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核心

    不知道为什么,张恒显得有些魂不守舍,一直到这山谷中都没有一句话,整个人有些呆呆的,这完全与以往的他不同,而直到众人在这山谷中扎下营地后,他才急急跑到了楚浩的帐篷中,先是小心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偷听后,这才严肃的地楚浩说道:“刚才你说主神是盖亚,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我要听到详细的推论过程。”

    楚浩有些诧异,说实话,他几乎没见过这样严肃状态的张恒,这是很少见的,除了在当初魔戒里闪光一现以外,平日的张恒都是一副搞笑不正经的样子,就是那种不担心死了,不担心接下去会如何,只尽自己兴就行的人,而这次为什么这样严肃呢?

    张恒明显看出了楚浩的疑惑,他认真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想知道,但是在刚才听到你提起主神即是盖亚这句话后,我心里忽然很激动,莫名其妙的激动,而且脑海中似乎有声音出现,要我无论如何都搞清楚主神到底是不是盖亚,若是说得直白些,我觉得,主神是不是盖亚,对我找回十八岁以前的记忆很重要,我心里的感觉是这样告诉我的,而这感觉也从没有欺骗我,比如我绝不会死,也是这感觉告诉我的,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结论到底是怎么来的。”

    张恒的身世异常离奇,他没有以前的任何信息记录,也即是他十八岁之前的任何信息记录都没有,就仿佛是突然凭空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若光是如此,也可以认为是山村野地里的人,譬如亚马逊河流域的原生灭亡部落什么的,这样的人不是说没有,但是确实少得可怜。

    但是张恒不一样,自他出现,便拥有城市文明所需要的一切技能,语言,科技,常识,他都具备,而且还不单单如此,他有着超过常人的战力,本身就是精锐级特种部队士兵那种水准的,更有一手让人惊艳的弓箭技巧,这让他得以顺利加入世界上的黑暗面,也即杀手行列之中,虽然因为他那不可思议的运气影响,一直混得异常惨淡,但这是非战之罪,总得来说,要训练出张恒这样的人,那必须得是大组织系统化的训练才行,那可能平平白白就出现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而且这个普通人还没有十八岁以前的所有信息,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自张恒加入到轮回小队后,楚浩就从没放弃过寻找到他以前的痕迹,但是即便是依靠叛逆者组织那几乎覆盖全球的势力,也居然没有找到那怕丁点端倪,所以到最后,楚浩只能够做出两个可能性假设。

    第一个假设是,张恒的来由与c组织,甚至x组织有关系,也是类似楚浩这样的实验体,但是有一点问题在于,楚浩他们清楚记得在c组织中的一切,而且c组织也从没放弃过抓捕他们,但是张恒没有,c组织与x组织全都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第二个假设,则是张恒是穿越者,这倒不是搞笑,自从知道了多元宇宙的存在,位面与位面间的存在以后,楚浩就有了这方面的假设,或许张恒是因为那亿兆分之一的几率,在自然形成的时空乱流中突然穿越到了这个位面里,其实他是另一个位面的人也说不定。

    而此刻,张恒却是如此的说,这让楚浩不得不对他的猜测有了迟疑,另一个猜测则出现在了他心里……莫非,张恒的来历和主神空间有关系?

    楚浩想了想,也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结论其实也只是我根据目前所得到的信息进行的推论,是否真实我也不敢完全肯定,或许有错误,如果你一定要听的话,那么告诉你也无妨。”

    “既然要说完整的推论,那么首先要说的,你认为这个轮回世界是怎么来的。”

    楚浩想了想,就这样问向了张恒,而张恒愣了一下就说道:“主神制造的吧?或者是自然形成的?总之这事肯定和主神脱不了关系。”

    “不,恰恰相反,我所推论出的是另一个可能性,这就是所谓的人择宇宙……”

    与此同时,就在楚浩与张恒的这番话对话时,在距离他们极其遥远距离,不,已经不称之为距离了,那是无穷位面之远的地方,那里是一处位面与位面的夹缝,是本该什么都没有,时间,空间,能量,物质全都没有的虚无之中,一个身穿普通休闲服的青年坐于其中,他正双眼无神的遥望虚空,也不知道是在看些什么。

