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晶壁

    “如果要弄明白什么是文明之理,那么便需要明白一个关键……谁放出的核弹?”

    在直升机的座位上,楚浩戴着眼镜,手上拿着一个上飞机前,顺手拿过的西红柿,边吃边说道:“刚才匆忙间得到的确认,政斧一方并没有发射核弹,事实上,即便没有导弹基地被大西洲队挟持的情况,得到投票结果后,政斧依然还要一番扯皮,彼此都要推卸责任,到最后实在无可推卸时,才会利益分配,或者说罪责分配的情况下发射核弹,这时间至少需要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在非读才情况下,这已经属于效率很高的情况了。”

    “所以说,这次的核弹发射充满了蹊跷,首先可以大半排除是大西洲的可能,不然之前他们挟持导弹基地的作为便毫无意义可言了,任何事物都该有其意义,而大西洲队先前的行动已经决定了他们不大可能成为核弹发射者,而这核弹又不是政斧发射的,那么把所有的不可能都排除之后,剩余的那个可能不管有多么不可思议,它都是唯一的答案……入侵者发射了核弹。”

    楚浩说这话时语气平淡,毫无表情,与之前那个喜欢和煦笑着的青年仿佛截然不同,换了个人一样,而周围人除了阿瑞斯与汤姆以外,其余人都是满脸诡异的看着他,然后听着他说着这一切的推论过程。

    “既然推论出了是入侵者发射了核弹,那么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他们为什么要发射核弹轰炸自己人?入侵者内讧吗?这个可能不是没有,毕竟入侵者也可以算作生物的话,那么作为生物自然是有竞争的,不过作为同一阵营和同一部队的人,在面临共同敌人时只有极小极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姓内讧,所以这个基本可以排除,那么就只剩下唯一一种可能了,向同伴,向这种城市轰击核弹,可以让入侵者得到利益。”

    “而且这个利益现在已经肉眼可见了……”

    楚浩抬头若有若无的看了看远处那通天彻地的光柱,这才继续说道:“那么问题便找回来了,什么是文明之理……自核弹轰击城市后,这个光柱便开始吸收所有的核弹,它以核弹为能量来维持自身并且壮大起来,而随着这个光柱的出现,主神发布了这个限时任务,在文明之理被摧毁前的这个小时以内,我们要摧毁这个光柱,换句话说,这个光柱本身绝对不是文明之理,而正是这个光柱在摧毁着文明之理,那么问题便是,什么是文明之理,其实答案已经出来了。”

    虽然楚浩是这么说,但是周围人却压根是有听没有懂,当然,推论过程他们听明白了,确实,应该就是入侵者发射了核弹,他们要让这个光柱出现,而核弹的能量似乎是必需品,但是这和文明之理四个字有任何关系吗?他们真心看不出任何关系来。

    阿瑞斯揉了一下太阳穴道:“楚浩,你开启这个模式……嘛,算了,继续刚才的问题,你不要说话只说一半,把接下来的话全部也说出来,到底什么是文明之理,我们至少有权力知道,我们到底是在为一个什么东西而战斗到死吧?”

    楚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一口吞下了剩余的西红柿,这才说道:“首先要说明文明之理,还有另一个问题也要说明,为什么入侵者不在之前就发射核弹呢?这一个多月时间里,他们在干什么?或者说,到底在等待着什么?”

    “干什么?等待着什么?”

    众人都喃喃自语了起来,说到这里,他们也想起来这一个多月的平静,入侵者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要说在城市中准备那白色光柱的启动,可是也不需要准备这么久啊,好吧,即便需要准备这么久,可是也不需要时间刚好这么吻合吧?这边刚好准备发射核弹,他们便立刻准备好了,这又不是电影小说,那有可能这么巧合?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在等待着。

    “依照入侵者的实力来看,他们要启动人类的核弹,袭击并且控制那些导弹基地,对他们来说真是轻而易举,可是这一个多月里,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反倒是静静等待着,等待着我们自己投票发射核弹,若没有大西洲队的意外,那他们很可能会继续让我们自己发射核弹轰击这个城市,关键点便来了,我们自己发射核弹,或者说我们有了发射核弹的意愿,这是一个重要点。”

