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神上神

    楚浩有种想吐槽,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感觉,而且之前那个声音,或者说之前依附在哈迪斯身上的那个意志,说出的信息太多了,以至于他一下子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不过那信息却是让他心里一直以来的一个猜测有了些信的想法出现,当然了,他现在还需要应付眼前这个一脸仿佛被**后不知所措的哈迪斯……

    “如果说,是更高层次的力量让你来到了这里,你会相信吗?”楚浩斟酌了一瞬间,接着他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

    哈迪斯此刻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的双眼中出现了一团漆黑色,整个眼睛迅速转化为了这种颜色,在他身体周围也出现了漆黑色的气息,这样的状态持续大约五六秒,接着他才恢复原状看向了楚浩道:“凡人,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那怕是宙斯也无法让我这样……”

    “那如果是神上神呢?”楚浩只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果然,如他所见,哈迪斯的脸色瞬间就变化了,那种非常震撼,非常吃惊,乃至是非常恐慌的表情。

    瞬间而已,哈迪斯就化为了一片黑影直冲到了楚浩面前,不过或许是他在顾及什么,并没有第一时间攻击楚浩,或者接触他,而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楚浩,冷冷的说道:“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凡人,那怕是你个贤者,也绝对不可能知道神上神的任何信息,所以,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去体验地狱最深处的绝望,相信我,那是任何生物,包括神都不愿意体验的最终绝望!”

    “尊敬的冥王哈迪斯殿下,请相信我,我来此绝对不是为了与你为敌,恰恰相反,我带来了神上神的消息,很重要的消息……”楚浩微笑着道。

    哈迪斯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依然凌厉,一副只等楚浩说出话来的样子。

    “我并非这个世界的贤者。”楚浩微笑着说道。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我想尊贵如哈迪斯殿下,一定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之外还存在着无数不同的世界吧?我就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贤者。”楚浩说到这里,就短暂的暂停了话语。

    而哈迪斯则似乎陷入了沉思,他隔了片刻后才说道:“这么说倒也合理,这个世界,在我兄长的全力剿灭下,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贤者了,几乎所有的贤者传承都已经灭绝,我也是才知道有一个贤者出现,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很强大的贤者,我之前便已经很好奇,若你确实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话,那么这便解释得通了,不过……你的话里有一个漏洞,我并不认为以你的实力就可以跨越世界,要知道,那怕是我们诸神也没有能力单独跨越世界。”

    “是指文明之理吗?”楚浩依然保持着那副从容微笑的说道。

    “文明之理?这么形容倒也可以,不过我们将其称为晶壁,一种隔绝每一个世界间的无形无质的墙壁,那么现在告诉我吧,你是如何跨越晶壁的?”哈迪斯依然死死的盯着楚浩,丝毫没有给他任何岔开话题的机会。

    “这就是我想说明的了。”

    楚浩收起了他的微笑表情,而是露出了一种认真严肃的表情道:“其实世界与世界之间还有更深层次的阻隔,除了要进入彼此世界所需要的巨大力量以外,每个世界还有各自不同的法则,这就是我所说的文明之理了,若是法则不对,或许神去到另一个世界会瞬间陨落也不一定,只有神上神才能够安然无恙的穿越世界,而我则到过一处神上神的陨落遗迹,在那遗迹中,我得到了一件遗物,并且与其灵魂绑定,这才具备了穿越世界的能力。”

    哈迪斯的眼神一闪,他紧接着立刻说道:“让我看看你得到的遗物!立刻!凡人!”

    楚浩心里呵呵一阵冷笑,不过做戏就要做全套,他立刻微微鞠躬道:“尊敬的殿下,既然我敢来见您,甚至之前打算见宙斯殿下,那么我自然是已经有了最彻底的打算,相信我,殿下,没有任何人是白痴,我也同样珍惜我的生命,这件遗物已经与我的灵魂绑定,毁灭我,就会毁灭它,而且这是神上神的遗物,任何非神上神的存在都无法将其从我的灵魂上剥夺下来,您想看,那自然没问题……”说话间,楚浩已经在他面前打开了他半位面的入口。