    “哥哥……话说没关系吗?计划上,他不应该这么早就猜到主神的秘密,这会给他未来的难度加大,变数也会增加……”

    在这青年旁边,有一团莫名形状物,无形无质,却又真实不虚的存在着,这莫可言说物呈人身蛇尾状,伟大浩瀚到不可思议,仿佛它本身就代表着无穷无尽一般。

    青年双目回过神来,他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道:“娲,你要知道一点……他不是我的玩具,虽然他是封神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但是这并非说明他是我的棋子与玩具,并不是的,我也从没想过要拿捏他的人生,不管你,还是你们信与不信,昊在我心中是最尊敬的人,没有成为领袖,是永远也无法知道将要背负着什么,将要放弃些什么,而他,是我们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没有之一,不要去以成败而论,我非常尊敬他,只是……”

    “封神计划才是最重要的,相信即便他知道了真相,也绝对会支持我的所有作为,这点其实无论是你,还是你们,全都是心知肚明的吧?只是,我是道标,有些责任必须要我来负担,有些事情必须要有我来做,所以你们才在担心着,担心未来的道标偏移,担心我会发生什么变化,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这种种的担心,才造成了眼前这一切的情况,不是吗?”

    “但是!”

    青年脸上微微露出了带着苦涩的笑意,但这苦涩笑意不过一瞬即逝,他的表情接着便严肃了起来,充满着皇者大气的说道:“但还是那句话,我是道标,我是人皇,关于人族的一切我有最终决定权,那怕是昊,那怕是古,那怕是钧,也必须服从我所定下的道路,至少在事实表明我的道路是错误的之前,他们必须服从,否则他们就是人类叛徒,这点从我登位以来已经证明了无数次,我想不需要我再一次证明了吧?”

    人身蛇尾的不可名状没有任何反应,虚空中也没有任何话语,就仿佛青年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他所说话的对象都默认了他的话一样,整个虚空一片沉静。

    “封神计划,最终核心依然是关乎我们人类的所有命运,我的大愿,你们从洪荒时代奋斗至今的努力,以及这多元宇宙的未来,所有的一切尽在封神计划中,而他就是封神计划最重要最核心的一环,所以,我最终还是这一句话……”

    “关于他的一切,关于封神计划的一切,都必须按照我的道标来进行,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如此,否则,我不介意再演一次镇压一切,就如当初的九头氏之乱那样,话语无用,须得手上才见真章……”

    “无论任何人也好,若对我的道标有意见,你们随意可以来做过一场,任何人……”

    “我,就在这里!”

    楚浩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他正在试图给张恒解说他所推论的这一切。

    “……所谓人择宇宙的理论,其实现实里也只是一个没有经过完整验证的可能性理论罢了,不过我的推论中确实有这个理论出现,所谓的人择宇宙理论,也即是这个宇宙是因为我们人类看到了如此,所以才会是如此这个样子。”

    “当然了,那只是现实世界的理论才如此,因为那里除了人类以外没有别的智慧生物了,所以这个人类只是指人这个物种而已,但若是换到了多元宇宙,我们所见过的非人类智慧生物也有好多了,外星人也有,所以我就把这个人类的概念换为所有智慧生物,也即多元宇宙之所以是如此,是因为有智慧生命探测到了,知晓了,认识到了,所以它才如此。”

    “我们姑且不讨论这个理论的对与错,也不讨论这其中的细节,若你想要知道这个理论,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后去查各种搜索引擎,我这里就不多说,我想说的是……”

    “轮回世界,或许是因为我们‘认为’应该有电影世界,所以才有了电影世界的各种位面,而主神,或者说我们轮回小队,其目的其实根本不是维护电影世界,而是要摧毁电影世界!”

    “不,这么说或许有些错误,更准确的表达是……我们要做的是,让电影世界的‘电影’剧情消失,让世界回归到正常的,普通的,没有任何剧情的世界,这……”

    “才是主神赋予我们轮回小队真正存在意义!这,也是权限的来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