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现实时间(三)

    张恒从小河的河面上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向周围观望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特殊情况存在,但是他不敢大意,因为他的敌人太可怕了,是他有记忆以来,唯一知道的一个不受他运气影响的人,无论好的坏的,甚至他对于不死预感的特征,在这个人身上都是无用,好几次都差点被其给干掉了,这可真真是一个超级大敌啊……

    就这样观望了至少十来分钟时间,张恒终于确认了周围没有那个大敌,一是没有闻到任何橘子香水味,这是那个大敌身上必然会携带的味道,二是对方的耐心没有那么好,事实上,用火暴来形容对方的姓格完全合适,对方没可能在一个地方死等他十几分钟。

    因为如此,张恒小心的从河里探了出来,然后走到了岸边,找了一处略微干净的地方休息了起来,这次在水里泡了足有五六小时,他真的已经是身心俱疲了,浑身上下无处不酸痛,再想想这一路的逃亡路程,真是有种心酸在其中。

    “你妈的,像是在追耗子一样,把老子追成这个境地了,下次若有机会,真要好好射你一回才是!”

    就在张恒嘀咕着时,忽然岸边林子里出现了声响,吓得他立刻趴在了地上,那样子真比老鼠好不了多少,就差没有发出吱吱声了,等了好半响,他这才敢抬头看向四周,却是又回到了之前那种嘀咕状态中,愤慨与不甘……

    与此同时,在离张恒登岸处不远的一条大河支流中,几艘河道船只正沿河搜索着什么,但是很无奈,现在天色已黑,而且这里的河岸两边都是丛林,要搜索也搜索不到什么,所以这几艘船只不过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大小姐,还是什么都没搜索到,刚才第七小队已经发回信息,残留在目标身上的香水味正在变淡,再过半小时后,这种香水味就会彻底消失。”

    在所有船只中,最大的那艘船只上,一个身穿黑色旗袍,露出了一双洁白如玉样的美腿的少女,正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在其身后则是一名身穿西装的壮汉低头恭敬的说话着。

    这个少女皱眉听完后,她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不管,之前他消失了好几个月,任凭我们如何都找不到,那怕是托了父亲的关系都没用,甚至连叛逆者组织都拜托了,也没用,总不能要我去找C组织吧,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他,至少要知道他这几个月去那里,以后总不能够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

    少女身后的那个西装壮汉迟疑了一下,终于忍不住说道:“大小姐,老爷对你这次的行动很不满,这个张恒……其实不过是个好运气的糊涂杀手罢了,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虽然老爷不打算逼着大小姐结婚,但是……这样的男人要不得。”

    “嗅着玫瑰的猛虎。”少女忽然答非所问的说了这一句话。

    男子愣了一下,不知道少女什么意思的问道:“什么,大小姐是在说什么?”

    “我看到了嗅着玫瑰的猛虎。”

    少女转过头来,这是一个容貌极美的混血儿美少女,眼睛是大大的双眼皮,看起来仿佛双眸中有一汪泉水一样,她就这样笑着说道:“那是在我接一次杀手任务时,对手是意大利的一只黑手党分支,他们做得太过了些,贩卖毒品,逼迫卖银,甚至还私下里买卖儿童器官,我和我的玫瑰小组就接下了这个任务,当时准备去摧毁这个小组织。”

    “但是当我们到时……我看到了一个怒发冲冠的男人,他使用一把合金长弓,背着一个肚子被切开一小段的,被麻醉了的小女孩,就这样一个人杀光了那个组织所有的人,然后他小心的为这个小女孩缝合肚子,又去找了一条毛毯给小女孩盖上,最后将小女孩放到了医院门口,同时在小女孩的口袋中放了一千欧元……那动作很温柔,他的脸上又着鲜血,但是表情是那样的祥和,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嗅着玫瑰的猛虎。”

    “所以阿叔你不要再劝了,这番话我也告诉过父亲,我的真命天子只能够是他,必须是他,在那次的事情之后,我派了许多人暗中查探他,知道了许多你们都不知道的事,甚至有一次还为他所救,我越发肯定了,他是我的电,他是我的光,他是我唯一的神话,他是我的superstar,我的男人只能够是他,你们谁都阻止不了。”

    说到这里时,这个少女的眼中仿佛都放出了光来一般,而眼见她如此,西装壮汉叹了口气,但还是最后说道:“大小姐,老爷不满的理由其实并不是你要来找张恒,是别的原因……大约在十二小时前,叛逆者组织的下属外围,对我们家族发出了警告,要求我们不得派军事单位进入新加坡,而大小姐现在的搜索区域已经非常靠近新加坡了,这事很不寻常,叛逆者组织从没有过如此的举动,除非是新加坡发生了大规模的模因为侵袭,或者是说……”

    “张恒与叛逆者组织有关系吗?”

