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破界!

    哈迪斯惊恐的穿梭在神力通道中,这是点燃了神火的神灵,在拥有自己神性布置的地域,譬如神域神国之类的场所所能够使用的快速移动方式,譬如宙斯的雷霆穿梭之类都是如此,这可以说是所有神灵常规下速度最快的移动方式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能够追到和袭击这个状态的神灵。

    但是即便如此,哈迪斯也是满脸惊恐,他时不时向身后看去,就仿佛那身后有着极恐怖的东西存在一样,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都一些生硬,不过另一方面,他的表情也带着喜意,特别是当他看向手下所抓的一大一小两个昏迷男子时,这喜意就更甚了。

    是的,他非常欢喜,因为他得到了进阶到神上神,不用再被位面束缚,不用再被凡人信仰束缚的机会!

    并非是楚浩当时给他所说的那些,确实,他相信了楚浩所说的话语,但是他可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任凭楚浩说了这些就直接相信?他自然是要想办法去证实了,而还有什么能够比向一位神上神,或者说已经临近神上神的存在证实更好呢?

    当他向这位存在询问类似的问题时,这位存在却是陷入到了某种他难以理解的癫狂中,时醒时狂时癫,不过到后来,这位存在还是清醒的向他下达了一个命令,或者说是交易,那就是不再要求他抓住宙斯,为其解开封印了,而仅仅只是要求他能够带来这次进入这个位面的外来者,数目至少一人,人数越多越好,若只带一人,那就告诉他晋升神上神的道路与办法,若是带来两人,则会将其力量提升到神的高端,也即宙斯的层次,若是三人及以上,那么他的实力将会临近神上神!

    哈迪斯是知道这位存在究竟是什么的,宙斯一直对凡人撒谎说这个世界是由他创造,人类是由他创造,这其实全是谎言,真正创造这个世界的是这位存在,甚至连他们三兄弟都可以变相算是这个存在的子嗣,所以他自然知道这位存在到底有多大能,说这位存在是神上神他都信。

    相比于楚浩所说的那些,他自然更加相信这个存在了,毕竟楚浩的那些他只是将信将疑,而这个存在他却是真实知道其实力的,所以在这个存在的指点下,海妖出现时,他便小心潜伏了起来,伺机将这两名进入者给俘虏了,本来他是打算俘虏三个人的,但是他所看到的东西简直把他给吓傻了。

    他居然看到了海妖被暴打,然后被轻松的杀死,而对方仅仅只是一个人罢了,是的,那不是神灵,对方身上没有任何信仰之力存在,也没有被任何东西束缚着,所以说绝对不可能是神灵,自然也不可能是神上神了,真正的神上神他虽然没间过,却在与这位存在交流时偶尔得知了一些事,比如神上神出现时,会天地齐恭贺,出现神音,所以这个人绝对只是人类罢了。

    但是……

    他从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强大的所谓人类,他只是看到那个人类而已,就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就仿佛一个普通人站在一头凶兽面前那样,直扑而来的死亡气息,让他浑身都在颤栗,最恐怖的是,他看到了这个人类男子殴打海妖时,一拳一脚击出,都有微弱的空间扭曲感与撕裂感,更有微弱量的地风水火涌现,当下,他就什么都不敢多想了,只是没命的逃会了冥界地狱深处。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地风水火啊!虽说诸神位面的文明程度很低,但是哈迪斯可是神灵,而且是活了许久的神灵,对于一些宇宙的真理也有了许多了解,虽然仅仅只是本能的了解,并不涉及到相关的理论与系统的认识,但是这也很了不起了。

    哈迪斯就知道,这个宇宙中存在四种基础属性,是构成万物的基础,这便是时间,空间,能量,物质这四种元素了,而在一拳一脚中都带有这四种元素,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个人类的力量已经可以将万物还原为基础的四大元素了,这未免太可怕了吧!要打碎一个东西很简单,但是要将一个东西打散为原子,这所需要的力量就太可怕了,但若是更进一步呢?要将其打散为四大基础元素……这根本就不是普通力量所能够达到的啊!

    哈迪斯真的已经快被吓尿,他甚至根本不敢与那人对上一眼,直接俘虏了两人转身就走,然后一路不停直接回归到了冥界深处,来到了那位存在被封印之处。地狱最深处的一处火焰山谷之中,就见得哈迪斯落到了一处祭台上,紧接这他身上黑色的神性涌动,同时说道:“大人,人我已经带到了,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同时你该怎么给我奖励?”

