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裂痕与弥合

    楚浩比两组人更晚了近半小时才回到避难所,回来时的他看起来很是狼狈,浑身上下到处是灰尘不说,更有许多地方衣服破损,甚至一些地方还见到了血迹,整个人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

    众人连忙都围了上去,不过除了J和奥萨奇发问以外,一向话多的珍妮沉默不语,连阿瑞斯也只是皱着眉头查看伤口,而没有如往常一样温文尔雅的劝说询问。

    楚浩此刻又恢复了那微笑温和的表情,他扯着嘴角勉强微笑了一下道:“我睡一会,身体估计负荷太重了,有什么事情等我醒来再说吧。”接着他又是一声不响的晕倒过去,只剩下众人在这里面面相对。

    隔了数秒后,J才说道:“阿瑞斯,还是先给楚治疗包扎一下吧,有什么事等他醒过来再谈。”

    阿瑞斯沉默的点点头,接着就开始给楚浩清洗身体与包扎伤口,而珍妮还是略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包扎什么的……我们又不是他那样的冷血,肯定会给他治疗和包扎的啊,但是他也太过分了吧?当时的情况你们都应该看到听到了,我也不想多说,当时就真的只差几秒时间啊,我们若是跑慢一点,或者被什么东西给摔倒了,那我们可就真的死定了啊,这样的事情……”

    “少说两句吧,你还说不想多说,这叫不想多说吗?”J脸色淡漠的说道。

    珍妮顿时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如果她有毛的话一定是直接竖起来,当即大声说道:“喂,搞清楚好不好,是我们差点没命,不是你们差点没命,况且你们就是远远跑开就行,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我可是连续跑了三个地点,几次从爆破中穿过,这样的危险……”

    J猛的一瞪眼,他本就人高马大,这时再一瞪眼,看起来很是凶煞人,他冷声说道:“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危险?你以为爆破小组的我们是在干什么?玩吗?你敢跑到一大堆汽油和各种油料中工作吗?那怕一丁点火星也可以把你炸成无数碎片,你再说这样话试试。”

    珍妮微缩了一下脖子,还是勉强说着话道:“我又没说你们不危险,但是……他在干什么?我们都处于最危险关头时,他似乎是最安全的人吧,我就是想不通了,我们累得半死,可是他却趴在那里看着,下达命令,而且今天还……”

    “够了。”

    一句话是给楚浩包扎完毕的阿瑞斯说的,他面色沉如水的站起来说道:“这点是你说错了,珍妮,他比我们的处境要危险得多,我们在地面上,随时都有躲避的地方,可是他在天台上,只要被外星怪物给发现了,就必须拼着命才能够逃脱,而且一直处于狙击观察状态,疲累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比如今天,你以为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他比我们加起来还要强大,都弄成这样的状态,肯定是遇到了章鱼怪甚至更可怕的事情,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珍妮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是她看到几人都是面色深沉如水,她也没办法再继续说下去了,当即一赌气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也不管在外面的几人到底是什么想法。

    事实上,在外面的几人都是无话无语,除了将楚浩放入他自己的帐篷里以外,其余人都是各干各的,许久都没有任何言语。

    就这样,直到傍晚时分,楚浩才从他的帐篷里出来,出来的他依然带着微笑,就像往常那样温和,而且是真心诚意的温和,这点任何与他接触过那怕一天的人都可以感觉出来……但正因为如此,今天的那一幕才让蜘蛛小组的两个人无法释怀。

    “都还没吃饭吗?”

    楚浩出来的第一句话,然后他就跑到洗手间去梳洗了一番,再出来时就直接不客气的坐到了桌子旁,同时对阿瑞斯说道:“不会都在等我吧,话说难道做了什么好东西来庆祝吗?还不端上来?”

