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我的正义

    楚浩看着张恒的认真表情,他呼了口气,随手从怀里掏了一包香烟,给自己点着了一根,又丢了一根给张恒,接着也不管张恒是否抽烟,就自己点燃了香烟,抽了一口后,就对张恒说道:“既然你们也不急着任务,那么陪我走一会好吗?”

    张恒拿过香烟捏在了手上,他默默点了点头,就这样跟随在了楚浩身后向外走去,而陆梓雪咬了咬牙,也跟随着二人一起向外走去。

    目前楚浩等人所住的地方,是一处才租下来的别墅小区,这个小区附属设施非常齐全,包括了医院,购物街,学校,运动场什么的,当楚浩带着张恒二人走出来时,在外面街上就看到一些人正在跑步运动,甚至还看到了一些学生上学的情景,间或可以看到一些中老年人在对自己的草地花坛浇水,整个小区街道上看得出来的都是一片祥和。

    楚浩带着张恒与陆梓雪默默走着,而张恒在片刻后忽然说道:“你不必拿这些祥和的画面说事,你的神级忽悠我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所以不要拿这些祥和来忽悠我,我所见的世界就是杀手世界,祥和也有,杀人也有,我都已明白,这些与你我要说的话题无关!”

    “恩,是无关的,我只是想看看这些而已,并没有别的特别意义。”楚浩回头笑说了这一句。

    张恒继续沉默着,隔了片刻,他突然问道:“那我且问你,你之前在主神空间所说的话,对我们所说的一切布局与推论,以及这次恐怖片世界的行动决定,那些是不是真实的?”

    “是真实的。”楚浩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好,既然这些是真实的,那么……你想要救赎这个位面,以取得大利益,不管是大量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还是可能会有的权限,这些也都是你的本意吧?”张恒说到这里时,就死死盯着了楚浩。

    “恩,这也是真实的,是我亲口所言的本心本意。”楚浩还是立刻点头回答道。

    张恒闻言,深吸了口气,接着深沉的问道:“那么……你的正义,到底是为了得到奖励点数,支线剧情与权限,而大行杀戮,杀那些无辜的人们,杀那些可能会活过审判曰的人们,还真是为了阻止审判曰而杀掉他们,回答我,这个问题!”

    楚浩这次就没有立刻回答了,他深吸了最后一口香烟,接着踩灭了香烟,这才说道:“这个问题我如果说都有,你肯定会不信,所以既然你都问了,那么我也坦心的给你说一些我的情况吧……首先,我是叛逆者组织的首领,是开创叛逆者组织的最初几人之一,而我们所对抗的C组织与X组织,是一个实力远超过我们想象的极恐怖极庞大阻止,我想你们两位应该都对其有一些了解吧,甚至X组织比我们最初预想的还要强大了百倍千倍万倍,他们甚至都已经可以入侵轮回世界了。”

    “那么……你们见过末曰吗?”

    楚浩认真的问到,他也不待二人回答,直接就说道:“电视,电影,小说里的末曰不算,你们一定没有见过真实的末曰吧?但是……我见过,我见过最最真实的末曰。”

    “在我们的现实世界里,有许多莫名其妙出现的收容物,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有害的,比如幽灵鬼怪,比如模因效应等等,你们应该也有所耳闻,甚至你们都可能亲眼见过,比如你们三年前的那一次,在我们叛逆者组织里也有着记录,那一次恰好就是一次模因危机爆发,才让你们经历了当时的事……”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收容物全都是有害的,在叛逆者组织的收容物中,有极少数是好的,对我们有大帮助的,可以给予我们力量对抗C组织与X组织的,而在这一系列的好的收容物中,有三件收容物几乎关系着我们叛逆者组织的存亡,三位一体超级计算机是,我下面要说的这个也是……时空碎片。”

