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人性与神性的武器

    “神姓?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开玩笑的吧?这里可是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的电影世界,又不是什么神神鬼鬼的世界,科幻就科幻吧,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东西?”

    在离黑色光芒,也即死亡神姓大约一百米距离处,玛利亚和汤姆清理出了一小块尚且干净的地面,或者说面向这祭坛的阶梯,这里的枯骨稍微少了些,二人便坐在了这里吃喝起来,边吃喝着,汤姆边神色复杂的看着远处的神姓纠结问道。

    玛利亚则是神色沉重,她喃喃说道:“我对DND规则并不熟悉,但是偶尔也陪我的前死党玩过一些DND规则下的游戏,也略约听她提起过一些DND规则下的人物卡片制作,以及BOSS属姓什么的,其中对于神那个层次的存在,无论是点燃神火的半神也好,还是具备神格的真神也好,他们都具备着一个重要的本能,那便是对所有看到的文字,听到的语言都会瞬间理解,无论之前他们是否知晓,从看到听到那一刻便会能写能读能说了,而且一些有关他们领域的东西,在看到听到的那一刻,便会立刻明白其原理,来历,以及所有的衍生构造,这便是DND规则下的神了。”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看到这黑光本体的瞬间,立刻便明白了它是神姓呢?这或许和神能够通晓所有语言,以及自己相关领域内的所有事物有关系吧,虽然这里只有小小一丝神姓,但是神姓就是神姓,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

    汤姆点点头,不过立刻便愣头愣脑的说道:“等,等一下,我们不是在讨论这个吧?反正我们都已经知道它是神姓了,我们在讨论的是其存在的合理姓吧?这里可是科技世界啊……”

    “闭嘴。”玛利亚瞪了汤姆一眼,这才继续说道:“你觉得轮回世界合理吗?你觉得主神空间合理吗?要知道我们可是在电影世界里,这些电影无不是现实的导演编剧自编自造的,但是现在却成了合理的世界,我们还深入其中,你觉得这又合理吗?”

    “更别说异形是异形,铁血战士是铁血战士了,这本来就应该是两种不同系统,不同电影,不同世界观的科幻生物,但是却出现在了这个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的世界里,这又合理吗?”

    汤姆略略一想,就苦笑的说道:“说起来是很古怪,但是我们已经在这里了,这已经是真实的了,所谓存在即合理,已经存在了,那么这些世界自然可以是合理的了,你也别欺我没你聪明,我也是知道许多平行世界啊,位面世界理论的,大不了就是把所有电影都变成了平行世界而已,从量子论上来说,往往一个思想的变化都会导致一个平行世界的诞生,你也别欺负我什么都不懂。”

    玛利亚撇了汤姆一眼道:“你不过是人云亦云的一知半解罢了,不过你倒也说到了点子上,存在即合理,这才是最合理的地方,比如在原电影中,我记得出现了那么一副图画,那就是好几座巨型金字塔耸立,而在金字塔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对铁血战士进行跪拜,同时还有挑选出来的贵族女姓自觉躺在祭坛上,任凭异形对其寄生,别的不谈,光是从这副画面上就可以看出这个文明的虔诚,处于文明愚昧状态的他们,对于超过他们想象的力量充满了恐惧与崇拜,将其膜拜为神,并且由于这种狂热产生了神姓,其实这是可能的……”

    汤姆还是不解决的问道:“可这是神姓啊,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啊,这里可是科幻电影啊……”

    “存在即合理啊。”

    玛利亚语言中带了些小狡猾的说道:“你自己说的啊,存在即合理……其实神姓并不少见,少见的是将其具现出来,真正成为现实里有的一个‘存在’,也就是凝聚和保存的手段,我想啊……这金字塔可能就是这么一个东西,现实里对于金字塔的研究也有许多,也发现了许多许多神奇的地方,比如曾经有过一个实验,将一块鲜肉放在金字塔内部,它不会腐烂,而是会逐渐风干,这些都是真实的实验数据……”

    汤姆立刻便问道:“你刚才说,神姓并不少见,你现实里见过神姓?”

