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我还是我(求订阅)

    叮——

    散发着紫金色的道珠,发出一阵轻盈悦耳的声音,旋即,从表面上剥落下来一粒与微尘一般大小的一点,瞬间,又是迅速湮没。

    林缘的胸腔,陡然鼓胀。

    一瞬之间,他整个人的气质,已经迥然不同。

    破碎虚空之力,破碎道珠的力量,开始出现在他的体内。

    那微尘一点,正是体内天地的碎片,当失去束缚之后轰然爆碎迸发出无敌的力量。

    无敌的,破碎虚空的力量

    “给我破”

    却听林缘怒吼一声,浑身剑气,倒悬而上,竟是直接将道珠生生的震碎,那本来剑痕的位置红木感染碎裂,化作无数的粉屑。

    气冲星河,百折不挠

    这诛仙剑气,经过千锤百炼,种种挫折,却会变得愈加的刚毅沉郁,轰然爆出,之将诶粉碎,这才是真正的气冲星河之境。

    至刚,至猛,万死不退,百折不挠

    就靠着胸口一腔血气,直冲牛斗。

    剑痕碎裂,化作无数的能量碎片,每一片碎片当中,就是一道神剑能量在其中闪现,其中的每一缕能量都足以击杀紫府境界的武者,

    “剑痕碎裂,看来那星河的图案依旧很难破碎,这才是我最艰难的一关。”从一开始,林缘就很清楚,这星河图案是神秘的东西,想要完全的破碎根本很难。

    “星河图案,破而后立,就好像道珠一样,只有化生为死,这样才可以更强的发挥出来。”

    理解出来这种东西,林缘的身上气势瞬间暴增,整个人更加的凌厉。

    “好!破碎之路,我不但要去进行,而且一定会要完全的破碎。”,林缘一身青色的长袍无风自动,身上迸出一股浓烈的信念,信念无可动摇。一双眼眸散出璀璨的神光,连黑暗都无法遮掩的住。

    不管面前的露有何可怕之处。他又岂会退缩。

    问以往多少艰难困阻,我林缘何曾后退过半步!!

    哪怕是天挡在面前,我一拳也要将天打出个窟窿。

    强者之心,无所畏惧。男儿之心,永不言退!!

    不管在任何时候,林缘心从来就不缺少对自身的信任,对自己的坚定不移舟信念。

    砰!砰!砰!!

    此时,林缘就好像踏入了紫府中一样,那前面的道珠就是他的目标,脚下毫不迟疑,一步步,迈动沉稳的步伐,踏向道珠的方向。落在紫府之中,出沉重的轰鸣声,仿佛整个紫府都在脚下摇晃。

    砰!!

    强大的力量让林缘苦不堪言,星河团给林缘带来的压力,甚至比雷劫的压力还要强悍,还要凶猛。

    星河图案绽放强悍的力量,就好像是宇宙之中的星辰一样,而林缘此时面对的就是整个宇宙的力量。

    霎时间,强悍的力量让林缘眼前都产生了幻境一样,眼前的景色陡然变幻,只见”一步间”他竟出现在一处万丈悬崖前,整个身躯,在向悬崖下面快的坠落下去,同时,体内的紫金色灵力,乃至是身躯的血肉力量,通通都被诡异的封印住,整个身躯,一下子蜕变成跟世俗的普通人一样。

    没有御空的能力,没有只手裂天的强悍力量,体内的力量,只是相当于世俗的普通壮汉。而且,整个身躯,出现在悬崖边的半空,直线向下坠落,一旦落下去,只怕当场就会被摔成肉泥,连渣子都不会剩下。

    “不好,我的力量,我的肉身,我的修为,怎么会突然全部遭受封印禁锢”一步一景,这是一步一景,这是最真实的幻景。

    “这是考验,一旦死亡,我有可能真的会陨落。我要寻找生机,无论是什么幻境,在那冥冥之中总会出现一线生机”林缘虽然处于危险之中,但是还是冷静下俩来。

    砰!!

    林缘体内那强横无匹的力量虽然消失,不过,一身眼力,一身坚忍不拔的心智却是无法封印住的,快的扫视四周,看到一根比手臂还要粗大的古藤,想都不想,快的伸手一把抓住古藤。顿时,下坠的趋势瞬间止住,然则,一种惯性的力量将他的身躯重重的砸在悬崖的石壁上。

    嗯!!

    鼻出一声沉闷的闷哼声。嘴角边,有一道血痕冒了出来。

    抬眼向上看去。

    只见身处的位置,距离悬崖顶峰,足足有不下三千丈的距离。

    “我林缘本身就是自小村之中崛起,一路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才走到今天的,就算将我的修为,力量通通封印住,也休想打倒我,就算我没有力量,就算我身为蝼蚁,我照样能爬上去。”,林缘的目光始终坚定如一,大声出呐喊。伸手顺着古藤,坚定不移的向上攀爬。

    爬!爬!爬!!

