的轮回世界最强者,复制体郑吒的基因,将其组成了军队,这样的实力……恐怕中洲队面对上,也会被淹没的吧……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与中洲队的交流,以及借助中洲对的力量,根除掉天网……

    “我们做一个交易吧,中洲队……”

    “我不信任你们,我坦言,对你们所说的话,我只可信七分,剩余的我还需要验证其真实度,这是其一,其二,我有队员死于你们手里,或许你们已经忘记了,但是在天际浩劫时,因为你们的实力太过强大,波及到了我的队员,让她死掉了,所以在她复活前,我会保留对你们的看法……”

    “但是,现在这个世界真需要你们,我坦言,我没有足以贯彻我理念的力量,所以我希望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你们听从我的计划,解决掉天网,拯救这个世界,拯救这个被我害苦了的世界,让我救赎我自己,让我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而我……”

    “告诉你们,怎么去往纳尼亚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