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半神之迷

    当楚浩说出了他要当人皇的打算时,由这处位面中顿时散发出一阵无形的,甚至整个多元宇宙绝大多数,几乎全部生物都无法察觉的波动,这波动以这个位面为中心,开始向着整个多元宇宙散播了出去,速度快得无法形容,这已经不是光速什么可以形容的了,而是某种直接在多元宇宙内部以位面为单位传递的无形信息。

    而当这波动散播到了某一处位面与位面的间隙夹缝中时,在这位面与位面之间,生命根本无法存在的不知名处,一个身穿休闲服的青年正闭目坐于此,在这青年脚下是五种颜色来回交替,在其四周则是四种似乎是生物,又似乎是图形的东西来回转换,当这青年感受到了这股波动时,他的表情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似喜似悲,似怒似忧,说不清楚。

    “人皇……吗?”

    在这青年的旁边,还有一团意志存在,这团意志无形无质,但是却给任何人一种存在感,仿佛是一蛇尾人身的美女蛇的感觉,虽然看不到,没有形质,但只要是个生命来到这里,都会立刻说出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奇怪得不行。

    这团意志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哥哥……人皇……”

    “恩,人皇……”

    青年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其实认真来说,自昊出世,人类有了崛起希望开始,人皇该有三次机会出现,第一次便是昊,只是天道不公,盖亚为私,昊的陨落断了这一次的机缘,再那之后,便应该是九头氏……只是奈何,他却是那样的抉择……第二次机缘也被断绝。”

    “所谓事不过三,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些有妄想的人,还辩解说九才是极数,其实三便已经到了尽头,不然为什么自世界之后,古与钧一证了内宇宙,这么多年过来,惊才艳艳的人不计其数,却始终无法踏出那最后一步?因为三已经是尽头了,所以那怕到了现在,我们人类也只有三皇,任凭你如何挣扎,如何强大,没有了便是没有了,你看这亿万年过去,天庭如何挣扎疯狂,没有第四皇便是没有第四皇。”

    “同样的,人皇是人类崛起的必须,但机缘便只有三次,第一次是昊,第二次是九头氏,第三次若再失去,那人类莫说是崛起了,能不被逆袭的万族给灭族便已经是大道保佑,其实娲,你是知道的……我不想当人皇,这是威能,也是枷锁,若没有人皇这道枷锁,我的成就远不止现今,但是那已经是最后的机缘,我不顶上去,谁人能够承担下这个重任?搞笑愤青三人组?还是一直是万物信我吧组织首脑的那两个家伙?又或者是那个被自己谎言欺骗,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的老耶?还是那些为了权势而开始堕落的家伙?我不得不顶上去啊……”

    说到这里,青年叹息了一声,这才继续说道:“可是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可能再退下来,上去容易下来难,我若没有了人皇之位,虽说不可能陨落,但是从头坠到尾,甚至直接坠到无尽深渊都是轻的,你也知道那个与老耶儿子争夺权能的路西法吧?从九天直坠向地狱,若是我退下来,恐怕是从九百九十九天直坠向地地地地地……狱了吧?所以我是唯一人皇,人皇也只能是我,这点是绝对无法妥协的事情,不过我其实并不担心他,虽然他是唯三中有资格成为人皇的人选……”

    “但他的心中大愿,我们都懂,他志不在人皇,整个多元宇宙,区区一个即将破灭的小位面人皇,根本与我无损,人类气运共振中,人皇数量还少了吗?只要不是他脑残到宣称自己是多元宇宙人皇,这些都无妨,我并不担心他,我担心的是……”

    青年还没说完,那意志已经先一步说道:“天庭吗?你担心天庭在这次里看到希望,然后做出什么动作来?”

