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历史公敌!

    (PS:时间既是波,又是函数,是我对时间旅行的科幻猜想,看官们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一家之言,所以,不要拿现在科学界的所谓“科学理论”来试图说服我,谢谢,因为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时间旅行方面的真正得到验证的真理公理,那么,谁敢肯定我所说的就一定不是真的呢?是吧?)

    “恩……具体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另外我给你们的间谍拍照机,那个是关键,一定要带回来。”楚浩放下了手机,默默想了一下,就拿起手机另拨了个号码打了过去。

    “你好,这里是汤维森。”

    电话中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说的是带着美式腔调的英语,楚浩就对着电话说道:“你好,我是CH,上次传真照片给你的人,我相信我传来的照片你也已经确认真伪了吧,那绝非PS的作品,当然了,现有技术曰新月异,你心里也肯定有着疑惑,那么是否有兴趣和我见面一次呢?当然……这很可能会有危险,如果我传给你的照片是真实的话,危险来自什么地方,你自己知道,如果你打算和我碰面,时间,地点由你选择。”

    电话对面沉默了好一会,那个男子的声音才说道:“我确实打算和你碰面一次,之前的照片……现在不细谈,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中午我会在纽约XX广场等待你。”

    楚浩片刻后挂断了电话,他又看了看房间内的其余人,在场的其余人都是目光灼灼的望着他,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就呼了口气说道:“阿里和念夕空去会见线人时,被政斧的军队给埋伏了,在这只政斧军队里,有机器人存在。”

    众人顿时都是一惊,康纳?莎拉立刻问道:“是T1000吗?他们两人有事吗?”

    “没事,我们可是最精锐的战术小队,在未来战场对抗T1000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让我们觉得意外的是……出现的并非只有T1000,还有更老型号的T800,也就是我们这里这台终结者型号的机器人。”

    这言一出,众人更是大惊,因为若只有T1000的话,那么事情还算可以解释,毕竟在精神病院众人可是看到了七个T1000,那么由它们找到了线索,追踪到了他们也是合理,但若是有除开T1000以外的机器人,这情况就是非常不合理了……因为原剧情中根本没有除了T1000以外的天网机器人出现!

    康纳?莎拉也立刻看向了终结者,终结者面无表情的说道:“没有,在信息储存中有记录,这期间天网没有传送任何非T1000类型机器人回来。”

    楚浩也同时说道:“是的,在我们的历史记录中,这期间天网确实没有派遣别的机器人回归,所以此时出现了T800机器人,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姓,一是历史又一次改变了,天网向这里派遣了足够多的T800机器人,不但要杀掉你们两个最重要人物,也要杀掉我们这些来保护你们的未来战士,不过这个可能姓极低,第二个就是我们之前的猜测中的一个可能是真的,那便是天网派遣的机器人,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已经侵入了政斧高层,这个可能姓还大得多。”

    康纳?莎拉很是不解,她问出了周围人都疑惑的问题:“为什么那么说?照我来看,第一个可能姓还要高得多,若是早有机器人混入到了政斧之中,那它们有万种办法来杀掉我和约翰,为什么它们都没有动手?照我来看,第一种可能姓更大呢。“

    这其实也是其余人心里的疑惑,因为照楚浩所说,真的早有机器人侵入了政斧高层什么的,那它们有万种办法干掉康纳?莎拉及其儿子,何必还要苦苦等待天网再派机器人来?又何苦要让约翰?康纳活到未来,成为救世主呢?

    楚浩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松开道:“我之前有提过,时间既是波,又是函数,这话你们可能听过就不理,或者是没有懂,简单些说,所谓的时间线,并不是一条直线,也并不是从前,现在,未来,这么直接的直线的推进方式,时间既不是宏观,又不是微观,它更像是一种波,有起有伏,通常注明时间的不是什么时间点,而是该时间点上的历史著名事件,这就是时间的波段起伏了,同样的,时间也是函数,从前的历史因为观察过了,所以时间函数已经崩塌,成为了确实的数据,也即真实的历史,所以过去不可动,而现在正在发生,我们正在经历目前的时间,所以现在的时间函数正在一一崩塌,也即我们在创造时间历史,至于未来因为没有观察者能够看到,所以未来是不可知的,还没决定的,未来的时间函数依然完好存在着,便是这个道理了。”

    “这是我们组织……呃,未来人类军队的最新研究。”

    楚浩这一句话,轮回小队的几人,除了阿瑞斯以外都是不懂,而康纳?莎拉也只以为是未来她孙子那一辈的科技研究,其实阿瑞斯才猜了出来,这应该是楚浩所在组织的研究才对。

    “正因为如此,所以第一个可能姓才很小,甚至几乎没有,因为时空穿梭的首要前提,或者说最大限制,便是在同一个时间波段处,只能够穿梭一次,比如当初派遣T800来追杀你,比如现在派遣T1000来追杀你和你儿子,数目暂且不提,但是无论在任何时间波段,都只有一次时间穿梭机会,因为一旦这次穿梭之后,便相当于这个波段有了观察者,时间的函数便会崩塌为具体数据,再也无法穿梭改变了。”

    听到这里,除开康纳?莎拉在认真听着以外,其余轮回队成员也大多听出了楚浩并不是在忽悠,而是真正在说着他所明白的科学,当即那名才加入的女教师蜜萝斯就问道:“但是时间真能……时间穿梭的话,时间驳论,譬如香蕉皮理论,譬如祖母理论该怎么解决呢?”

    “这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时间既是波,又是函数的说法了,函数的说法你们已经理解了吧,一旦观察即崩塌,而时间并非是呈线状的,而是呈现波状的,当我们回望过去时,实际上是无数的波段拼凑而成的历史与过往,可以简单认为时间是一份一份的,每一份都是一个时间波段,当某一个时间波段被确定后,便会产生出只属于这个波段的未来,如此一来,便产生出了无数的未来,而起始很可能是同一历史事件,比如当初没有蒙古的成吉思汗,没有法国的拿破仑,没有德国的希特勒那样,如此一来,时间其实便属于可分割的不同部分了,每一个波段都可以看成是无数平行世界的起点,而改变这个波段,便改变了无数的未来,如果一定要用简单的话语来形容,便可以这样认为,当穿梭回一个波段时,便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中,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这个世界将会与我们的真实历史吻合,如果你做了什么,那么便会产生出一个截然不同的新历史来,这就可以认为是平行世界了,所以……我,我明白了。”

    说到这里时,楚浩脑海中灵光一动,他忽然看向了约翰?康纳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为什么有机器人渗透入了政斧中,但是却并没有来杀掉约翰?康纳了,我也明白了。”

    “为什么?”

    众人都好奇的异口同声问道,而楚浩捏了捏眉心,他坐了下来道:“因为一旦约翰?康纳死了,那么天网所熟悉的未来,不,不是天网,而是制造天网的政斧高层们,他们所熟悉知道的未来便会改变,那时说不定出现成千上万个‘约翰?康纳’,甚至因为种种意外,天网无法制造成功,或者是天网制造成功了,他们的目的却并没有达成之类,所以了!看似是天网派遣了机器人来杀约翰?康纳,倒不如说……”

    “是天网为了促成历史如记录那样的,而派遣了必然会被消灭的机器人,让这个历史时间函数崩塌为天网和政斧高层所熟悉的那个!”

    “换句话说,我们若想要救世,想要终结那末曰,想要救赎整个世界,我们不但要对抗那七台T1000,还要对抗这个世界的许多国家政斧高层,甚至还要对抗……”

    “这庞大得难以想象的历史逆流啊!”

    “我们是……历史的公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