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封神!

    楚浩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他似乎在沉思,似乎在想着什么,张恒也不催他,就这样隔了好半天,他才继续说道:“我再重复一句,这其中有许多只是我单纯的推论,依照现在我已经有的信息所进行的推论,所以正确与否我不敢保证,只能说,以我目前的信息,以及我的推论来说,是我所能够得到的最可能的正确答案了。”

    “张恒,你可知道一个很有趣的外星人悖论,名字叫作费米悖论,大意是说,如果真有外星人的话,那么他们在那?因为人类自建立文明以来,顶破了天五千年,或者往多了说,一万年的文明,就已经发展到了可以将探测器发射出太阳系的地步,虽然宇宙确实是极其庞大,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大小,但是也要知道,宇宙的年龄也有一百三十多亿年了,就算银河系有十万光年这么庞大,若有一个同河系的外星文明比人类提前一亿年发展出来,一亿年时间也足够让这个文明跨越整个银河系到达地球了,但是他们在那?他们为什么没来到地球?原因何在?”

    楚浩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看着张恒那张略带疑惑的脸,他又说道:“看来你知道这个费米悖论,那就更好解释了,这里之所以提到这个外星人的悖论,原因是想说明一个……拿我们现实世界来举例子,我们现实世界只发展了几千年,我们的文明已经进步到了二十一世纪,而电影世界里的未来科技位面更是有许多,譬如机械公敌,譬如星际之门什么的,这些都算是未来高科技位面,那么……”

    “这么多无穷位面,无魔,低魔,中魔,高魔,乃至是那唯一超魔位面……这么多位面,这么多年,多元宇宙的年龄我不知道,那就按照我们现实世界里,科学家测试的我们现实宇宙的可能年龄,一百三十多亿年吧,这么多亿年之中,这么多无穷位面里,难道就没有发展出超级强大,那种不可思议强大的文明吗?”

    “我的猜想中,这样的文明肯定是有的,甚至不只一个两个,当然了,具体是多是少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只能够猜测,有这样的文明出现过,并且存在过,这是从概率上而言。”

    “还记得我以前和你提起过吗?一个位面发展到极限后,必然是会向外发展的,这其实是熵值的必然趋大化,也即一个封闭系统中,熵值必然是会增大,若是要保持低熵,那就需要从外掠夺或者获得,文明的发展必然是是会持续性的向外扩张的,一个位面发展到了极限后,下一步必然是跨位面,无论是交流也好,殖民也好,还是战争和掠夺也好,整个多元宇宙走向大位面时代,走向无限世界必然是一定的!”

    “但是为什么现在没有出现这样的以位面为单位的文明交流?我想,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文明之理的存在,让每一个位面间出现了绝对性差异,或许单独个体可以彼此交流与互换,但是作为文明主体来说,文明之理是无法跨越的隔绝线,这就涉及到了推论的第二步,文明之理的构成。”

    楚浩说到这里时,看到张恒已经有些不懂了,他就笑了起来,招呼张恒喝了几口水,他接着才说道:“不要觉得繁琐,这些其实都是推论的过程,因为信息过少,要结合已得到的信息,以及从这些信息中推导出来的可能性,以及我们所经历的,还有轮回世界,主神空间的特殊性,这些都是必须的,你且听我慢慢道来吧。”

    “刚才说到了位面发展的规律性,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吧?那就是我在惹鬼回路世界里,短暂的成为了那个世界的天道,或者说文明之理本身,所以我清楚看到了那个位面的大小,那个位面仅仅只有一个太阳系大小而已,所观察到的宇宙,其实是更大宇宙的投影,太阳系之外那个位面就已经到了尽头,那么以我们现实世界为例,若整个位面也是这么大小,实际上只有太阳系,甚至只有地月系,连太阳都属于大宇宙投影,那继续发展下去,人类恐怕只需要一千年不到就会占据满整个位面吧?那时,这个文明将会怎么做?”

    张恒想了一下就说道:“既然内部已经发展到了尽头,那肯定是向外发展了,否则就只可能是内部自我毁灭。”

    “没错。”楚浩点了点头道:“我之前便说了,一个封闭体系内,熵值是会逐渐增加的,也即其内部是逐渐从有序向无序的发展过程,若是无序到了一定程度,便会爆发内乱,这点在古代中国历史上简直是比比皆是,那样就只能够是内部分为许多个组织,然后彼此间抢夺熵,以**毁灭与组织毁灭为目的,最后剩下来的低熵组织,又一次成为大统一王朝,除非是向外拓展,向外掠夺低熵值,如此才可以持续性发展,那么大位面时代是必然会到来的。”

    “那为什么到现在,大位面时代都还没到来呢?这是其一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便是之前我提到的电影位面的不可思议性,现在就不再重复,你若忘记了,就再回忆一下之前我所说的。”