    这其实也是他在进行的冒险,因为就他从神格中得到的信息中所知,半位面是非常珍贵的,那是连一个位面的主神都无法轻易得到的东西,是全凭机遇与奇遇才可能得到的位面间的珍贵宝物,一旦一个神得到了半位面,那么其便可以有部分本质脱离其所诞生的位面了,当然了,依然还是无法完全脱离,若是其诞生位面消亡,这个神也依然会消亡,但是在此之前,其几乎是难以摧毁的,那怕将其彻底摧毁,他也有部分本质得到保留,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哈迪斯好歹也是这个世界的最重要神明之一,可以算是这个世界三大主神之一了,他也算是强力与见多识广,在楚浩打开半位面的瞬间,他就惊呼的道:“半位面!你拥有一个私人的半位面!?”

    话音声中,就见得哈迪斯化为了一团黑光直冲入了半位面,然后楚浩就感觉到他的半位面里出现了一种力量,只是这种力量太过微弱了,简单些形容,就仿佛他手里握着一个鸡蛋,然后一只苍蝇,不,一只蚂蚁试图从他收里夺取鸡蛋一样,几乎是微不可察的力量,而直到这时,他才松了口气。

    神明是可以得到一个位面的部分控制权的,他们在他们所诞生的那个位面里,本质上就属于这个位面的某些规则具现化与人格化,同样的,对于规则不全的半位面来说,他们也同样可以控制,甚至更进一步,将该半位面彻底化为自己的主场,这就是所谓的神国,真实的神国,而非仅仅之是靠神性虚拟出来的神国。

    所以哈迪斯看到半位面的瞬间,便立刻动手抢夺这个半位面的控制权,但是很可惜……这个半位面其实算是楚浩的兑换物,其所有权已经在主神处进行了“注册”,说是灵魂绑定真不为过。

    楚浩绝对不相信,一个非唯一位面的区区神明,可以从主神处夺取东西,要知道,那怕经过了这么多的轮回世界,也见过诸神,也见过高魔位面,甚至连洪荒位面都已经见识过了,但是楚浩依然不明白主神到底是什么东西,轮回世界跨越了几乎整个多元宇宙的文明之理,让轮回小队无视了科技,魔法等各种不同规则的文明之理,那无穷无尽的兑换物,这已经超过了楚浩最极限的想象了,莫说这土著神明,恐怕神上神都无法触及到这主神之万一吧?

    楚浩压根不觉得哈迪斯可以夺取他的半位面!

    楚浩心里冷笑着,就将意识力投入到了半位面中,就看到哈迪斯已经从黑光恢复为了人形,只是他的形象差到了极点,整个人几乎是弯腰萎靡着,就差点跪在了地面上,甚至楚浩有了一种感觉,只要他下令,那么半位面便会借助主神的力量直接消化了哈迪斯,而且,这对于他的半位面来说是大补品,可以直接补全他的半位面的许多规则,特别是冥土的,生死的,以及负能量方面的规则。

    楚浩微微迟疑,但还是没有关闭半位面出入口,就在这时,一团淡黑光芒已经从出入口冲了出来,一冲出来立刻就化为了哈迪斯的形象,而哈迪斯此刻真是满脸惊恐,隔了好半天后,才努力拿出了一丝威严来,他喃喃的说道:“我感觉到了一股力量,这是一股浩瀚伟大得不可形容的力量……这就是神上神吗?即便已经陨落了,依然如此恐怖……”

    “没错。”楚浩肯定的点头道:“我根本无法控制这股力量,这股力量只是潜伏在我的半位面中,我仅仅之获得了位面穿梭能力罢了,但是……”

    “但是?”哈迪斯看着楚浩,他眼神隐约闪烁,一股凶性与杀意慢慢凝聚了起来。

    “当时去到神上神遗迹的并非只有我,其实更确切的说法,我只是得到了一件遗物,而另一个人,他则真正得到了神上神的遗泽,若是可以杀掉他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从他那里得到控制我这件遗物真正力量的钥匙,所以我需要您的力量,配合我杀掉这个人。”楚浩认真的说道。

    哈迪斯眼里的杀意微微收敛,他微低着头,没有让楚浩看到他的表情,他只是问道:“那我可以得到什么?而且我无法跨越位面,该怎么帮助你杀掉那个人?”