    哈迪斯说话后,整个山谷一片沉静,而哈迪斯也不慌,就一直站在原地默默等待,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个粗厚的声音响了起来道:“我会传给你一个阵法,你将其刻画在山谷中,然后将这两人放入阵法里,之后你再为我守卫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后,你的任务便会完成,至于你的奖励嘛……”

    说话间,从山谷中一点暗红光芒闪出,直接落到了哈迪斯的身上,瞬间而已,哈迪斯身上的神性猛的暴涨,而哈迪斯则愣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与身躯,好半天后才哈哈大笑了起来。

    “剩余的奖励,等你完成了你的任务后,我自然会给你,现在……去吧!刻画阵法,献祭这两个轮回队成员,让我吸收他们身上的主神位面保护规则,由此超脱出地狱壁障,那时……我将破界而出!去吧!”

    就在哈迪斯狂喜的在地狱山谷里描绘那复杂的魔法阵时,一个男人带着恐怖的杀意与气势直冲奥林匹斯山,另一个男人则坐在一匹雪白神骏的飞马上耍帅中……

    就见得这个男人时不时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又装出一副专注骑马向前的骑士模样,就这样玩闹了好一阵,才叹了口气道:“没人在旁边,这么帅的飞马骑着都没什么感觉了,可恶啊……不对,现在不是耍帅的时候,我要去得到面具才是要紧事。”

    这人正是骑着飞马从地狱回到人间的张恒,他果然没有任何事情的穿越了地狱至人间的壁障,而这飞马的飞行速度真是奇快,比那现实世界的飞机还要快上许多,短短片刻间就已经穿回了人间,而且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那处隐藏面具的遗迹而去。

    只是张恒心里还是焦急得不行,他之前的那些耍宝耍帅举动,不过只是为了平息他内心的惶恐惶急罢了,他甚至都不敢去想此刻的楚浩究竟是何情况了,是生是死,是被封印还是被折磨,这些事情他真是想都不敢去想,现在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尽快赶到遗迹,尽快的得到面具,如此一来,他才能够去救出楚浩……

    就这样,在时间慢慢流逝中,那处遗迹已经近在眼前了,而那种默默的呼唤声,也再度从遗迹深处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进入神庙的一群人,自然是以轻松吊打神灵的瓦罗带队开头了,而他依然仿佛捏小鸡一样捏着赫耳墨斯一路行走,周围人都是不敢多言,那几个轮回军士兵自然是沉默寡言了,而其余该位面的人,他们则是胆战心惊,虽说他们一直叫嚣推翻诸神的统治与残暴,不再信仰诸神,但是无数年来的诸神威压怎么可能轻易就忘记?他们心里其实依然认为诸神才是力量的顶点,生命的顶点,而现在他们所认为的至高,仿佛一只小鸡一样被拿捏着,这种震撼简直让他们无法言语,甚至都不敢多看瓦罗一眼。

    而瓦罗也没有去注意他们,一边向神庙内部走,寻找神庙迷宫里的入口,他一边在仔细观察自己的身躯,同时归纳现在自己还剩余的力量。

    (那里有恢复到七成啊,那不过是安了张恒的心,现在我的实力最多恢复了三成不到,太极图投影是不敢去想,也无法召唤的了,圣枪朗基努斯也只能够召唤出三十秒不到,至于别的……唉,一万八千年,真的太久了,当初眼睁睁看着伙伴们被千刀万剐,我却无能为力,眼下终于回归主神空间,也有了一线希望,同时也遇到了楚浩张恒这样值得深交的新伙伴,无论如何……都要救下他们啊,唉……)

    就在瓦罗如此细思时,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就见得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平台,只是这神庙已经异常残破,许多地方都塌陷了下去,而在神庙下居然是一片火海,这神庙居然是建在了一处火山口上。

    瓦罗一进入到这里,他立刻眼光灼灼的看向了那平台最核心上的祭坛上,在那里,有一团火红色的光亮,瓦罗清楚的感觉到,越是照射这光亮,他体内的封印就越是衰弱,这……就是他能够恢复身体的原因了!

    就在瓦罗急走几步想要立刻去到那团火红色光芒中时,一道箭矢直射向了他的脖子,而瓦罗只是伸手一接,就将这枚箭矢接到了手上,只是他手指一碰到这箭矢,手指前端立刻化为了灰黑色,居然变成了石头,而瓦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从他手指上就涌现出了清之又清的太清气息,几秒之后,手指就恢复了原样,而在箭矢射来处,一个蛇形黑影已经闪入到了附近断壁中,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