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心于真实

    一丈!!两丈!!十丈!!五十丈!!一百丈!!

    一滴滴汗水生生的自衣衫渗透着往下滴落。自周身散出的剧痛,疯狂的涌上脑海,额头,一狠狠青筋跟虬龙一样跳动。

    “不能停,再累也不能停,再痛也不能停,我是林缘,我是红莲的男人,我要去解救他们,哪怕真要死去,我也只会死在前进的道路上。”

    当攀到第两百丈的时候,周身的力量,几乎彻底的消耗的一干二净。换了普通人,在这一刻,只怕当场就会掉落下去,可林缘依旧死死的抓住古藤,在脑海对自己疯狂的咆哮。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狠!!

    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林缘又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到她的意志在蜕变,他的灵魂在发生变化。”天云是其中实力最强悍的一位,也是最先感应到林缘变化的。

    “不对,他居然在流汗,怎么可能。”宋长青也注意到林缘的变化,只是脸上不可思议。

    “我明白了,林缘在历经破碎道珠,只是想要达到完整的无缺道珠,难上加难,必须要经历意志的蜕变。”天云明悟,道了出来。

    “呼!只要没事就好。”宋长青听了天云的话,长呼了一口气。

    “什么样的劫难居然可以令他流汗。”宋长青嘀咕,一个武者,而起如此强悍的武者,此时流汗,这对于许多人都是不可思议的。

    远处的许多武者同样看到了林缘这边的情况,一个个在交谈着,不过,他们脚下的动作也没有停留,林缘身上爆发的气息也越来越强大,作为紫府先天境界的他们,又如何可以承受。

    “爬!爬!爬!!死也要爬上去。”,林缘根本无法理会外界的情景,脑海仅仅只有一道念头,那就是攀登上去,攀登到巅峰,站在悬崖顶峰,向整今天地宣告,哪怕没有力量,我照样能突破极限。

    “我是林缘,我是无数人的希望,除了我自己,谁都不能打败我。我站在哪里,那里就是巅峰。”林缘眼彻底的被癫狂的火焰所包裹住。

    放弃?在他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

    体内,无数剧痛,可怕的疲劳,疯狂的冲击着林缘的心神,撞击着自身的意识,神念,似乎要将意识击溃湮灭掉一样。

    “强者之道,制霸天地,掌控万物,脚踏四极,捏拿日月。心若天地,天塌不惊!!太上之道,原始恒定,不屈,不破,永执,毁灭,永恒……”

    太上元始经的理念在心神疯狂的流淌起来,字字如珠玑,每一句心鼻,都蕴涵着大道至高道理,一遍遍的朗诵。支撑着自身的意识,支撑着一股不屈的信念。不断的往上攀爬。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前进的道路上。

    砰!!

    在信念的夹撑下。

    林缘生生的爬到两千丈的位置。

    终于,那无穷无尽的疲惫劳累,乃至是周身无尽的痛苦,剧痛,可怕的伤痛,如潮水般冲击在意识上。只见脑海,原先凝聚的心神轰然间被冲击的支离破碎,彻底的破灭开来。

    然则,在破灭的瞬间,这些意识碎片,诡异的扭曲起来,化为一枚枚神秘的紫金色字,那紫金色字,快的飞舞着汇聚在一起,竟是一篇完整的太上元始经,本来是刻画在骨骼之中的太上元始经,此时更是化作紫金色的符文,贯穿到自己的心神之内,无数的符文凝聚,之将诶朝着林缘的心神内部汇聚。

    “轰!”

    林缘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数的走金色符文凝聚,自身的心神居然在此刻轰然破碎,化作星星点点。

    “破碎意识,粉碎神识,化为意志!!哈哈,林缘,你终于诞生出真正的无上意志了。不过,这还仅仅只是最原始的意志,还需要磨砺,大量的磨砺啊。”林缘不但没有因识海的崩溃担忧,反而大笑起来。

    神识崩溃时,正是与林缘自身完全融合的最好时刻,一举融合,诞生出真正的意志,那是一种比心神还要强大的力量。

    在凝聚出意志的瞬间,林缘只感觉,身外的整今天地都仿佛变的不一样,变的格外的生动起来,一眼看过去,似乎就能看到天地的本质。看到无数法则的律动。这种感觉,异常的奇妙。

    “我要攀上巅峰”

    不过,意志虽然诞生,却无法迟缓身体上的痛苦与疲惫。

    无尽的痛苦与疲惫依旧在疯狂的冲击着刚刚新生的意志。

    那团紫金色的意志,每次碰撞,总是迸出无数神秘的符文里面,隐隐有无数天音在闪烁。

    每挡住一次痛苦的侵袭,挡住疲惫对心神产生的诱惑。那团紫金色的意志,就会凝练一分,本来足球大小的紫金球体,渐渐的,不断的缩小起来。

    所有的痛苦,都化为对意志最好的锤炼。

    不知道多久,林缘傲然屹立在悬崖巅峰。

    一双手,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铮铮白骨,所有的血肉被磨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如骷髅一样的一双手掌。在那白骨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无数狰狞的裂痕。全身上下,形入骷髅,一身水分,几乎被耗的一干二净。

    但一双眼睛,始终明亮,散出逼人的光芒。

    “我就是我,哪怕没有力量,照样能攀登巅峰。”。

    咔嚓!!

