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铁血力量

    楚浩等人并没有去看地底发生的事,不是他们看不到,而是他们已经没有这个精力去注意了,眼前的战斗已经让他们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了,这是一场铁与血的战争,那生与死的界限,已经接近得仿佛一层薄膜样了。

    整个现场只剩下了混战,异形,铁血战士,以及他们四人的恐怖战场,没有怜悯,没有停息,没有丝毫的算计阴谋,没有所谓的布局与缓和,没有谈判,没有……只有铁与血的碰撞!

    这种战场……是楚浩第一次遇到的……

    虽然说楚浩早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的战场,多少次的生死危机,但是每一次的战斗至少都可以从容面对,那怕是天际浩劫,那怕是嗜血破晓,那怕是现实世界里遇到了鬼怪诅咒模因,又或者是受到了C组织派遣部队的埋伏,各种各样的情况与战斗,都从没有如这一刻这样,完全放弃了思考,眼前只剩下了战斗,再没可能使用他引以为傲的智慧,在这里……非生即死,在这里,只有铁与血!

    楚浩单手握着异形尾巴,整个人剧烈喘息着,鲜血仿佛已经流尽,居然已经自行停止,但是他的思维也开始变得了缓慢,仿佛只要再摔倒在地上,就绝对无法趴起来一样,他……已经濒临死亡了。

    不单单是他,他身边的人,张恒,J,甚至连阿瑞斯也是,四人都在剧烈的喘息着,他们受的伤也不下于楚浩本身,或许只有阿瑞斯稍微好一点,但是他的肚子被一个异形的尾巴偷袭给贯穿了,虽然可能没伤到重要内脏,却也是流血不止,生命也仅在倒计时之间。

    这个混乱的战场,四人反倒因为铁血战士的参战而获得了喘息,因为铁血战士虽然也向他们攻击,但是并没有主要针对他们,铁血战士们的目标始终还是异形,特别是已经被破坏了一条大腿的异形母皇,相比之下,已经是致命重伤的楚浩四人,仅仅只是被它们偶尔的攻击所波及而已。

    另一方面,异形同样也没有全力攻击四人,它们的目标则是变成了保护母皇,以及抵御大量铁血战士,相比之下,楚浩四人目前的威胁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了……只是它们的认为。

    趁着这个十几秒的空余机会,四人都彼此拿出了止血喷剂,虽然只是草草的喷洒了一遍,但是那冰凉的止血感,还是让四人好受了许多,而且这止血喷剂似乎还有极微量的兴奋剂的作用,可以让痛苦降低,简单的喷洒后,四人已经到极限的身体似乎有了少许好转。

    “……这只是错觉,当身体的疼痛与疲劳到达极限时,身体自身会分泌出许多降痛苦与兴奋的激素,譬如那些极限运动员们便会经常感觉到,仿佛只要挺过了最初的痛苦后,身体便会发挥出潜在的潜力一样,其实那样说也没错,但这不过也只是回光返照,一旦这最后的潜力使用完毕,没有休息和治疗,等待我们的就只有死亡……”

    楚浩用他那剩余的一只眼睛看向了众人,在心里说道:“但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最后的回光返照,却是最强大的力量,我们已经没有可能去想未来怎么样,只要应对眼前就好,而且啊……J,阿瑞斯,这种最后时刻,正是开启基因锁最可能的时刻,你们想要变强的话,就努力活下去吧,开启基因锁正是第一步……”

    “还有我自己……如果活下去,我也要做出改变啊,这个轮回世界比我想象的还要危险得多,我们太小看它了,光有智,没有力的队伍……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我们要变强,要变得更强,至少要变得可以活下去的程度啊……”

    楚浩最后那句话,让其余三人有些没懂,不过空余时间已经结束了,随着越来越多的铁血战士与异形涌入这个大厅,一直困守在母皇不远处的四人已经显得了如此碍眼,不但是异形试图驱逐杀掉他们,让他们远离母皇或者死亡,甚至连铁血战士也企图杀掉这四只蝼蚁,腾出空位来接近母皇,眼前情况已经开始渐渐糟糕了起来。

    (男女主角离大厅至少有二十秒左右的路程,而且进入之后,他们根本无法靠近母皇处,所以炸药根本不可能炸在这里,而且安放炸药不可能平地上直接爆破,这样根本无法炸穿地洞,所以还需要先在地面打出一个坑洞来,而且这个坑洞必须还要离母皇很接近才行……)

    “冲上去!大伙,冲上去,冲到母皇身边去,最后的胜负就在这一分钟内了!”

    “你们到达大厅后,一进入便立刻点燃炸弹,然后用尽全力向我们投掷过来,不要有丝毫的犹豫,大厅内的情景你们也可以看到的吧,最后的时刻了,加油!”

    “来吧,伙伴们,冲!”

    楚浩深吸了口气,提着异形尾巴率先就向母皇直冲而去,紧随其后的则是J,虽然他的外骨骼装甲已经破破烂烂,但是拥有内力的他反倒是目前众人里体力与力量保留最多的人,在楚浩迎面冲向了一只铁血战士时,J则紧随其后迎向了与这名铁血战士交锋的亲卫队异形。

    双方的速度都是极快,当楚浩用异形尾巴刺向铁血战士,却被其用一柄大刀挡了下来,而J大吼着冲向了异形,却是被其一尾巴贯穿了肩膀,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而已,眼前J被尾巴刺中,楚浩立刻便舍弃了眼前的铁血战士打算去帮助J时,却不想J不但没有向后退去,反倒是呼吼着顺着尾巴冲向了亲卫队异形。

    “啊!!”

