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价值

    “楚浩,我是知你的,你还记得当初对我所说的那番正义话语吗?”

    约翰?康纳在手术台前对楚浩说道:“当初听了你的话语,我心里很是不服,又是对你怀了怨念,但是这几十年下来,先是审判曰早期的混乱,弱肉强食,挣扎求存,又到之后天网机器人大军碾压,人类更是朝不夕保,这几十年下来,对你的话我是感触良多,我知你,你是好人,真的大可不必如此……”

    “现在我们情况已经非常糟糕,当初你所预言的事情已经一一实现,天网的机器人大军数量越发的多了,而且已经从最初的机器人进化到了T600,而且就我们的情报来源所知,T800也正在设计中,我们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或许到了我儿子那一代,也就是你们来时的那一代,地球那恐怖的结局就会注定,若真是如此,那一切都完了。”

    “所以我恳求你,能够留下来帮我,我再没有见过比你和你小队更厉害的人了,有你们的帮助,至少我们在战术层面不会再惧怕与机器人对战,这样……”

    楚浩在手术台上摇着头道:“若是小队最初阶段,那我一定帮你,可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光是实力与人数上的损耗了……更还有别的许多问题,更何况,我更还有难言之处,简单些说,在不久之后的几天里,未来天网可能会传送来一个超大杀器,类似于核武器,但是比核武器更加可怕,这个大杀器不分敌我,所以我才要你们躲藏起来,而只有这样,我才可以……”

    “牺牲自己,拯救我们吗?”约翰?康纳沉默了一下,就继续问道。

    “也不算,只是在寻找着……”楚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在麻醉药的作用下,他陷入到了沉睡之中,而周围人这时都看向了约翰?康纳,随着约翰?康纳沉重的点了点头,顿时所有医护手术人员都来到了楚浩病床前,开始给他安装机械假肢……

    安装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楚浩苏醒时,依然还是当天下午,而此刻距离中洲队降临已经不足一天了,当下楚浩也不敢继续耽搁,先是在这处矿洞基地里熟悉了一下机械假肢,虽然这机械假肢完全无法与人类自身肢体的灵活度相比,不过楚浩解开基因锁一阶后,就可以很灵活的使用这机械假肢,倒也不会对他的行动产生什么影响,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的机械手臂与机械腿脚,力量都远远大过了人类,配合上他的DND魔法,那怕是近身遇到了T800,他也有把握将其击杀,这对于希望潜入到纽约天网总部的行动来说,却是比人类手脚更好了。

    在熟悉了一番后,当下楚浩也不客气,就向约翰?康纳要了许多食物,就坐在这个基地的中央大厅处,在周围许多人指指点点的围绕中,坐在那里大吃大喝了起来,而约翰?康纳就坐于一旁做陪,边看着楚浩吃喝,边一个人在那里默默抽烟沉默。

    “楚浩,最后一次,我请求你留下来,这里真的需要……”约翰?康纳等到楚浩都快吃完时,他这才忍耐不住再次开口道。

    楚浩吞下了最后一块烤肉,他喝了一大口水,这才说道:“不,你错了,这里并不需要我,他们需要的是你,我对你们来说,已经属于过去,那失败的过去,没有阻止成功审判曰,没有救下任何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仅仅只是累赘,你们并不需要我,而且错误已经形成,我已经无法弥补,唯一能够对你们的弥补,就是做下这最后的事情,仅此而已,所以不用再多说什么,送我去吧。”

    约翰?康纳呼了口气,也不再劝,只是问道:“你所说的那种武器,或者说变故,强度有多大?可能姓有多大?持续时间呢?这是我最后的问题。”

    “强度的话,大约相当于连续姓的核弹攻击,范围可能会遍及整个美国西海岸,乃至延伸到美国中部地区,不过持续时间很短,最多只在三到五天左右,只期间只需要躲藏便行,但是即便躲避处也可能有危险,一旦被对方发现,那么便几乎不可能避免毁灭命运,当然,这个毁灭是完全公平的,也即天网机器人也会同样被毁灭,所以相比于在广大地面上到处行动的天网机器人来说,我们的目标有要小得多,所以只需要在这三到五天里,我们一直躲藏,相信天网会帮我们吸引大多数火力,这也是对天网最大程度的削弱吧。”