    楚浩说到这里时,他站起身来开始整理自己的降落伞包,边整理边说道:“然后就是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这个世界是幽灵浩劫出现,人类无法解释,进而开始怀疑科学,并且对科学造物越来越畏惧的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中,人类或许唯一还相信的,就是那核弹的威力了吧,所以说到最后,核弹发射还是需要经过投票,推卸责任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因为人类相信,无论入侵者有多么强大,核弹一定可以把他们给抹去。”

    “但是结果,核弹无效,入侵者并没有被消灭,反倒出现了这么一个光柱,这个光柱形态变幻不同,但是任凭我怎么看,都只能够看到一个东西……幻想,人类的幻想。”

    “你们看啊,那形态是翅膀,是人脸,是人眼,是十字架,是各种形态不一的变换,那难道不正是许多人想象中的图腾吗?想象中的神,那至高无上的存在,这光柱……很可能就是打破了所有人的理智与现实,将虚幻与神话带到现世的存在……”

    “综合起来,这个时代的人们,因为幽灵浩劫的出现,他们理智中的现实开始破碎,开始怀疑科学,开始相信迷信,并且逐渐厌弃了科学,不过核弹在他们想象中,还是人类最后最强的武器,而直到这一思想也在最后关头被彻底摧毁后,同时出现了他们心目中想象得到的神的迹象,于是现实与想象开始了重叠,再根据文明之理四个字的字面意思,这个文明之理,很可能便是这个世界的现实!”

    “正如我们所在的现实世界一样,是没有魔法的,虽然有传闻什么特异功能,但是并没有普及的让世人所知,至于那些未解的迷题,大多数都只是幻想或者猜测,现实世界就如同这个世界的以前那样,严整,冰冷,秩序,只有数字,科学,以及人事关系而已,这便是现实世界了,至于什么神啊,魔啊,传说啊,神话啊,其实都不是真实可见,真实不虚的东西,而这,便是现实世界了,也是这个世界的文明之理了,一个文明的道理,或者说一个文明的理智!”

    “我偶然间,从一位女士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关于世界存在的信息……每一个世界都是一个晶壁位面,都有各自独特的法则,要么是无魔位面,只发展科技,要么是低魔位面,以科技发展为主,要么是中魔位面,科技与魔法并行发展,要么是高魔位面,那就是魔法,道术,神话,传说的位面,这些位面各有各的不同,他们的文明发展道路也不同,同理可得,他们的文明之理也是不同,而要进入这样的位面,外来者会受到很大的压制与束缚,甚至进入本身就是极其困难的事情,而换成现在的情况,我得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姓……文明之理,很可能就是保护位面的晶壁本身!”

    “晶壁是什么?这个肯定不是物质的晶石墙壁,因为用我们现实的世界来说,无穷大的一个宇宙,难道是包裹在晶石之中的?那入侵者打破了晶石,想找到地球,先拿无穷亿年来穿越宇宙空间吧,所以晶壁肯定不是物质姓存在的东西,但它又是肯定存在的,那么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所谓的一个位面的晶壁,便是这个位面文明的发展方向,确切来说,就是这个位面的文明之理!凡是与这个文明之理不同的外来文明,便会受到压制,束缚,与其差异越大,受到的压制与束缚便越大,如果是这样想的话,便有了一定的可能,所谓的文明之理破碎,很可能便是这个世界的晶壁正在被打破,正在任由外来者入侵与获得!”

    楚浩一直都在说着话语,甚至根本不管其余人是否听懂,事实上,他已经不再是说给他们听的了,更像是在推论着什么东西一样,而说到最后时,他眼睛一亮,眼中有着一股狂热的光芒,他喃喃说道:“如果一切真的是如我推论的那样,那么我们所理解的主神的存在意义,一场神和魔,或者更高层次大能生物的游戏场,这么一个定义便已经彻底不对,主神存在的意义……很可能是很大的另一种可能啊。”

    “位面……吗?”

    话音声中,楚浩走到了直升机的舱门旁,他毫无感情的看了其余人一眼,接着就跳了出去,而在其下方,正是光柱的边缘,城市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