    林缘伸出手臂,用一根白骨手指指向虚空。

    轰隆隆!!

    身外的景色!四周的悬崖,都在瞬间,以肉眼可见的度,跟玻璃一样,当场崩溃掉,眼前景色变幻,在看时,已经重新出现在外面。

    而身上的力量,也在瞬间恢复过来。身上亦没有半丝伤痕,仿佛刚刚所经历的事情,只是一场梦境。

    “我的意志凌驾于身躯,我的意志,更凌驾于天地。”林缘此时恢复,身上的气势凌厉的可以刺破上空。

    气势的强悍,令天地间的力量都开始散发阵阵奔雷,这是空间摩擦的声音。

    “噼啪!”

    紫府世界,林缘的道珠瞬间在破碎幻境的时候,那星河图案瞬间破碎了一角,一股恐怖的力量也蔓延而来。

    “有希望。”林缘感受到到住的破碎,那爆发的力量逐渐加强,可是林缘所承受的也越来越恐怖。

    “星河图案到底是什么,只是破碎,但我只从其中感受到力量的无知,其他的根本无法感应。”林缘皱眉,一直不明白星河图案的意义。

    “但是,我在其中明明感受到了不朽的气息,甚至比父亲身上的气息还要深邃,此时破碎,是好是坏?”虽然不解,但是林缘也清楚,自己的境界想要完全的突破,必须进行破碎道珠。

    “只能希望岛主可以再次汇聚。”林缘心中虽然不解,但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啪!”

    又是一角星河图案碎裂,整颗道珠瞬间破碎了一般,恐怖的力量进入林缘的身体各处,令林缘嘴角染血。

    这爆发的力量太过强悍,如果完全爆发,绝对可以把我撑爆。

    星河图案爆发的力量越来越强悍,到了最后,林缘的身上都被鲜血所充满,每一个毛孔之中都渗出了鲜血。

    “坚持,只要坚持下去,就可以了。”林缘现在虽然不知道怎么去做,但是,现在只有去坚持。

    一块块的星河图案碎裂,每碎裂掉一块,所爆发的能量都可以摧毁无数的山石,城镇。

    恐怖的力量在紫府翻腾,而林缘只能承受,在他的心神之中,意志镇压其中。

    星河图案每碎裂一份,林缘的意志就在抵抗者,渐渐的,似乎星河图案的力量渐渐被真压不住,一种恐怖的力量再次席卷他的心灵。

    “缘儿,快来救我。”一道声音进入林缘的耳中,紧接着,一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母亲。”林缘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

    “缘儿,快来救我。”林缘的母亲再次呼叫。

    “林缘,我在这,快来救我。”忽然间,在旁边另一道身影出现在旁边,正是红莲的身影,两道身影遥遥相对。

    忽然间,在林缘的心中有一道消息传来,两人只能解救一人,其中一人只有死亡。

    这样真是的画面出现在林缘的脑海,令他无比的真是,林缘感受的如此真实。

    “缘儿,救我!”林缘的母亲再次呼声。

    “林缘,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红莲业再次出声。

    “啊!”

    忽然间,林缘一声大吼,整个身体绽放紫金色的能量光芒,一缕缕的气息散发而出,来那个整片空间瞬间崩塌。

    “红莲,母亲!”林缘清醒,嘴中呢喃,两行眼泪悄然滑落。

    “这种幻境,虽然最强,但也是最弱。”林缘继续到:“我的心在于真实,我的意志在于巅峰。”

    “虽然犹如真实,但是那种情却永远无法真的去模仿,那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就在林缘说完,一道细微的声音从紫府内部传出,紧接着,林缘的身体被无数的紫金色能量包围,昊天塔浮现,镇压在她的头顶。

    此时的昊天塔似乎要镇压虚空,冥冥之中居然有不朽的气息传递出来,而且,一股生死的意境竟然也在诞生。

    紫府内部,道珠轰然碎裂,一道紫金色的光柱从林缘的头顶贯穿而入,直接连接到了天上。

    “快看,终于要凝聚完整的道珠了。”天云看到林缘此时的变化,眼神之中终于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