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好人

    贝利唯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这天气真是干热得很,他身上真是已经被汗湿掉了,嘴巴里也很口渴,但是作为南美洲队的队长,作为这群逃难市民的首领,他无法在这个时候先自己喝水,他们还没逃脱危险。

    想到这里,贝利唯看了一下坡下的人群,这里有五百多名人,有一大半是他和队员们辛苦从城市里救出来的人,还有一些是在上个被入侵的幸存营地跟随救出的人,他们只有少量食物,他们没有任何后勤,甚至看不到未来的希望,现在的他们仿佛行尸走肉一样匍匐向前……

    贝利唯心头一酸,他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骄阳,以及身后那已经看不到的废弃营地,叹了口气,大声说道:“大伙坚持一会,前面的地势是一片森林,那里可以休息一会,还可以吃些食物,据说在远处有一个幸存者组成的镇子,如果是真的,那里一定是信号禁绝区,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了。”

    这话并没有给下面行走的人以安慰,但是他们还是有许多人露出了感慨与感激的表情,他们最大的安慰反倒是贝利唯本人,这个能够使用圣光来消灭幽灵的男子,已经被他们视为上帝派遣的天使化身了,即便贝利唯一直宣称他的力量来自于圣光,和上帝无关,但是所有民众都只是视其为辩解罢了。

    此刻在贝利唯身后还有另三人,两男一女,那个女的是个金发大美女,她叹了口气说道:“队长啊,这些人都已经被幽灵给吓破了胆,我们一直带着他们可真是累赘,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了,我们该想办法找到另两队才是要紧吧?这样一直带着他们,救人,被变异幽灵袭击,又救人,又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和另两队取得联络啊。”

    其余二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们的表情明显已经出卖了他们,他们都露出了认同这个美女的表情来,而贝利唯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生气什么的,而是直接说道:“我不会勉强你们的……我并非不去寻找另两队,只是我觉得,我不能够因为远大的目标,而放弃眼前的善行,这方面我很喜欢东方文明的一句话,不因善小而不为,不因恶小而为之,应为便当愿为,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的大行,圣骑士的强化便是我最向往的写照,那怕眼前只有一个人需要我,我便会站出来为这个人而向黑暗与邪恶战斗……在现实世界里,这个心愿无法成行,为此我被人害得死去活来,被整个社会认为是我疯了,是我白痴了,是活不下去的渣滓,但是既然到了这里,此心愿便是我的大行。”

    另三人都露出了了然,果不其然,以及那隐藏在这眼神下的欣慰,特别是那金发美女,眼中的神色更是如水一样柔和,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都是无可奈何的摇起头来。

    贝利唯也不再理三人,他继续大声向下吼道:“大伙加油,坚持走到森林那里,我们就在那里扎营,之后我们就吃下食物,好好休息,我会为大伙想办法找到交通工具,我们一定可以坚持与活下去,大伙们加油!”

    就这样,在这骄阳下,在这山道中,数百人蹒跚向前,而为首的,是一个身穿古朴铠甲,一手拿着一柄战锤,另一手握着一本金属铁书的男子,在他的带领下,这群人看似已经疲倦到了极点,但是依然缓慢向前,没有停息……

    与此同时,在离该队伍遥远外的一处平原上,这里是华盛顿的郊外,也是目前国家级幸存营地最密集的地方,但是很可惜,这里的大多数营地已经废弃,军队带着人民向着更遥远的郊区山区而去,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已经被保护着离开了,在这里还有大量散落的民众,还有不少从华盛顿逃出来的民众,据他们所说,在城区内还有不少人被困着,用红色胶带住在房间,地下室什么地方,但是已经没办法离开城市,再过不久,估计他们就会被困死在城市中吧。

    一个腰跨西洋花刺剑的中年大叔,他身穿一身便装,脚上踩着一双草鞋,但是他身后却披着一件蓝色披风,他就走在一处废弃的营地中,在这里还有一千多的民众留存,但是这个营地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了,政斧大撤退时,能够带走的基本都已经带走,找到的少数食物也根本不够,这一千多人一直挣扎在饥饿状态中。

