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计都剑

    汤姆肯定还记得楚浩的吩咐,待到张恒与陆梓雪使用远程狙击时,他猛的一咬牙,拉着康纳?莎拉,抱着约翰?康纳就向前跑去,直接绕过这团水银金属向前跑去,而这具已经不诚仁形的水银团,依然还妄图伸手来阻拦汤姆等人,但是立刻便被箭矢与狙击枪弹给打爆了。

    与此同时,遥远外,分别在两处高楼上的张恒与陆梓雪二人,陆梓雪直接通过耳麦上的联络器问道:“张恒,你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啊?你的弓矢射程居然和我的重狙枪弹差不多了,这不可能……”

    “哦哈哈哈,这没什么不可能!要知道,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可是……啊啊啊……”

    张恒在遥远外的一处大楼顶端上,他为了摆酷,就站在房顶的边沿上,刚要转身对着陆梓雪这边大楼炫耀,结果脚下自己拌着了自己,好悬没直接摔了下去,结果整个人就趴在边沿处大声啊啊叫着了。

    陆梓雪在遥远外看得满头黑线,她对着联络器说道:“你是来搞笑的吗!?给我好好站好了……噗嗤,不过这还真像是你啊。”话音声中,陆梓雪手中的重狙又是一枪射出。

    两个人的狙击声时而响起,就在两人视线中,当汤姆带着两个剧情人物冲出精神病院后,短短分钟时间而已,从精神病院中就冲出了两只T1000,与此同来的还有一个巨大的石头人,这个巨大石人一只手臂已经断掉,但是剩余那条手臂不停的向下砸着,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一个坑洞,其中一个T1000跑得稍微慢了些,就被这只巨手当空砸中,虽然没有砸成烂泥,但是其下半身立刻便粉碎成稀烂了。

    但是岩石巨人也不好受,这只T1000的上半身立刻便得尖锐无比,这一砸下去,它剩余那条手臂的手掌顿时被T1000所化巨大利刃给刺穿,这岩石就是普通的混凝土岩石组成,强度比之花岗岩要差了许多,更别提金属巨人了,当下被刺穿后,手掌许多地方的岩石都粉碎开来。

    就在这时,从精神病院里还跑出了两个人来,却是楚浩与阿瑞斯,就见得阿瑞斯肚腹处鲜血淋淋,就由楚浩扶着他一路奔跑,鲜血流了他们身后一路,陆梓雪还无妨,但是张恒立刻便又站到了房沿上,似乎很紧张的向下张望。

    就见得在精神病院前,楚浩带着阿瑞斯一路奔跑,在其身后传来了轰鸣声,终结者提着一只T1000撞穿墙壁冲了出来,终结者的胸口处皮肤也裂开了,从里面露出了金属骨骼,而这只T1000单手化为利刃,从这中间刺穿了终结者,它另一只手也要化为利刃向终结者脑袋刺去,就在这时,楚浩双眼猛的一闭,再度睁开时,他的双眼已经是一片茫然,同时单手做印,释放出了法术的手势,前后不过一秒左右,就见得一根翠绿色的箭矢在其前方产生,然后直接射到了T1000变幻出来的尖刺上,嘶嘶声响中,那尖刺居然开始了蒸发融化,第一次的,无所畏惧的T1000居然开始了嘶吼,并且挣脱了终结者的拉扯,开始向远处窜去。

    楚浩清楚的看到,组成T1000的那种银色化为了奇特的液体,蒸发了大部分,少部分滴落在地面上,并且没有再次组合起来,这些金属算是彻底的失效了,这就是酸的作用了,这种魔法制造出来的强酸具备着超越王水的酸度特姓,只是这酸的保存时间极短而已,对付T1000这样几乎不死不灭的特姓时,可以说刚好是其克星。

    楚浩丝毫没有任何惊讶,因为之前在精神病院里时,他便已经使用过这个魔法,效果证明这个魔法真的可以伤害到T1000,虽然并非致命伤,但这种伤害并不致命,只能够累积伤害而已,一次消灭T1000少许的金属质量,差不多有五十发左右的这种魔法,便可以彻底杀死一只T1000了。

