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团战

    似梦似醒间,楚浩率先醒了过来,但是入目处却并不是那熟悉的光球,只见周围一片漆黑,而且似乎下着大雨,这里是在一处漆黑无比的空旷荒野间。

    “我们……我们还活着!?”

    恍惚间,楚浩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当数架巨大机器人将炮管对准了这方,阿瑞斯已经立刻反应了过来,巨大的岩石巨人已经挡在了所有人身前,这前后不过只是一刹那,下一瞬间,巨大的炮火轰鸣,剧烈爆炸,岩石巨人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寸寸粉碎,然后轰然倒塌,而那爆炸波动就铺天盖地的席卷向了剩余众人……

    在那一刻,所有人,连同楚浩都有一种死亡即将到来的感觉,巨大的爆炸波动与撕裂力量席卷,每个人都仿佛小石头一样被抛向了半空,然后混杂在爆炸波动中,下一秒就会死掉……

    就在当时,一道紫光闪烁,每个人体表都有紫光护体,这层紫光虽然微弱,但却极为坚韧,足足抵挡了这爆炸波动数秒之久,但是接下来,紫光轰然破碎,化光点,而在爆炸火光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剧痛来袭,还没等他们感觉到别的异样,那熟悉的似梦似醒感觉猛的袭来……

    回忆到此为止,身体的剧烈疼痛让楚浩清醒了过来,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但是脚下一空,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居然都已经残废,一条腿从小腿骨处就没了下面,一条腿则是少掉了半个脚掌,这一下是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了,而且他也发现自己的右臂齐肩而断,浑身上下也全是轻重不一的伤痕,整个人仿佛血人一样。

    大伙,大伙们呢?

    楚浩忍着浑身剧痛,用完好的那一只手在身上摸索着,片刻后,他摸到了一颗圆形的小球,就见得他将这颗小球放到嘴边含住了拉环,用力一扯,接着再将这颗小球猛的用尽全力甩到了远处,轰然一爆间,火光爆破,也让他看清楚了眼下的一切。

    张恒,阿瑞斯,陆梓雪,念夕空,汤姆,阿里,艾尔丝,那个拉皮条的猥琐男子斯特瑞,另外两个新人则不见了踪影,而按道理本该是在安全地区毫发无伤的艾尔丝与斯特瑞,他们也都浑身是伤,艾尔丝胸口不停涌出鲜血来,而斯特瑞则半边胸口都没了,虽然还在呼吸,但是呼吸间全是鲜血,明显也是命不久矣。

    至于其余人,张恒与陆梓雪都是胸口被贯穿了一个孔洞,阿瑞斯,念夕空二人手脚都是残废,昏迷不醒,汤姆最惨,他的胸口被贯穿着,而且身上也有多处烧伤炸伤,两条手臂都已经没了,但是居然还在呼吸着,而阿里……他的脑袋被掀开了一大块头骨,里面的**都看得到,却是生死不知……

    看到这里,楚浩心头一酸,眼前这一幕,仿佛一记最重的拳头打在他心头一样,好多次了……已经是好多次了……

    每一次的选择,每一次的抛弃,每一次的失败……都会看到这样的情景,无论是他手下的士兵,他的朋友,他的战友,他的伙伴,乃至是他的亲人们,当他们鲜血淋淋的在他面前时,他都有一种精神即将崩溃的感觉,他很想放弃,再也不选择,再也不战斗,但是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已经有了的牺牲,那无数的牺牲,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抛弃了吗!?

    就在这时,忽然从远处黑暗中传来了声响,楚浩连忙转头看了过去,还看到了一丁点火光,他立刻便大声喊了起来道:“有,有人吗?救救他们吧,救救他们吧!”

    “救救他们吧!!”

    楚浩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向着那边大声嘶吼了起来,吼着吼着,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朦胧中,噩梦中,楚浩经历了许多许多,那满满的血色,那恐怖的世界,那深沉如地狱样的黑暗,他仿佛经历了以前所经历的无数模因,无数诅咒,无数次战斗,满满入目的都是血一样的颜色……

    太多的恐怖模因了,比如可以在无形中把人变成螺旋状肉条的模因,可以把人变成墙纸的模因,可以把人变得颜色淡去,然后逐渐消失的模因,还有一些模因是连死都死不掉的,比如把人变成幽灵鬼怪,这还是最轻的,还有一种模因,会从其脚面上产生一种蓝色火焰,然后从脚到身体燃烧成灰烬后,变成了灵魂也依然在燃烧,就仿佛一个被困于蓝色火焰中的人形那样,那凄厉的喊叫声,恐怖得仿佛从地狱最深处传来的恶鬼咆哮一样,叛逆者组织一共收容了四百多只这样的恐怖“蜡烛”,将它们封锁在了地底最深处……

    这就是楚浩所经历的世界了,为了能够拯救大多数,为了能够让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和平的生存下去,他肩上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的鲜血与责任,他无可选择……

    但是……

    为什么每次看到这样的牺牲,他心里还是那么难过,那么的痛苦呢?伙伴们都死掉了,亲人们都死掉了,难道说,最后只剩下他一个时,也依然要这样冷酷的选择,然后继续去战斗吗?

    不……

    他累了……

    楚浩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目处是一片凹凸不平的岩顶,他愣神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先是仔细看了一下身体,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缝合,还有在断掉的手臂,两腿上都有手术痕迹,看起来手术效果还不错……至少他活了下来,这就是明证。

    这是一处类似矿洞一样的房间,很小,只摆了他躺的这张床,以及旁边的一些小器具,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而且除了他以外,北冰洲队的其余人也都不在,这让他产生了不好的预感,当即就准备张嘴喊见,不过他声音沙哑得厉害,发出的声音也只有一丁点而已。

    幸亏在这个房间外就有人员站岗,听到他声音后,就有一个穿着黑色制服,手臂上套着一个红色布条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看到楚浩苏醒后,立刻惊喜的向外大声喊道:“康纳,康纳!他醒了!未来战士醒过来了!”

    楚浩刚刚想要吼叫,扯动了伤口,此刻正疼得眼冒金星,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有数名男女一齐冲到了房间里,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样子英挺,自有一番难言的威严,而在他的脸上和眼睛处,都有几道巨大的伤疤,这并不折损他的气质,反倒多给了他一种沧桑感。

    “楚浩!你醒了吗?”这个男子一进来,就冲到了楚浩身旁仔细打望着他,看到楚浩并没有再次晕过去,他松了口气道:“还记得我吗?一别二十多年,若不是看到你们全部人,我都已经无法回忆起你的样子……我是约翰?康纳。”

    楚浩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产生了一个想法,不过他也不及仔细思索,立刻便问道:“其余人呢?除了我以外,我的队员们呢!?”

    约翰?康纳脸色一黯,他还没说话,在他旁边的一个大肚子美女忽然说道:“死了四个,其余人都脱离了危险,但是状况和你一样,都不太好。”

    死了四个……死了四个……

    听到这番话,楚浩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不过他猛的一咬舌尖,用剧痛强迫自己清醒了过来,当下就说道:“带我去见他们……让我看到他们!”

    约翰?康纳脸色黯然的向旁边几人点了点头,很快的,就送了一架轮椅过来,约翰?康纳亲自推着楚浩,将他推着向其余人所在房间走了去。

    一路上,楚浩心里的痛苦真是难以形容,但是表情上,却是越发的沉静,忽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仔细看起了自己的手表,而在手表上果然也显示了一些东西。

    “团战,另一队伍中洲队将于三天后降临该世界。”

    “任务,活过五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