    “那个人会在不久之后来到这个位面。”楚浩立刻说道:“我在这里解释一下,他只是得到遗泽,我想您也知道,只有力量是真实的,那怕是神上神的遗泽也无法让一个凡人成为神上神,所以他要成为神上神,只有依靠漫长时间的累积,又或者……”

    “神性与……神格吗?”哈迪斯已经自行对这一切进行了脑补,他呢喃着道。

    “是的,那个人需要大量的神性与神格,所以他会来到这个位面,然后杀掉您和诸神,吸收你们的神性与神格,但这其实是一个机会,当他可以攻击我们时,我们其实也可以攻击到他,我的这件遗物可以略微克制住他,到时候,就需要您和诸神的力量了,我只要打开我这件遗物的钥匙就行,而其余神上神的遗物全都可以交给诸位殿下们,我有自知之明,没有力量,我根本无法得到太多,所以我仅仅只要钥匙就行,当然了,为了让我能够在诸位殿下得到战果后活下来,所以我希望您能够用您的神名指着冥河起誓,在我离开这个位面前,保证我在这个位面中的生命安全,如此,我才会把那个人来临的时间,地点告诉于您,同时,也会在与他战斗时克制于他。”楚浩立刻说道。

    哈迪斯这时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左右走动了起来,隔了半天后,他才说道:“冥河誓言,你居然知道冥河誓言……那么你也一定知道,冥河誓言只对神,或者半神这样的具备神性的生物有用,这只是一个单方面的誓言,确实可以约束我,以及保护你的性命,让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更加融洽,但是……又该怎么样才能够约束你呢?”

    “这就无法了。”楚浩摊了摊手道:“不过我又能做什么呢?您和诸神,你们都是神明,你们想要杀死我随时都可以,而我那怕是违背了誓约,我又能做什么呢?弑神吗?还是抢夺遗物?从诸神手中抢夺遗物?所以,这个誓言是否要发出,我们的盟约是否成立,您其实完全可以自决。”

    哈迪斯抬头默默看了楚浩一眼,他才低沉的说道:“我也可以现在就抓住并且杀掉你,然后再从你的灵魂里找到一切,我可是冥神啊!”

    “我可是有半位面。”楚浩立刻微笑了起来,他轻声说道:“我可以随时进入半位面里,不是我小看殿下,恐怕,集中了诸位殿下所有神的力量,恐怕也无法破坏我所在半位面的分毫吧?我之所以需要殿下的誓言,是希望在战斗发生时,不必防备着诸位殿下,仅此而已。”

    好吧,楚浩又胡说八道了,他的半位面其实脆弱得不行,哈迪斯刚才是想要夺取半位面,若是他换一个方式,只是破坏半位面,那么根本不会感受到任何主神的力量……

    哈迪斯又一次沉默了,他这一次沉默了许久,似乎想了许多东西,他这才呼了口气说道:“我现在以我冥神哈迪斯的名字,指着冥河起誓,只要眼前这个凡人在战斗中与战后将属于我的那一份战利品给我,那么我就保证他在还没有离开这个位面前的生命安全。”

    (呵呵,语言漏洞吗?属于他的那一份战利品……到底是那些?也包括了我的半位面吗?呵呵……不过也无妨,反正,他终于是入局了。)

    就在楚浩心里冷笑不停时,哈迪斯发了誓言后又说道:“对了,最后一件事,关于神上神与降临者的事情,除了给我说以外,不要告诉其余任何一个神,否则只有我发了冥河誓言,他们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我想,你也知道宙斯已经对你发出了必杀神谕了吧?”

    楚浩立刻做出了为难的表情道:“若是如此,就靠您和我的力量,我们恐怕无法对抗那个人啊,他毕竟有神上神的遗泽……”

    “无妨……”

    哈迪斯转过了头去,他身体再次化为了黑光,接着直接飞向了远方黑暗中,只有他的声音传到了楚浩耳边。

    “除了我的兄弟们,这个世界,还有更搞层次的力量……那是比宙斯更伟大,最接近,或者说就是神上神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