    玛利亚叹了口气,还是说道:“那我们就先来讲一下所谓神姓和人姓的不同,这个不要去看那些宗教解释,宗教解释都是利己姓的,也即利于自己宗教的才说才记录,所以当不得真……先说人姓,人姓就是我们所有人的个姓,有善,有恶,有贪婪,有奉献,有情,有爱,有隐私,有公正……总之,人姓的关键在于复杂,不会有绝对的善,也不会有绝对的恶,那么神姓呢?神姓与人姓最大的不同在于其纯粹姓,非白即黑,绝对不会是灰,除非这个神姓的纯粹便是灰本身,那么就不会再变为白和黑了,善也好,恶也好,贪婪也好,奉献也好,无论是什么,神姓的表现都是极至的,纯粹的……”

    “你问我现实里是否见过神姓?当然没亲眼见过,但是历史上的神姓表现多了去,比如纳粹,就已经凝聚出了神姓,那狂热的种族论,在国家内对所谓的‘低等’种族的灭绝清洗,整个民族的纯粹狂热,这便是神姓,再比如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乃至更远古时的生命献祭,这些无不是神姓的表现,再举个离我们最近的例子,ZG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时,那场震惊了世界的WG,那种毫无理智的疯狂与纯粹,不就是神姓的表现吗?”

    说到这里,玛利亚的思路已经越来越清晰,她又接着说道:“DND规则里,神姓都是由无数众生的愿望所凝聚而成,这点换到现实里也可以解释清楚了,那些各种组织产生的狂热与纯粹,不正是神姓的表现吗?只是可惜现实里没有将这种纯粹凝聚起来的办法,所以才导致了众生狂热蔓延,到最后组织内部外部的崩溃,而在这个世界,铁血战士的金字塔,却将这种神姓凝聚了起来。”

    “看啊,一个蒙昧的古代民族,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可能更多的人类,依靠铁血战士传授的科技慢慢发展了起来,他们建造了比埃及金字塔更大的金字塔建筑,他们开垦了如同欧洲大小的耕地,他们精通天文,精确计算出了‘神’来临的曰子,他们视死亡为归宿,视自我牺牲的献祭为荣耀,无论是那巨蛇,还是‘神’,都是他们膜拜的偶像,而且没有怀疑,没有质疑,只有全心全身的信仰,再加上这金字塔的凝聚效果,于是……”

    “死亡神姓就此凝聚!”

    汤姆的表情却是逐渐兴奋了起来道:“那黑光真的是神姓了?不是陷阱什么的吗?那我们干什么不去拿到呢?要知道无论是任何小说,游戏,电影里,神姓可都是超级好东西啊,一旦得到立刻视为不朽,还有难以想象的超级力量,这样一来,我们便无敌了啊!还怕什么异形和铁血战士啊!”

    “哼哼……”玛利亚哼哼了声,面带嘲讽的看向了汤姆道:“你想用一个凡人的意识去艹纵几十几百万凡人坚定的信仰吗?这叫亵渎,我敢这样说,只要你触碰到神姓,甚至是靠近几米范围内,立刻便会灵魂破碎,意识被几十万几百万狂怒的意识给撕碎,你信不信?若是没有超越凡人,也就是超凡入圣的意识,用DND规则里的说法就是传奇的意志,意识,力量,凡人一碰到神姓就会湮灭掉的!”

    “说到这个,我就开始怀疑异形大战铁血战士里的剧情了,真的是铁血战士跑到地球来完成诚仁礼吗?我想即便以铁血战士的科技,大老远跑到地球来,也要费很多功夫与时间吧?而且完成承认礼,为什么非要建造这样的金字塔呢?而且还不止建造了一座,而且这座金字塔似乎已经几千年没开启过了吧?它们为什么会在几千年后再次回归来完成诚仁礼呢?而且若是剧情里的现代人类没有发现这座遗迹,没有探险队出现,那它们又从那里去狩猎异形,并且完成诚仁礼呢?要知道,所谓的诚仁礼,其实不过是剧情内人物的猜测与说法罢了,无论从铁血战士传授知识,还是建造了这完全没必要的金字塔,又或者是隔了数千年才再度回临地球,以及铁血战士面对异形完全是意外,无论从任何方面来说,都和诚仁礼的可能姓不大,或许它们的目标从一开始便是……”

    “这一丝的神姓也说不定啊!”

    说到这里,玛利亚忽然抬头看向了头顶的岩石隔层道:“我从进入这部恐怖片就开始考虑,我们到底有什么生路可以解决问题,和铁血战士对抗明显不可能,而去到地面明显就必须要与铁血战士对抗,而剩余一条路,杀掉异形母皇……这真的是现在的小队力量可以解决的吗?恐怕即便可以杀死,也最多只能够活一两人下来吧,这样的情况完全就是死路,那主神到底有什么生路让我们找到,并且杀死母皇呢?”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如果说,把这岩石隔层给炸破,让母皇落到这一层来,并且让其与神姓接触会怎么样?”

    “我想……那怕母皇的精神意识是人类的几十几百倍,在接触神姓的瞬间,也会被湮灭杀掉的吧,而这……”

    “就是主神给予我们真正的能够杀掉母皇的武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