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必死生路

    高爆手雷轻易将厚达三四米的岩石墙壁给炸穿了,这毕竟只是岩石而已,又不是厚达三四米的钢铁墙壁,别的不谈,光是韧度便是不同,岩石遇到这般剧烈爆炸时是会粉碎的,即便吼达三四米,而且是大青石组成,但是在高爆手雷的定点爆破下,还是立刻被轰开了一个大洞来。

    除此以外,楚浩等人更是占了一个大优势,那就是楚浩的通讯术查知了三名铁血战士的位置,然后他通过心里默算彼此距离与铁血战士的行走速度,虽然可能有少许误差,但是他可以保证爆炸可以在铁血战士靠近三到五米时发生,那时爆破的冲击波,以及爆裂的岩石肯定会冲击到它们,当然,依照铁血战士的体质与铠甲强度,这样的冲击与爆破还无法杀死它们,甚至可能连伤害都做不到。

    但这已经足够了,光靠这爆炸的突袭,至少可以为众人争取到五到十秒的缓冲时间,这期间中,张恒应该可以射出两到三发箭矢,在这样的通道场合中,这两到三发箭矢足可以让一到两名铁血战士死亡,至少失去战斗力,如果运气好,三名铁血战士都可能被杀死,当然了,依照张恒那种不死,但是任务大多数失败的奇怪运气来看,楚浩认为重伤铁血战士的可能姓更高一些。

    但这也已经足够了……

    混乱,占据更强威力的远程攻击,同时趁着混乱冲入近处的J,这一切因素联合起来,若是还不全灭了对方,那就只能够说明他们这帮人太过无能了,那还去杀什么异形母皇啊,全部自杀得了。

    暴炸余波被挡下来的一秒后,楚浩立刻闭上了眼睛,同时开启了基因锁,在他脑海里以最快速度开始观想法术模型,这是一个1级魔法,名字叫作敏锐神经,从兑换的字面意思来看,增强目标在战斗中的神经反应,给予其先攻权检定+5加值,虽然楚浩对于先攻权鉴定+5数量单位还有疑惑,但是这个魔法明显是增加神经反应力的,而这点……恰好最适合J!

    (快一点,再快一点,这个法术必须要J越过我前传递给他!)

    楚浩已经把所有的意识都调动了起来,这是一个1级魔法,其法术模型比0级戏法要复杂了许多,虽然比魅惑人类这个魔法简单了些,却也不是一两秒内就可以观想出来的,而此刻在楚浩身后的J已经从爆炸的余波中醒转过来,接着就见得他手腕上猛的嘶响,两根腕刺猛的弹射了出来,下一秒他就举步向着爆炸处抬脚奔跑了去。

    (两秒……三秒!)

    “敏锐神经!”

    楚浩第一次的,将1级魔法的施放时间压缩到了三秒范围,终于赶在J几乎越过他向前冲时,猛的一指点在了J的后背上,一瞬间,一股无形的能量输送到了J的身体上,J的速度仿佛都变快了一样。

    或许楚浩还不清楚这种变化,但是J的感受却是非常明显,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脚步仿佛都变慢了一般,但是很快的他就感觉到了,不是自己的速度变慢,而是他的反应力增强了,而且是增强了许多,这种仿佛可以接住子弹的感觉……莫非这就是解开基因锁?难道说楚浩还有可以解开基因锁的魔法?真是万能,不,真是BUG一样的魔法啊……

    楚浩若是知道J现在的想法,估计他会直接气得吐血的吧,还解开基因锁呢,为了在三秒内完成这个触发传递魔法,他现在脑门都有些发疼,但这还不是轻松的时候,虽然有张恒与J已经进入了战场,但是为了预防万一,他还需要这个……

    “克敌机先!”

    这是另一个才强化的1级魔法,效果是在下一次攻击时,获得+20的洞察加值,可以理解为敏锐的感应,类似于第六感那样对于危险的直觉,这是一个只能够给自己使用的魔法,一般在DND游戏中,是法师用来保护自己的一种护身魔法,但若是一个近战职业者拥有了这个魔法效果的话……那么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传说中的脸斗士,或者说拥有超强直觉的不死战士!

    是的,楚浩打算直接加入战斗中,他可不是DND规则中那近战脆弱的法师啊,真要算起来的话,他的近身战斗力远远超过了J,只是平时没必要罢了,若是有必要的话,他也绝对不会惧怕任何近战,比如此时!

    当楚浩终于将这第二个1级魔法也使用出来后,立刻便抽出了鞋子旁的一根三叉军刺,紧随在远处的J身后,一前一后冲入到了依然灰尘弥漫的破洞中,进入后的第一瞬间,楚浩已经大叫了起来道:“停止攻击!我和J已经进入你们的射击范围了!”

