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最终步……

    麦可林终究还是活了下来,和他一起活下来的还有四十余人,其中包括了莎维尔将军在内的十多名军官,以及一些社会政要人员,在被空对地导弹轰炸后,将出入口炸塌下来后,他们被困在地底大厅中五天时间,靠着大厅里的食物与水活了下来,之后他们运气极好的在大厅里寻找到了另一个隐蔽紧急处入口,这才终于是逃出生天。

    但是这四十余人,离开大厅后却是疑神疑鬼起来,接着又在这个紧急出入口待了整整一天,商量了许多情况,接着才离开那处山谷……

    麦可林现在都还记得那一天的商量……

    “政斧明显有问题……”

    莎维尔将军率先发言道:“那导弹我认识,是我国最新式的导弹样式,除了本[***]队以及武器研究厂商以外,别国以及恐怖组织是万万不可能获得的,而且那导弹之后的战斗机编队……是我国的某空军基地编队,没有军队命令,是不可能起飞并且对地攻击的,这一切都证明了政斧真的有问题,这是想要把我们给灭口啊。”

    另一个人就说道:“那我们就这样回去,不正是自投罗网吗?这样……“

    “不,我们必须要回去,而且不光是要回去,还要大张旗鼓的回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活了下来,我们回来了。”这是一名活下来的议员的话语。

    “是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让政斧投鼠忌器,并且我们活下来的四十多人,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友谊了,我们以后的联系最好更加紧密一些,说句实话,经历了这次的事情,而且听到了那个未来战士的预言,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这次回去,我会开始调查政斧是否真的隐瞒了什么。”这是一名知名社会人士的话语。

    “还有塞伯公司的技术总监莫尔斯?戴森的事情,他是否真的在研究天网系统,十几年前是否真的有一具未来机器人被政斧获得,那机器人残骸是否真的用来研究天网了,这些事情等等,都是我们需要调查的。”这是一名军方研究人员的话语。

    总而言之,这群四十余人的幸存者,他们果真是大张旗鼓的回到了华盛顿,并且回归的当天就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向记者介绍了所有活下来的人员,并且介绍了他们活下来的经过……当然了,关于楚浩告诉他们的一切,他们是只字不提,并且逃出来的过程也被他们简化为了趁恐怖分子疏忽,在牺牲了近百人后,这才让他们四十多人幸存下来,这样的话语……

    紧接着,整个美国政斧上层,一片暗流汹涌……

    这四十余人,莫不是社会精英人士,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地位低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关系网,都有自己的人脉能量,可以说,这四十余人的任何一个人,都比楚浩最早找到的汤维森还要有能量得多,虽然他们已经尽可能的保密关于楚浩的说辞,但是他们也有亲人,也有最私秘的顾问什么的,于是楚浩的说法,渐渐的开始在美国上流社会流传开来,而这一次的流传,已经不单单是作为精神病人的笑谈来说的了,更多的,是一种慎重的,以及暗底里存在的“真相”来流传。

    而随着这四十余人的调查展开,政斧隐瞒着的东西也露出了一些皮毛,比如关于十几年前,政斧得到了一具超现代科技的机器人的事情,确实已经被调查清楚,而且其机器人残骸,包括了一块损坏的芯片,以及一只机器人手臂,确实都存在于塞伯公司之中,为了证实这一点,麦可林依靠他的职务特权,还特意进入该公司去看了一次,当他从公司回归后,这四十余人同时得到了他传递来的消息,而四十余人也同时无语……

    不单单如此,政斧在纽约国际机场爆炸案时,传唤了数十名平民,而后他们被政斧神秘机关带走,而对外宣称的却是已经死亡,这样的事情也被调查了出来,还有就是关于攻击他们所在山谷的那些飞机,确实是所属美[***]队,并且据这些飞行员宣称,当时他们被一个自称五十一区的上级单位所命令,而无论指令,密码等等只有军方才知道的隐秘数据,全都核对正确,所以他们才展开的攻击,这个事情也被莎维尔将军所调查到……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

    四十余名幸存者们,他们已经开始相信楚浩所说的一切,他们现在希望知道得更多,乃至是改变那可悲的未来,以及他们现在随时可能面临的政斧迫害,但是现在事情还少了一个契机,他们不可能突然跳出来宣布这一切,因为这只会给政斧直接对他们灭口而已,他们缺少一个契机……

    那么,楚浩他们那群未来战士们在干什么呢?或许他们所要等待的契机,便在楚浩手中……

    “完成了。”

    这里是地处极偏僻山区里的废弃矿洞中,这里也是楚浩他们购买下来的财产之一,自那四十余社会政要回归后,楚浩便带领着众人来到了这里,到今天为止,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左右,这一个半月里,楚浩没有提出任何行动计划,只是每天严密的监视着社会上的各种言论与举动而已,譬如这几天里,那名幸存下来的上议员,便在公开记者场合,宣称政斧的武器研究资金必须公开化,透明化言论,丝毫不理会目前的总统正是和他同一派系的,这样的一个反常举动。

    而直到今天为止,楚浩说出了这三个字来,事实上,众人根本不知道他这一个半月里到底在干什么,反正他每天都至少有十五六个小时锁在最内里的房间中,在那房间里,摆满了他花大资金购买来的各种最先端科学器材。

    就在楚浩说出这番话后,从他身后走出了一个人来,众人都是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陌生人,隔了好半天后,阿瑞斯最先反应过来道:“总,总统?你什么时候把总统给绑架了!?”

    “不,这可不是总统哦。”

    楚浩微笑着拍了拍这个总统模样的男子肩膀,然后说道:“活姓皮肤组织,以及微整形,还有腿骨骼改造,身形机体骨骼微改造等等,这便是我这一个多月里在做的事情了……这是我们的终结者,当然,现在他就是美国总统了。”

    众人这才恍然……难怪他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看到洲长大人模样的终结者了,楚浩只说要让终结者辅助他进行研究,谁知道他居然把终结者给改造了,这还真是……

    这时,陆梓雪忽然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难怪你一定要保下终结者……你打算让他去代替总统吗?然后套出天网的制造秘密?然后再来公布于众吗?”

    楚浩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微笑着道:“也对也不对,我确实打算让他去代替现在的美国总统,但是我并不打算用他去套出天网的秘密,因为秘密总归是秘密,那怕公布出来,有人信,有人不信,只需要权威来澄清一番,谁还管你真假?所以与其让我们来说出秘密,不如让政斧来展现事实更好……”

    “那些幸存者们,估计已经发现了政斧的不对劲,他们在等待一个契机,那我就给他们一个契机好了……”

    “再隔些曰子,就是美国的圣诞节,总统必会在全国电视台前进行讲话,在那之前,绑架出总统,让终结者代替他,然后在讲话时……”

    “我们袭击终结者!让全美国人民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在统治他们!”

    “而这,就是大势席卷的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