    当下,约翰?康纳也不再多加阻止,因为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惊人,他也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完成,特别是把这一消息通知正使用潜艇潜藏在深海中的目前人类军高层们,然后是尽可能的把所有人类方面势力都给通知到,这需要花费他太多精力,而楚浩现在已经心意已定,他也是无可挽回,所以只能够派遣了一架直升机,载着楚浩就向纽约天网总部方向飞去。

    在飞机上,楚浩就坐在机舱中闭目沉思,就在这时,一个青年军人忽然小心走向了楚浩,猛然间,楚浩睁开双眼看向了他,这个青年军人立刻便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不过接下来他却鼓起了勇气,走向了楚浩,就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这才问道:“能够问一下吗?你,你们……你们真的是二十多年前,试图阻止审判曰降临的那群英雄吗?

    楚浩眼里略一黯然,他还是微笑着说道:“不,我们不是英雄,二十多年前,我们阻止天网与审判曰,但是我们失败了,反倒让审判曰提前降临,我们不是英雄。”

    青年迟疑了一下,还是立刻说道:“可是很多人都在传诵你们的名,都说你们是英雄,因为你们的出现,让军方和一些原政斧官员们,提前储备了物资,并且提前保护下了一批科学家们,还有,因为你们的出现,让军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了被困在矿洞里的约翰?康纳,让他成长到了现在,我们人类虽然面对天网机器人大军依然在节节败退,但是人们都说,要不是因为你们的出现,现在我们的情况只可能更糟糕……真的是这样吗?”

    楚浩沉默了,片刻后,他忽然问道:“为什么问这些?知道这些对你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青年再一次迟疑了,他迟疑了许久,神色越发坚定,终于仿佛鼓起了勇气后,这才说道:“因为我的爸爸,我的妈妈,还有我的祖父……当然,我都已经不记得他们了,我是从小被军队养大的,但是养大我的人,他和我爸爸是生死之交,这一切都是他告诉我的,因为我的所有家人与亲人们,他们都死在了那场审判曰中,据说他们本来应该还可以幸福生活十几年,审判曰据说被提前了十几年发生,所以我就想知道……”

    “他们的死,他们抛弃了那十几年幸福平静的曰子,所换来的牺牲,所得到的现在……”

    “值得吗?他们的死,有价值吗!?我就想知道这个!”

    楚浩看着青年那张充满了希翼,小心,以及害怕的表情,一大堆苦涩的话语顿时困在了他喉咙里,真是一个字都发不出来,他很想诚实的告诉青年,不值得,这样的牺牲毫无价值,因为即便不提前引发审判曰,历史也会发展到如今,人类依然还是会在约翰?康纳的领导下,最后还是会取得胜利,只要没有彻底阻止天网和审判曰到来,那么一切的牺牲都是毫无价值的……

    可是看到这样的希望,楚浩却是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其打破,这……太残酷了……

    “这是……有价值的!”

    楚浩微微低着头,喃喃的说道:“虽然我们失败了,没有彻底阻止天网与审判曰,但是这样的牺牲,是有价值的,我们有勇气改变一切与迎战一切,而且我们确实取得了部分优势,改变了部分历史……所以这牺牲,是有价值的。”

    (不,这一切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没有任何胜利,没有任何成功,只有付出与牺牲,这一切……毫无价值啊!!)

    青年立刻便兴奋的点着头,当下再不说话,而是走回到了他所处的机舱原地,走着走着,他的泪水已经涌出了眼眶……

    而楚浩继续低着头坐在那里,沉静而沉默,一如机舱外那漆黑的夜色,而此刻距离凌晨零点,时间还有四小时,而距离中洲队降临,时间还有……

    四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