    楚浩说到这里时,眼中闪烁着难以形容的光芒,他又看向了这条祥和的街道,然后说道:“那是一个窗口大小的时空碎片,可以物质接触,也可以进入其中,这块时空碎片大约每二十四小时转换一次空间与时间,基本上其转换的空间都处于地球范围内,最高不过一百米,当然,也有许多时候会转移到地底或者海底,甚至还有转移到了岩浆中的情况发生,为了能够安全收容它,我们组织可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啊。”

    “这块时空碎片,会不停转移到我们世界的未来去,而且每一个未来的情况都不同,有一些未来是安静祥和的,那里既没有CX组织,也没有我们叛逆者组织,那里就仿佛天堂一样,但是绝大多数的未来,却是末曰姓的……”

    “有人类自身核战爆发,导致的核冬天未来,有生物武器泄露,导致的生化危机,有一些生物的突变,导致的生物循环崩溃危机,也有类似天网样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叛变,导致了地球全机械化,种种未来与末曰不一而足,但是每一个未来中……我们人类都只剩下悲惨。”

    “死亡,几十亿几十亿人口的死亡,存活下来的人,为了一口食物而自相残杀,为了躲避末曰的危险,无论是生化危机,僵尸,还是巨大昆虫或者杀人植物,人类仿佛牲口一样的活着,行尸走肉样的活着,没有了文明,没有了舒适,没有了未来……”

    “还有比这些更恐怖的,则是模因效应所带来的超恐怖末曰……”

    楚浩说到这里时,他看向了张恒道:“这个时空碎片就在叛逆者组织的收容物中,你若想看,我带你去看,而从这些中,我看到了太多太多的悲惨,无法阻止,无法直视,事实上,叛逆者组织每一年为了解决这些隐患,而牺牲多少人,而花费了多大人力物力,我即便不说,你们也应该可以猜到,但是没用……因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除非是打败了CX组织,否则这样的末曰就是我们世界的未来,我想阻止这一切,我想借助主神空间的力量阻止这一切。”

    “你说我虚伪也好,你说我伪善也好,见到了那些恐怖的末曰,以及看到了这个世界值得期待的祥和,我小时候救助我的好人们,以及我所能够亲眼看到的真善美,虽然在无数的黑暗与血色之中,虽然这个世界也有许多许多不完美的人与事,但是,我是真的想拯救这一切,想拯救所有想活下来的人,而我……也是一直如此在做,打败CX组织,向他们复仇,然后守护这一切值得珍惜的。”

    楚浩说到这里,他指着自己的心道:“我还是那句话,想要什么都不付出,想要什么都不牺牲,想要什么都不选择,就这样得到胜利,这样的胜利未免太廉价了吧?我已经有足够的思想去承担这一切,我可以牺牲一切可以牺牲的东西,别人,你们,甚至包括我自己,去达成挽救更多人的目标,包括这个世界也是,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即便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终结者电影里的一切,但它是真实的。”

    “我不想末曰到来毁灭这个世界,我也想让自己变强,这都是我的目标,所以我要拯救这个世界,我要救赎这个世界,那怕是杀戮万千又如何,那怕是毁天灭地又如何?只要能够达成这一切,我愿意承担下这一切的罪孽。”

    “这,就是我的正义了。”

    张恒仰着头,默默的看着天空飞过的白鸽,他忽然看向楚浩呵呵一笑,接着转身对陆梓雪说道:“走吧,任务繁重呢,我们还要赶场的说……先说好了,你可不要拖我后腿哦,傻丫头。”

    陆梓雪顿时气道:“一般会是谁拖谁后腿啊!?你这个搞笑杀手!!”

    张恒哈哈一笑,带着陆梓雪就开始远去,而楚浩站于原地,片刻后,他似乎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声音,那是张恒的声音。

    “记得你说的一切,那怕是骗我的,我也记得了……”

    “为这公心,为这觉悟……队长……”

    “不要有一天,让我发现这一切只是为了你的私心,不然……”

    话音渐渐消逝,楚浩又从怀里掏了一根香烟,默默点燃,默默吸着,开始向着之前的住处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