    “然后是第三个疑点,也是最后一个疑点,那就是文明之理了,我刚刚就说了,我在惹鬼回路里成为了那个位面的文明之理,虽然是极短暂的,但是我确实窥视到了一些秘密,再加上我得到的神格,以及我自己的推论,我对文明之理的组成有了一定的了解。”

    “首先,文明之理并非是在智慧生物出现之后才有的,而是一个半位面进化为位面的同时,这个位面便具备了其独特的规则法则,若是要用科学的术语来说的话,那就是这个位面,这个世界有着其特有的宇宙常数,物理法则,等等规则之类,这些都属于文明之理范畴,我将其定义为天道,而智慧生命出现后,依照该位面的规则而发展出文明,譬如无魔位面,低魔位面,中魔位面,高魔位面,可能发展出科技文明,半科技半魔法,或者半科技半斗气文明,譬如蒸汽庞克文明之类,再向上,就是将斗气或者魔法繁荣到极致的斗气或者魔法文明,再向上,就是所谓的反朴归真,通过斗气,魔法,或者修真什么的,找到了更直观的宇宙真理,从而发展出的斗气,魔法,修真科技文明,如此种种,我将这些智慧生物所发展出来的该位面独特文明,称之为人道。”

    “所谓的文明之理,便是由该位面的泛意识所组成的天道盖亚,以及智慧生物发展出的文明,所组成的类似蚂蚁或者蜜蜂样的集体意识,人道阿赖耶识,而文明之理,便是由天道盖亚与阿赖耶识所组成的。”

    说到这里,楚浩忽然看向了张恒道:“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在惹鬼回路文明之理具现化出来,并且开始被破坏时,你所看到的文明之理是什么样的?”

    张恒愣了一下,他回忆着道:“似乎是很多人面孔之类,或者是各种宗教或者文明图腾?”

    “没错。”楚浩点了点头道:“我所看到的也是这个,那些人面孔其实有些很熟悉,是历史上各个文明的英雄,圣人,或者是某些文明的开启者,而那些图腾也很熟悉啊,十字架我都看到了,莫不是人类文明中占据了极重要部分的东西,那我就想问一下……人道的都出现了,那么天道的呢?”

    “……你该不会想在文明之理上,具现化出质能方程式吧?”张恒有些无语的看向了楚浩道。

    楚浩摇了摇头道:“不,肯定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人道都有其具现化,或者说文明之理上几乎全是人道的,天道的呢?构成文明之理的两大部分,另一部分呢?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在我成为那个位面的天道的短暂瞬间,我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天道意识的存在,反倒是人道的泛意识我感觉到了,当时我还不明所以,而在这一次的猜测推论中,我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在许多许多年以前,我不知道具体年岁,总之可能是许久以前了,有文明,或者有大能,破坏掉了整个多元宇宙的天道盖亚,由此,整个多元宇宙的天道盖亚泛意识就此消失,我不知这个文明或者大能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是文明发展到了瓶颈,需要进入大位面时代而做的奋战,也可能是这个文明或者大能做了什么,引起了天道盖亚的极端反噬,总而言之,过程我们就不猜测了,我们只谈结果,结果就是,这个文明或者大能将多元宇宙的盖亚给破坏掉了。”

    “而失去了多元宇宙的盖亚,也即文明之理失去了天道那一部分之后,整个多元宇宙只剩下了人道来支撑位面与位面的屏障,由此也导致了人择位面的产生,因为文明之理只剩下了人道嘛,当一个位面开始辉煌后,其必然会开始探测或者进入别的位面,他们就会产生想法,他们就探测到,而只剩下人道的文明之理无法隔绝这种人为的探测,从而导致了剧情位面的产生,也即,当别的位面产生出‘恩,应该有电影世界吧?毕竟是无穷平行世界……’这样的想法时,于是电影世界就产生了,但这本质上,是一种被扭曲了的位面,是被别的强大位面所干涉,所影响的一种扭曲,事实上,我的另一个猜测是……电影位面本质上就是一种模因!”

    “同样的,因为失去了天道的平衡,只剩下了人道的来支撑文明之理,所以当人类文明健康发展时,或许文明之理还勉强可以支撑,但若是人类文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崩溃时,该位面的文明之理就会崩溃,或者说逐渐的崩溃,崩溃的文明之理碎片就会因为之前我所提到的人择原因,依照人类所散发的思想,其想象,或者潜在的恶意,导致其模因化,这就是模因的由来了。”

    “这样的情况或许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也即意味着多元宇宙本身正在走向扭曲,噩梦,无逻辑,无秩序的模因化,所以那个毁灭了多元宇宙天道盖亚的文明或者大能,他们肯定要做出补救,这个补救就是……”

    “制造出人造的天道盖亚!并且是由他们所控制的天道盖亚,就如同世界本没有神,那就由文明来封出一个神来,而这个人造的天道盖亚……”

    “就是主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