    众人都有些沉默加无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楚浩这样的表情与话语,他们心里反倒是松了口气,接着由伊莱恩与阿瑞斯两人帮忙,开始将晚饭给端了上来,却是阿瑞斯就这里的食材做了一顿尚算丰富的法国餐。

    “那么……”

    等到饭菜上齐,楚浩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珍妮已经气鼓鼓的说道:“先别吃饭,你们都沉默,都要面子,或者都爱讲什么人情世故,我不管这些,有什么话我就要说出来……楚浩,你是智者没错,可是你今天做得太过分了,我要你……道歉!是的,你必须给我和阿瑞斯道歉!今天你们差点要了我们的命,你知道当时有多危险吗?”

    楚浩依然还是一副微笑着的表情,他乐呵呵的打算去拿一个羊角面包时,就被珍妮气不过一巴掌拍在他手上,他也不气恼,拿过面包后也不吃,只是拿在手上把玩,同时说道:“是很危险,如果是说危险的话,那我向各位道歉,关于危险的说法我似乎还没有彻底说清楚……”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珍妮气得双脸都涨红了,她大声咆哮着道:“我是说你在战场上出卖我们的事,你……”

    “出卖?”

    楚浩的声音突然大了一些,不过他立刻便深吸了口气收回了这种声音,而是继续温和的说道:“我没出卖任何人,也没打算出卖你们,若是我要出卖你们,我大可不必布置这许久……很抱歉,让你们经历了如此危险,但我还是那句话,什么事情没危险呢?任何事情都有危险,连我们吃这顿饭都带着危险,我不是神,我所能够做的,就是将利益最大化,危险最小化,当时的情况是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若是我再迟几秒时间,固然你们可以在爆炸前十秒乃至更多时间进入下水道,但是同样的,那只巨大猩猩怪就不会陷入到爆炸最激烈的地方,那么它就必然可以看到你们两个人的踪迹,那样的做法才是真正置你们于死地。”

    “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看待危险的……”

    楚浩拿起面包轻轻咬了一口,等吞下去后,他这才慢慢说道:“我曾经说过,我从不赌博,因为我遇到过太多无法解释的非运气非逻辑姓死亡事件了,所以我从不赌博,任何事情都有危险,但是危险是危险,死是死,这是两回事,凭心而论,两位请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两位在C点时真的是必死结局吗?”

    这一次连珍妮都沉默了起来,隔了半天后,阿瑞斯才说道:“不算,因为在做出这个计划前,你给我们进行了长跑测试,从测试结果来看,无论如何当时我们都该有十五秒左右缓冲时间进入下水道,是这样的吧?”

    “准确的说是五到十秒。”

    楚浩默默的说道:“综合了所有数据后,我特意计算了一下你们在恐惧场合的奔跑速度,以及有可能摔倒时的速度,得到的最终结果是五到十秒,这个时间段是绝对安全的,可能会非常危险,但是危险并不代表绝境,危险也并不代表死亡,仅仅只是危险而已,但我还是想给各位道歉。”

    “抱歉。”

    楚浩认真的说道:“我是真心在抱歉,因为我拿我组织里的标准来要求各位了,非常抱歉,以后再进行计划布置时,我会做出修正与参考……但是我并没有,也不会出卖你们任何人,我所做的一切都对你们解释过了,现在的危险可以换得以后任何恐怖片世界的生存,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你们摸着自己的胸口问自己,你们还愿意听从我的话,进入这次的计划吗?”

    众人又一次沉默了起来,片刻后,阿瑞斯才沉声说道:“即便是经历了这一切,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愿意继续这一次的危险……好吧,楚,你说服我了,我其实也想了很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对我们确实没有恶意,也没有产生恶意的理由,事实上在情况允许下,我们活着才能够对你有最大的帮助,不是吗?相比于下一批的轮回队新人们,至少已经了解我们,以及我们能力的情况下,我们对你更加重要,所以这次的事情真是个意外,也是因为我们比预料的跑得慢了一些,所以我原谅你了。”

    除了珍妮以外,其余人的脸色也慢慢缓和下来,接着开始吃着了食物,而珍妮左右看了看,她又看向了楚浩,发现楚浩正微笑的看着她,她心里莫名就是一气,当即哼了一声,什么话也不说就走入到了自己的帐篷里。

    却是傲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