    J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肩膀被贯穿的痛苦持续着,而且被他强行向前猛冲所加大,这种情况下,他的所有力量与内力都全部爆发了出来,还没等楚浩去解救他,就见得他猛的握住了亲卫队异形尾巴的根处,扯动着这只亲卫队异形猛的摔动了起来,天啊,整个亲卫队异形的身躯比他还要大,但是却被他给整个贯动了起来,仿佛一个大型的甲壳肉锤一样,挥动间几乎把他的整个肩膀都给撕扯了下来,但是却用力把那个正准备用大刀攻击楚浩的铁血战士给砸飞出了数米远。

    “走!快走!”J只来得及叫出了这么一声,接着就继续挥舞着手里的亲卫队异形,大吼大叫的朝那名铁血战士,以及众人身后追来的异形和铁血战士们迎了上去……一往无前……

    楚浩看着J的背影,他猛的转过头来,身后还跟随着张恒与阿瑞斯,还有一具已经半残破的异形骷髅,他们继续向着前方的战场冲了去,而此刻他们离母皇还有二十米左右,男女主角离大厅还有十五秒左右……

    这里……是什么样的战场……

    异形,铁血战士……

    很辛苦啊,身体仿佛要被撕裂了一样,这痛苦是前所未有的,基因锁已经快到极限了吗?还有我给自己加持的魔法也已经消失了,只剩下身体本能的力量了吗……

    可是还不能够倒下,还必须继续,活下去,活着,前方就是活着……

    楚浩略略一失神间,他那茫然的双眼似乎有了重新清晰起来的征兆,就是这么一个空挡处,从其身侧一根长枪就刺了过来,那里是一只铁血战士,早已经从隐形状态恢复了过来,也是满身伤痕,它在这战场上选择了楚浩等三人作为敌人,这一枪眼看着已经避无可避,就在这只,一只异形骷髅挡在了楚浩身侧,被啪的一声贯穿成了碎片,而楚浩则借着这个空隙间,提着手里的异形尾巴猛将这名铁血战士脑袋给贯穿,死得不能再死,但是刚杀死这名铁血战士,下一瞬间,从这铁血战士身后便有一条异形尾巴刺来,连同这名铁血战士一起贯穿,然后刺向了楚浩。

    (躲,躲不过了……)

    楚浩只能够看着尾巴贯穿入了他的肚子,不过只来得及微微调整了肚子的受力方向,尽可能的避开了重要器官,但是肠子肯定是被穿破了,这么一瞬间,他也没有后退,相反,和之前的J一样大吼着向前猛冲,顶着铁血战士一起向前猛冲,又将异形尾巴再次贯穿入了一个硬物里,杀掉了再铁血战士身后的那只异形。

    “阿瑞斯,召唤骷髅……阿瑞斯?”

    楚浩只喊出了这么一声,已经不用回头,精神力扫描中清晰看到了一切,阿瑞斯被其身后的一名铁血战士,使用一种圆盘齿轮武器从肚子处整个切割成两段,肠子和内脏撒了一地……

    “走!继续向前啊!”

    阿瑞斯身躯虽然已经断成两截,但是他居然还可以吼叫出这最后一声,就见得他猛的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在楚浩手上贯穿的铁血战士开始了骨肉分离,就这么一个瞬间,一只崭新的铁血骷髅出现了,还没等楚浩回过身来,这只铁血骷髅已经冲向了母皇,为楚浩与张恒开出了一条转瞬即逝的道路来……

    (伙伴,战友……)

    “啊!”

    楚浩继续向前猛冲着,张恒则紧随其后,在铁血骷髅整个破碎掉前,他们已经来到了离母皇仅仅五米的地方,在这里时,楚浩已经不再继续向前,而是提着异形尾巴开始疯狂的刺向地面,将一块一块岩石给掀碎刺破,不过一两秒而已,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坑洞雏形。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大厅入口处,男女主角同时冲了进来,他们一冲进大厅便立刻点燃了他们所背负的炸药包,接着男女主角合力握着这个巨大的炸药包,大吼叫向楚浩与张恒抛了过来。

    但是这炸药包真的太重了,足有数十斤,他们抛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将炸药包扔到楚浩那里,眼看着炸药包就要掉落到异形与铁血战士的堆中去时,猛然间,楚浩听到了身边张恒的吼叫声。

    “子弹时间!四倍速……杀了母皇,楚浩!!”

    话音落时,张恒仿佛化为了一个人影,速度快得简直是惊人一样,他居然在异形和铁血战士身上借力弹跳,整个人疯狂的向炸药包窜了过去,前后不过一秒左右,他已经窜出了十多米开外,落在了那炸药包的下方,在周围的异形和铁血战士开始攻击他前,他猛的跳起,用手里的长弓狠狠抽打在了炸药包上,将其抽向了楚浩所在……

    引线即将燃尽,楚浩接到了炸药包,周围的铁血战士和异形都向他冲来,他只来得及将这炸药包塞入到了一个半坑洞里,接着他放下了异形尾巴,单手中怀里掏出了一个金属圆盘来,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从圆盘上发挥了出来,所有力量都堵在了这坑洞口,将炸药给整个压在了下方。

    下一秒……

    轰然巨爆,地面裂开,一个大洞出现在了大厅中,而楚浩却已经……

    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