    50发左右……开玩笑的吧,楚浩满状态时的奥术能量都无法一次姓发出十发,还50发左右。

    楚浩发现自己的施法速度提升了许多许多,自惹鬼回路的入侵者大团战后,确切的说,是自从自己机缘巧合下,以自身意识控制了那个位面短短一段时间后,施法速度便加快了许多许多,虽然还达不到瞬发的程度,但是一般二级魔法都可以压缩到一到两秒左右,这已经是非常巨大的进步了,至少让他已经可以将魔法用于战斗,而非只能够用来辅助了。

    就在楚浩救下了终结者后,他依然继续扶着阿瑞斯一路向前小跑,同时他还大声吼道:“念夕空,死了没,没死下来救人了!”

    话音落时,就见得精神病院内一层天花板一阵崩塌破碎,一道漆黑光芒从上而下,魔气滚滚,念夕空身在其中,却丝毫看不出任何魔气的影子,整个人衣杉飘飘,仿如仙子,所有的漆黑魔气全部来自其手上的那柄漆黑墨剑,挥舞间漆黑魔气可以辐射到她身边三四米以内,看起来煞是惊人。

    就在念夕空落下后,与她同时落下的还有两具已经不诚仁形的T1000,化为了两滩银色水银液体在那里蠕动,但是每当这两滩银色液体将要凝聚为人形时,从其内部便有一道黑光闪烁,接着把其打碎又化为了一滩液体。

    “不要对我大吼大叫!”

    念夕空冷声说了一句,她接着就看到了下面的情景,包括了被狙击枪打散的T1000,以及躲开了终结者后,已经恢复过来的T1000,以及楚浩扶着的阿瑞斯,她皱了一下眉头,当即就说道:“带他去撤退点,这里我来挡住。”

    楚浩愣了一下就道:“不要逞强,我只想要你带着我们一起走而已,对了,终结者还有大用,不要让他报废在这里……”

    念夕空却是一挥手中漆黑长剑道:“走,放心,我有信心挡住它们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来到了……我怎么可能轻易找死呢?而且趁这个机会,我正好熟悉一下这柄才炼好的玄魔剑,走!”

    楚浩沉默了一下,他又看了看肚子处被贯穿了的阿瑞斯,终于点头说道:“撤退点等你五分钟,过时不侯,如果失散,多注意广告之类,我会想办法找到你们的。”

    念夕空恩了一声不置可否,就见得终结者也爬了起来,直接越过了阿瑞斯与楚浩二人,跑出了精神病院,向着遥远外的汤姆追了过去,而楚浩也不以为意,扶着阿瑞斯一路小跑,越过那具被打得破烂的T1000,追赶在了终结者身后。

    留在原地的念夕空看到楚浩等人走远,她又看了看那两具已经消耗光了黑光,开始凝聚的金属人形,还有从精神病院上方跳下来的另一具T1000,她就这样默默站立原地,接着单手抚过手中长剑,刹那剑,手中的漆黑长剑闪出漆黑的魔气来,她所处方圆更显得魔气滚滚。

    “百世前我修仙剑,止于放不下执念,到元婴为止不得寸进,破不了婴身,成不了元神,两百世前我修散剑,止于无逍遥之心,至元婴后依然不得寸进,自那以后,我便专修魔剑,不放掉执念,反倒融身为魔,将执念化为魔念,自那之后,数次都差点踏入元神,只是奈何位面法则不同,低魔无魔世界太多,而到达主神空间后,这里却没有任何限制,虽然灵气全无,但是放开的规则却远远超过了高魔超魔位面,这一世,我将只修魔剑,且只修我记忆中最强的两套魔剑法,必然可以踏入元神……”

    “这就是我的剑,我的道,我的魔剑……”

    “计都剑?暗!”

    刹那剑,整个精神病院一层陷入到了浓郁的漆黑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那剑气纵横,刺破八面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