    “也有天庭,也有万族,但是我更担心的是……”

    说到这里,青年没有再言语,而是单手一指,莫大威能直接破开了位面,而且是近乎无穷位面的阻隔,在其手指正前方,三团清之又清的气息存在,一团纯粹的圣光存在,两团金色佛光显现,一团无法形容,似乎随时在改变,却又似乎永恒不动的更庞大气息,这团气息甚至还超过了青年本身,最后一片,则是密密麻麻许多团气息,虽然远不及之前那些气息庞大宏伟,但是这些气息似乎是靠在一起的,形如一个整体一样……

    “我担心的是,他的抉择,会让人类内部的道路发生改变啊,若真如此,那么作为道标的我,或许就必须再演一次镇压天地万方,镇压宇宙洪荒的旧事了……”

    而这一切,楚浩并不知晓,他还在心里完善着他的许多计划,可以说,这一次是他有生以来布局最多最广一次,涉及到了许多许多,这实在是考验他的布局能力,好几次都打算直接戴上眼镜,不过想想还是忍了,到布局正式开始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还可以进行调整。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时分,众人打了一头小鹿,还有珀尔修斯捕了三条鱼,勉强也够在场所有人吃个半饱了,而吃过饭之后,这些人便开始了休息与闲扯,看起来倒也算悠闲,不过在休息片刻后,那名队长便找到了珀尔修斯,要他和自己练习一下剑术。

    珀尔修斯的加入,本就让这群领悟了斗气的士兵们不屑,即便他是半神,但是之前还是一个渔夫的儿子,从没有学习过任何战斗技巧,甚至连斗气都没有,这如何能够让这些心高气傲的精锐士兵们服气?时不时对他找茬已经是常有的事,更有甚者还会对他动手动脚……当然,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而是真正的小摸小打。

    这时队长要与珀尔修斯对练,那些士兵们顿时都是起哄,珀尔修斯也是不服气,就拿着武器与队长对峙了起来。

    队长调整了一下护腕道:“你以前用过剑吗?”

    珀尔修斯脸色发沉的回答道:“没机会使用。”

    队长笑了一下,开始挥舞着剑道:“我知道,渔夫的儿子嘛,现在,左脚向前,动作要流畅,要把武器当成你的一部分,身体注意保持平衡,别跌倒了……”

    说话间,队长已经脚下一出,将珀尔修斯给摔倒在地,同时他的剑也已经指向了珀尔修斯的喉咙,这才说道:“若你跌倒了,那你就完了。”

    珀尔修斯呼了口气,看着队长后退,他刚要放松爬起来时,却不想队长猛的一剑砍去,他只来得及用剑抵挡了一下,接着就不由自主的向后翻滚,躲开了队长接下来的攻击,但是队长丝毫没有停止,而是继续用着力量向着珀尔修斯攻击着。

    珀尔修斯翻滚与躲闪的动作越来越灵敏,渐渐的,他双眼一片茫然,动作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轻易躲开了队长的攻击,而是借着一次队长用力过猛,直接闪到了他身后,也用剑对向了队长的脑后,他这才呼了口气,同时双眼不再一片茫然,只是浑身微微颤抖的说道:“不要再继续了。”

    队长却只是微微停顿了一瞬间,紧接着,他的手臂和剑上都带着了光芒,居然使用出了斗气,速度与力量顿时大增,一闪开珀尔修斯的剑,回身一剑就将珀尔修斯给劈开了两米开外。

    珀尔修斯顿时怒吼了声,他的双眼再一次一片茫然,甚至身上肌肉都有了微微鼓起的感觉,这还不算,虽然很微弱,但仔细去看的话,可以看到他的剑上也带着了光芒,就这样,他迎着对方疾冲而去,速度快得队长都有些无法反应,几乎是一瞬间而已,他手中的长剑一旋一转,直接卸下了队长的长剑,将其抛飞了出去,直接刺穿了一棵大树,直到第二棵树时才钉在了上面。

    顿时,周围所有人一片沉静,都有些发愣的看着珀尔修斯,而队长的神色也是慎重无比,他呼了口气道:“你体内有一个神……记得在战斗时带上它。”说完,慢慢偏转珀尔修斯竖在他脖子上的剑,接着直接回到了士兵群中去。

    与此同时,张恒或许还没什么感觉,而闭着眼睛的楚浩却是眉头微微皱着,他又感觉了一下,这才真的确定。

    “神性……不,不是他自己的神性,而是如同我一样,从外得到的别处的神性……”

    “这……就是半神的秘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