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贤者危机

    楚浩自己都没预料到,这个贤者的名份来得如此的简单,不过从另一方面来想,这确实也是有可能的,如果他的某个猜测推论是真实的话,那么这一切不过只是开端罢了……

    国王恭敬,贵族恭敬,连同周围的民众们都是恭敬,这种恭敬甚至已经带着了许多不自然,因为他们似乎连一丁点的怀疑都没有,这其实是非常不自然的,所以除了楚浩一副坦然如此的表情以外,张恒等人却是带着了疑惑,甚至带着了戒备,深怕是这群人要把他们引到陷阱中,比如小小屏风后埋伏得了五十刀斧手,一声号令,人都杀死了,还非要给剁成肉酱什么的……

    不过显然张恒他们多虑了,这国王与贵族们却是真心相信着楚浩贤者的身份,而且果然是在宫殿里大摆宴席,而且言语间尽是恭维,甚至丝毫不谈城市的灾难,而楚浩则是一副礼貌,疏远,矜持的表情以应对,反倒引得国王与贵族们更加恭敬,这场宴席直到深夜,楚浩等人这才被迎到了一处豪华大房中,这显然就是他们当晚睡觉处。

    一进房间后,三名士兵已经本能的开始查探整个房间,虽说这个时代不可能有什么窃听设备,但是小心些总是无错,古代也有最初级的窃听设施,譬如深埋铜管什么的,这些东西科技含量不高,却实在是可以窃听,而三名士兵找的其实就是这些。

    不过还好,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人心思单纯,还是说这个世界的文明演化时代太过低端,这个房间却是干净一片,直到三人都是点头之后,张恒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不大可能吧,就这么简单被承认是贤者了?这个世界的人脑子有病吧?那怕再有史诗佐证,也不可能这样白痴就相信了吧?”

    楚浩笑了笑,先不回答,而是坐到了一张椅子上,然后拿起桌上的银壶倒了一杯葡萄酒,喝了一口后才说道:“从常理上来说是不可能,光从人性上来说也是不可能,因为人性本身便有一种怀疑的因子,这是客观事实,那怕证据百分之百时,也断不可能绝对百分之百相信,否则的话,科学进步由何而来?所以光是这毫不怀疑的态度便已经是一种线索了。”

    “然后我们再把我们所有已知的关于贤者的线索全部从头理顺一次,首先,贤者确实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或者说在以前是存在着的,这点几乎不用怀疑,再次,这个世界是有诸神存在的,诸神高高在上,拥有着统治乃至颠覆这个世界的力量,他们要求人类对他们跪拜供奉,由此有了最基础的神人契约,神牧养人类如羔羊,人类则如羔羊似的供奉自身羊毛,羊奶乃至血肉于诸神,最后,随着时间推移,贤者渐渐越来越稀少,到最后已经只剩下了传说与史诗……”

    楚浩说到这里时,已经发出了一阵冷笑,片刻后,他才继续说道:“如此一来,为什么这些民众对于我是贤者如此深信不疑,国王与贵族们也丝毫没有怀疑,他们大张旗鼓的告诉全城人我的存在,丝毫没有顾忌我可能会分薄他们的权威,对我奉上最高级的礼仪,这一切原因便已经理解清楚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张恒与另外三名士兵还是很茫然,三名士兵没有任何言语,不过张恒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他继续问道:“哦?到底是什么原因?虽然你话是这么说,但是我确实是没有听明白……拜托,楚浩,能用人类语言给我解释一下吗?”

    楚浩有些无力,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还是说道:“好吧,我就简单些说,你认为什么情况下,你所说的话不会被怀疑?”

    张恒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有证据的情况下?或者是具备常识的情况下,比如我说太阳从东方升起,这个就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是啊,常识的情况下……”

    楚浩又是微微冷笑,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们换个方向来考虑,贤者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种常识了,也即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假冒贤者,那么当我宣称我是贤者时,这个世界的人还会怀疑吗?”

    “怎么可能?”