    话音落时,迎面一点锐利的刺光袭来,楚浩脑海里顿时出现了危险的预感,同时闪过好几种躲避方式,而且此刻他还开启着基因锁状态,在脑海里自然出现了这几种躲避方式时,同时一种本能的战斗直觉也一同出现,让他明白了在躲避后如何对眼前发出攻击的生物进行反击,这种感觉……

    (对了,之前的敏锐神经是提高身体的反应力,很像是解开基因锁后的能力,而这个克敌机先则完全可以和解开基因锁后的战斗直觉进行互补,大幅度提升解开基因锁后的防御问题……莫非,DND魔法有着什么我不知道的奇怪内幕吗?和基因锁有什么关系不成?)

    这段疑惑只出现了一瞬间,但现在却不是细想这些的时候,当那一点寒芒刺来时,楚浩随着他的直觉扭腰偏头,任凭这点寒芒从自己脸旁刺过,接着下一秒他脚下一动,整个人已经舍身而上,直扑入到了敌人的近前,这是一名高大的铁血战士,身上点点蓝色血液流出,特别是它一条胳膊处出现了碗口大的一个血洞,那条胳膊几乎已经整个废掉了,而且这个血洞似乎已经波及到了肺部,这是非常严重的伤势了,让它只能够倚靠在墙壁上,用另一只完好的手臂紧握尖刺向着楚浩刺来。

    这是一个坚韧的战士……楚浩给这名铁血战士做出了如此的评定,接着下一秒就用手里的军刺直接刺穿了这名铁血战士的脖子,同时军刺用力一拉一扯,几乎将这铁血战士半个脖子都给撕裂开来,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另一边,就在楚浩身后五米距离处,J与另一只完好的铁血战士互相对攻着,那名铁血战士拿着一张锐利的齿轮圆盘,就是在遗迹入口杀掉了李恩?斯特林的那把武器,可远攻,可近战,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所制成,锐利无比,轻轻一划间,墙壁的大青石如同豆腐一样被轻易给切开,J那怕此刻身穿外骨骼装甲,他也绝对不想试一试那一方更坚韧,所以他一直在尽可能的躲避着铁血战士的攻击,正因为如此,那怕此刻已经提高了神经速度的他,在与铁血战士的对攻中,依然处于下风状态。

    与此同时,这处通道的爆炸尘土也已经渐渐消失,楚浩立刻便看到了第三具铁血战士尸体,这是一名大腿处破了个血洞的铁血战士,但是致命伤口却是在心脏处,明显是J使用他的腕刺进行的攻击,而现在就只剩下了唯一一名还活着的铁血战士了,危机基本解除。

    而远处的张恒和阿瑞斯二人,他们也看清楚了现场的一切,张恒立刻便将长弓拉满,打算寻找机会给这只铁血战士来上一发,不过站他旁边的阿瑞斯立刻就阻止道:“等一下,先不忙射击……楚浩,你的想法是什么?我们要饶过这只铁血战士吗?或许带着它一起去杀异形怎么样?这样我们可以得到铁血战士的帮助。”

    楚浩摇了摇头,他默默看了看张恒与阿瑞斯身后的两人,一个白种男人,一个黑白种混血女,是电影里的男女主角吗……

    他握紧了手中的军刺,转过头来,眼睛紧紧盯着那只铁血战士道:“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手上已经沾了它们的鲜血,两只铁血战士死在我们手上,无论我们是否放过这一只,和整个铁血战士集团都已经是不死不休,我想……很可能已经有大量铁血战士在赶向这边了吧?要知道原电影剧情中,铁血战士可是有一种3D立体影象的东西,可以完整放映出整个金字塔地形的,我们已经根本没可能与铁血战士和解,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杀而已!”

    话音落时,楚浩趁着J与铁血战士对击的一个空档,猛的从这只铁血战士身侧直冲而上,在这铁血战士挥手用圆盘斩向他的瞬间,楚浩猛的低头前冲,任凭这只圆盘斩在了他的头发端上,下一秒,他已经冲到了铁血战士的近前,军刺以下向上猛的刺出,从铁血战士的下颚直接贯穿入了脑袋里,干净利落的将这只铁血战士给干掉了。

    直到这时,楚浩才喘息着回过头来,对着阿瑞斯与张恒说道:“我们没办法和铁血战士成为盟友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办法借助它们的力量,我有一个办法,一个可以让我们接近异形母皇的办法……”

    “一个我们都死定了,但是却可以干掉母皇的办法……”

    “一条必死的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