    中年大叔脸色很深沉,也不说话,一直走在这营地中,看着许多人为一块食物而争斗,看着甚至道路旁还有死人尸体,看着这一片片的废弃房屋,看着衰弱的人民们,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而在他的身后,还有六个人员也是沉默的跟随着。

    忽然间,中年大叔坐到了一处火堆旁,这处火堆上有一个大铁锅,里面不知道煮着些什么,看起来似乎树叶,树枝,树根,还有一些树皮,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合在里面,闻着有一股奇怪的臭味,绿绿的,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熬着毒药,还是在熬着食物。

    而熬着这东西的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他穿着一件满是肮脏,破口很多的白色衬衣,看起来仿佛乞丐一样,但是他熬东西的神态很认真,不停的搅拌着大锅,其神态已经不像是乞丐了,倒更像是学者。

    这名老人看了一眼坐在大锅旁的中年大叔,他露出了缺了一半门牙的嘴,呵呵笑了一声,接着说道:“看你那么大个子,一定也饿坏了吧,为什么不去抢东西呢?那些年轻人和强壮的人,都开始四处抢东西吃了,你和你的手下若是去抢的话,应该不会怕他们的吧?”

    “恩……”

    中年大叔挠了挠头,也是乐呵呵一笑道:“我没有抢别人东西的习惯,因为我对自己拥有的东西很珍重,所以我分外知道失去东西的难受,我就更加不会去抢别人的东西了,相反,如果可以,我会给予别人东西。”

    “给予别人东西?”老者愣了一下,拿了个破碗装了点锅里的东西,边搅拌边装着,他同时问道:“给予别人什么东西?这个世道,还能够给予别人什么东西?”

    “梦想!”

    中年大叔说这两个字时,神色严肃,认真,乃至是虔诚,仿佛他说的不是简单两个字,而是说出了一句咒语一样。

    “生而为人,本该生有梦想!无论是想出人头地也好,无论是想获得一切也好,无论是想幸福美满也好,无论是想长久永生也好,人,就该有着梦想!我希望能够给予别人梦想,特别是给予绝望者,以及没有梦想的人,给予他们梦想,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活着!”

    说这番话时,中年大叔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仿佛这样可以为他的话增加力量一般。

    老者又一次笑了起来,但是这一次的笑却是带着了一份凄凉,他将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递给了中年大叔,同时说道:“那就保住你那珍贵的梦想吧,这个世道……已经没有我们人类的梦想了。”

    “恩……”

    中年大叔接过了这个碗,而与此同时,他身后的那六人,其中两个人同时大吼了起来道:“队长,吃那个东西……”

    中年大叔默默转身,冷冷看了说话的两人一眼,将他们的话给压回了自己的喉咙,他这才拿起碗,看也不看的豪爽倒入了嘴中,咕噜几声后就吞了下去,同时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他接着才将这个碗递回给了老者,同时问道:“为什么要在这里熬这锅食物?你自己却只吃了一点呢?”

    老者苦涩的笑着道:“我希望他们不要抢了,我希望他们都来吃我煮的食物,虽然味道很难吃,但是至少可以填饱肚子,我是一个植物学者,我知道什么东西的什么部分可以吃,虽然味道确实不怎么样,但是至少可以……”

    “不,很好吃。”中年大叔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同时埋下了头,看向老者认真说道:“这是我到这个世界之后,吃得最好吃的一顿食物……”

    “我不喜欢欠人情,所以我决定给予你梦想,告诉我,这位尊敬的老先生,你渴望什么?”

    老者诧异的看着中年大叔那认真的表情,他自己都有些啼笑皆非,好半天后才说道:“我想吃肉了,我想这个营地内的人都一起吃肉,我想念我孙女为我烤的肉了,虽然孙女已经不在了,但我想吃一回烤肉再离开这个世界。”

    “恩……”

    中年大叔抬起头来,转身看向了身后六人道:“听到这位老先生的梦想了吗?说实话,我也想吃肉了,我想这个营地里的所有人都会想吃肉的吧?那么……”

    “进入华盛顿,把那十几只臭虫一样的入侵者给碾死,精神力控制者扫描定位,搞定他们后,然后我们……”

    “去找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