    这下不单单是张恒了,连另外三名士兵都是忍不住好奇问着,而楚浩则摆了摆手,又喝了一口手中葡萄酒,这才继续说道:“从常理来说确实不可能,因为贤者的权威太大了,永远不要小看人类的智慧,那怕没有一丁点超凡实力,人类也有办法从各种方面来进行欺骗,这在现实社会看得还少吗?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那怕亲眼所见也不为真,那么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没有欺骗民众与国王,自称为贤者呢?要知道,一旦成为贤者,权力,金钱,地位,土地都会随之而来,不要告诉我,这个时代的人就真的是绝对纯朴克己,这是人性上的缺憾,要想依靠人性自己去克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为什么呢?为什么就没人假冒贤者呢?”

    “这就是为什么要把已知情报从头理一次的原因了,很简单的……诸神!”

    “这个世界的神人契约,神就是人类这个族群的主人,他们担任着牧养者的角色,牧养着人类众生,羊中有黑有白,但是总归脱离不出羊的范畴,那么若有一天,其中一只羊开始改变其形态,变成了一只猩猩了,形如诸神那样的人类形态,虽然还不为诸神,但是也有了投掷石块(魔法)的力量,已经超脱了羊的范畴,最关键的是,这只变异的羊(人类)还被所有羊认同为羊群的一只,而且它已经具备了领导羊群的力量与智慧,你们说,在这种情况下,诸神的反应是什么?”

    张恒与三名士兵都是悚然而惊,张恒立刻说道:“若是换成我们人类牧羊羊群,那么第一时间会干掉这只变异的羊,因为它很可能会带领羊群**,甚至成为羊群的新的神。”

    “没错。”

    楚浩点着头,嘿嘿冷笑着道:“莫说这个世界了,现实世界里,我们的地球上难道没有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吗?圣经里可是写得明明白白的啊,众生是上帝的羔羊,由他所指派的牧师来牧养,凡是企图染指这牧养权的,可就全部被打入到了恶魔行列里啊,这是神的领域,或者说这是神的根基,这是神的基石,那怕是将整个世界用洪水清洗一次,整个世界重新再来,这根基也绝对不可能授于他人。”

    “当然了,这也是看情况而论,譬如这个世界,诸神与人类混居,而且神人契约其实是非常不公平的奴隶主与奴隶的契约,当奴隶中出现类似英雄,类似领袖,可以带领奴隶自己**或者发生人类革命的情况时,诸神肯定会清洗这样的人物,这就出现了这个文明里的那许多史诗,譬如贤者为了拯救国家,拯救人民,去完成各种不可思议的任务,又或者受到诸神的‘委托’,去斩杀强大的怪兽什么的,这些史诗还是成功的贤者所留下的,那么失败的贤者们呢?那数目十倍百倍之是绝对可能的。”

    “说白了,所谓的贤者,其实便是这个中魔或者高魔世界里,自然领悟了超凡力量的人类,而他们其实是这个世界人道变革的种子,但是诸神们却扼杀了他们,所以人道并没有进步,而本能的,人道与诸神开始了交恶,诸神也不可能再将拥有这种力量的人类打造成恶魔了,长期累积下来,人道与神道就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所谓的灾难什么的,也不过是引线而已……”

    楚浩说到这里,他一口饮尽了杯中红酒,这才继续说道:“所以懂了吧?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类没有造假把自己打造成贤者,因为那是致命的,以前肯定有这样做的人,但是诸神可不会管你是不是真实的贤者,凡是有贤者自称出现时,那么诸神肯定会有行动,要么派出他们手下的怪物来袭杀,要么就是以‘委托’名义进行威胁,去死,或者成为诸神的狗,就是这么简单了,贤者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可是相当于诸神的公敌啊!”

    话音落时,张恒与三名士兵还在接受这番信息时,从这房间的窗外,已经出现了风流扇动的声音,密密麻麻的,仿佛是大群鸟类,又像是大群的蝙蝠,无论那是什么,其目标……

    就是这个房间里的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