    我要爬到巅峰!

    真实的幻境,真实的场景,那一线生机,就是古藤,此时的林缘经历的幻境,或许已经不能叫做幻境。

    生死之间,天地之间,在林缘的身上,早已经不是普通的经理,那是一种力量在驱使。

    任何一位强者,宁愿失去性命,都不会愿意选择失去力量。失去那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强大力量,力量就是一切。

    若是失去力量的话,从一个原先高高在上的强者,世俗人眼神仙的地位一下子跌落成凡人,成为自己以前眼的蝼蚁一样的存在。

    那样强烈的反差,足以将一个强者逼的当场疯。

    哪怕是再强大的大能,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有着可怕的想法,心不知道会滋生出多少心魔。

    说不定直接自己动手自裁都有可能。

    林缘此时可以说同样是一位几乎屹立在赵国的巅峰强者,自身力量被封,直接蜕变成普通凡人,这样的反差,自然不是没有,只不过,在出现的瞬间,立即就被其坚定难以磨灭的意志生生的压制下去,彻底的磨灭掉。

    没有力量又如何?

    我还是我!!

    我是林缘,别说只是被封印,就算真的失去,我照样能重新修回来。哪怕将我打成嵛粉,我的心不惧,不屈,不畏!!那无人可以磨灭我。

    曾经的自己,失去过两年的修为,从天才沦为废物,林缘也曾经没有失去希望,一步步起点,终于成功。

    三千丈的悬崖,普通人爬不上去。

    但我一定能爬上去。

    林缘心信念如火一样在疯狂燃烧,他于微末崛起,一生本就是在不断的征伐度过,深知一点,心在神就在,心不乱,则神自明,心不惧,那天都挡不住我。没有力量,但我有心。

    “我爬!!”

    林缘抬眼看向悬崖顶端,目光放射出如火的光芒。伸出手,顺着古藤,一点点的向上攀登过去,两只手臂,支撑着整个身躯的重量这种负担,对于他现在的身躯而言简直是一种难言的煎熬。

    “这何尝不是一种经历,没了修为,没了力量,没了自己的骄傲,这是最初的自己,是最真实的自己。”

    一丝丝汗珠不断的自额头上渗透出来。

    “林缘,坚持住,这是一步一景,你的力量已经被天地的力量彻底封住,或者说被你自己给封印住,这种考验不是考验你的修为,是在考验你的意志,考验你的心神。这种考验,虽然凶险,不过,却是天地间,最佳的锤炼意志的时刻。一旦熬过去,你的意志会产生不可思议的蜕变。”林缘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一种一直在诞生,在提醒着他。

    道魂境界的晋升就是意志的凝聚,作为道魂境界,心神凝聚形体,道珠完整,无数的大道在其中孕育,如果没有完整的意志,你怎么去掌控他,就好像在上古一样,上古的武者之所以强大,就是意志的强大。在上古这一层次,意志才能决定一切。”

    “林缘,坚持住。”心底的声音大声叫喊道。

    在上古时期,真正决定强弱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意志,一位凝聚出自身意志的道魂境界武者,跟一位没有凝聚意志的道魂境界拼杀的话,根本无须多想,胜者必然是前一位。不修意志,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而且,此时的林缘,自身的实力完全的爆发,几乎可以喝生之道魂巅峰的武者差不多,至于死之道魂,林缘没有接触,但是,一旦自身的一直爆发,那么就算是抵挡住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也不是不可能。

    意志决定一切,意志是自身的体现,意志强大的武者,自身的潜力也无穷。

    同样,林缘所修炼的太上元始经,本就是上古时期甚至更久远的功法,所以所凝聚的意志也更加的强大,想要突破道魂境界,其一点关键就在于要凝聚出自身意志,一旦凝聚出来,突破道魂,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以灵粹,以各种丹药,灵酒都可以生生将真力堆积起来。

    本来,林缘根本不会想象这样的事情来磨练自身意志。但现在,却是一极好的机会。这是磨难,同样是机遇。

    “爬!!往上爬!!我要爬到巅峰。”

    林缘在心大声的呐喊。

    双手交替着向上攀登,手臂上,一狠狠青筋爆起,全身上下,汗水如雨般不断的自周身毛孔疯狂的涌现出来。

    每往上攀登一寸,都需要耗尽大量的体力。每一寸肌肉,都产生难以抗拒的疼痛感,阵阵剧痛,侵袭着整个意志。在手掌上,磨出一道道血痕。

    林缘一口牙齿,死死的咬在一起,在牙缝,隐隐透出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