    少女立刻便反应过来,她也觉得有些头大,事实上,对于像她所处的隐世豪族来说,这个世界只有两大组织是惹不得的,一是与世界各大国都有接触,并且有着隐秘军事盟约的叛逆者组织,另一个则是神秘无限的C组织,对于这两大组织最好是敬而远之,与其作对的下场,已经由数家消失的隐世豪族完全解释了。

    现在就是两大组织之一的叛逆者组织发话了,这就意味着少女的搜捕行动只能够到新加坡境外为止,绝对不能够越新加坡一步,这一点已经关系到了少女家族的安危,那怕少女再怎么打算抓住张恒,这些人员也绝对不可能同意跟随的了。

    “换句话说,大小姐,我们的最后搜捕行动只能够到新加坡国境线外为止,再不能够深入一步了,这次的行动就放弃了吧。”西装壮汉恭敬的说道。

    少女却是笑了起来,她的笑容丝毫没有任何愤怒或者失望,而是看到了希望一样,她大声说道:“阿叔,既然叛逆者组织不允许我们进入新加坡,那我们就等在新加坡的国境线上好了,直向那方走,张恒若真的与叛逆者组织有关系的话,那么他的方向一定是这一边,他……自己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啊!”

    就如此,张恒压根不知道,他让楚浩帮的一个小忙,却是居然暴露了他的行踪,此刻他正行走在丛林之中,这个位置离新加坡已经非常近了,只需要走出丛林后,在公路上行走片刻便可以越过国境线,这样他就可以摆脱那个大敌了……

    但就在张恒这么想着时,忽然间他浑身一激灵,有了一种危险的感觉,但是这感觉并不危及生命,而是一种可能会遇到烦心事的预感,当即就明白,那个大敌的手下很可能就在附近了,该死的,这里已经非常靠近新加坡了,难道那娘们连自己家族都不要了?非要把他给抓住才甘心吗?那可是叛逆者组织发的话啊……

    不管怎么样,张恒肯定是开始了逃跑,而这一逃跑立刻便引起了连锁反应,少女派出的人员也是家族中成立的精锐,很快的就追踪在了张恒身后,不过他们也知道张恒实力惊人,不管近战远程都胜过他们许多,所以他们也不敢过于逼迫,就这样吊在张恒身后一路包围堵截,但是任凭他们人多,却也无法威胁到张恒,总归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张恒冲入到了新加坡国境线的入关检查站中去了。

    “站住!否则我开枪了!”

    就在这时,忽然间张恒身旁的道路上爆起了一团水泥,接着是枪声响起,张恒缓缓转过头来,果然就看到了旗袍少女的所在,她举起双枪对准着张恒,俏脸上仿佛结了一层冰霜一般。

    张恒就这样遥遥目视着少女,任凭这个入境站的新加坡军人们拿起武器,不但瞄准了远处的少女,也瞄准向了他。

    “……回去吧,不要进入新加坡,叛逆者组织的要求,我想即便是你们家族也不得违抗吧?”张恒站在遥远处大声吼道。

    少女脸上一黯,她也大声回答道:“你真不怕我杀了你吗?张恒!告诉我,我到底那里配不上你了!你就那么讨厌我吗?遇到我就拼死的逃跑,看到我你就会消失,你告诉我啊!难道你真想要从有我的世界里消失吗!?”

    张恒沉默了一下,终于苦笑着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我无法给你任何保证,也无法给你任何承诺,更无法给你任何的未来,你终将有你自己的未来,有你自己的幸福……别了,忘记我吧,这一别,就是永别。”

    就在张恒的话音声中,一架直升机从新加坡国内飞来,停在了这处入境口处,从那上面,有几名新加坡官员与几名叛逆者组织成员下来,就这样,带着张恒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少女自这一天起,便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动力,对任何事情都再没有兴趣,仿佛行尸走肉一样过了好几天,这样的情况让她的手下和她的家人们担心不已,但是知道详情的人也是无可奈何,毕竟……那可是叛逆者组织啊!

    接着,少女回到了她在北欧的家族驻地中,就在被她妹妹开解着时,在她妹妹的笔记本电脑上看到了一段很诡异奇怪的话语……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著吗?”

    “YES……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