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先生后死(求订阅)

    “厉害,真是厉害,没想到欲境如此的可怕,刹那芳华?是晨曦。”

    “原来之前的心魔之劫根本就不是真实的存在,最后一道关卡才是最真实的,才是我的历练。”林缘心中惊骇。

    “如果自己一直沉迷在其中,那么……”想到这里,林缘以真后怕。

    “心魔劫的力量果然可怕,本以为我可以直接突破道魂境界,道珠破而后立,没想到心魔劫难居然深入人心,谈到了我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一幕。”

    林缘想到此刻的情景,内心中不禁冒出一层冷汗。万劫不复,只差一点,就是万劫不复,真要在这虚幻的世界中寿元枯竭而死,那可就是真的身陨,陨落在无边欲境当中。在这虚幻世界中,他是一生幸运不断,喜事不绝,只要心中所想,就能实现。

    这样的生活,给神仙都不换。

    被亲情,被感情纠缠下,更是无法挣脱出来,反而会越陷越深,到最后,心神被昧,想恢复都无法。

    就算如今,同样无法离开这欲境,因为他并未脱这道欲境中的喜之执念。未曾看破,就无从脱。

    进入欲境,就是致之死地而后生,不成功则成仁。

    “这一次,要不是有着昊天塔的帮助,恐怕我已经沉迷在其中。”林缘沉吟,明白是昊天塔的原因。

    “林缘,母亲!”林缘低语,这两个人的确是他心中的痛,自小开始,一直是母亲在照顾林缘,直到自己的离开。

    红莲是林缘心中的一个痛,要不是她,林缘此时说不定已经死亡,那是他惟一的女人,一怒为红颜,满门宗灭。

    这一次,虽然林缘沉寂在幻境之中,也可以说是欲境,那是自己的内心渴望,同样是自己为之奋斗的目标。

    一旦进入,无法看破欲境,自欲念中脱出来的话,哪怕你记忆清醒,同样无法离开这个虚幻的世界,惟有体悟它,超脱它,方才可以哦从其中脱离而出。

    只有去掌握它。看其本身,就是要让你去经历,去感悟,容身进去,在一次次感悟中,能做到悲喜存于一心。

    可为喜而欢,可为悲而哀,却又能清醒的看破其本质,悲也好,喜也罢,该喜时,我能大声欢笑,能遵从本心,却不受其控制,该悲时,我能放声大哭。随心所欲,融入其中,却脱其上。最终掌控它。

    何为欲,就是自己所想,自己所念,自己心中渴望,这是每一位武者,帝王,平民所心中渴望。

    人之情之所在,无可避免,除非是自身情绪斩掉,可是一旦如此,就好像行尸走肉一样。

    有的武者为了自身强大,斩断世俗凡尘,斩断情的所在,以为这样便可以一直进步,殊不知,人一旦没了情,便是一具死尸,终生不可能达到最巅峰。

    天地无情,是因为它所承载者众生,天地无情,是因为他公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也是最好的解释。

    这一劫,是必须经历的一个劫难,也是为了以后突破做准备,亲身经历,看其本质,看到自己的心中所想。

    惟有这样,方能吸收天地间无穷心魔之力,不受其中无边生灵的执念所影响。始终能保持本心不改,才是至高境界。

    一旦能做到这些,自身境界,会在瞬间,以不可思议的度增长,进窥封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层次。

    境界一高,对于自身的力量,就更能掌握到入微之境。能清晰的把握每一分力量。“母亲,红莲?”

    看着怀中带着欢笑,满脸幸福之色,竟已经闭上眼睛依偎着睡着了的红莲,看着那副如晨曦一模一样的倾世容颜,他的心弦不禁拨动了一下,这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是他心中所爱,还是虚幻的红莲?

    “不管这个世界究竟是真实也好,是虚幻也罢,既然我已经清醒过来,那就让我亲身度过这一世,感悟红尘之事,体悟前生无法体悟到的普通人的一生。

    “红莲,我林缘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林缘将刚刚的经历一一消化,嘴角边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在红莲额头怜爱的吻了一下。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若要为最强,天地不可挡!!

    林缘此时心中清明,不经历,怎可破。

    “红莲,既然在一起爱你我无法给你一个幸福的存在,那么就在环境之中,留给一个最美的一生。”林缘心中清明,明白自身要做什么。

    “刹那芳华,却也是刹那永恒,这一生,化作刹那。“林缘体内无数的符文闪烁,一缕缕的紫金色灵力诞生。

    林缘破而后立,此时并没有着急的退出,莲花他们,恩,反而真正的体舞红尘,令自身更加强大。

    恢复记忆的林缘并没有焦急。只是如往常一样,融入到这个世界中,认真的生活,体悟生活中每一件事。借这片红尘,感悟自身。

    他并不急噪,他早就清楚,在这欲境中与外面,时间的流逝本就不相同,外界弹指一挥,在欲境中,已经度过数个春秋。

    就算身外有天劫在轰击妖躯,他亦有-把握,就算凭自身本能,有自身的强悍体魄在身,短时间中,未必会怕它。

    不过林缘此时也不害怕,劫雷自身已经经历过,但也不可能永无休止,况且林缘此时在经历心魔劫,虽然变数居多,可是也未必就一定降落劫雷。

    劫雷虽然可怕,可毁灭的尽头,却是无尽的生机之力,亦是需要解列的帮助,这样林缘的体魄也会更加强悍,他要借助天劫淬炼身躯!

    在林缘想玩的时候,他所在的画面瞬间破碎,红脸的神曲在他的怀中消失,如玻璃一样轰然破碎。

    心魔劫碎,林缘此时的心境轰然巨响,整个心神凝聚成一道道的符文山县,那是一缕缕的大道法则。

    “轰隆隆!!”

    此时在林缘的头顶,再一次出现了无数的劫雷,这是心魔劫雷,是林缘真正的渡劫,属于林缘自己的劫难。

    头顶的劫雷依旧在疯狂的轰击着林缘。此时,在四周无穷无尽的庞大灵气的滋养下,林缘的身躯,几乎以肉眼可见的度不断的膨胀,碰撞之后,猛然间压缩,一点点的杂质出现杂他的身体上面。

    “没想到我肉身成圣,居然如此的可怕,每一步都是万劫不复。”林缘心中也是害怕,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武者,恐怕早已经死掉。

    无数的劫雷红在林园的神曲之上,令林缘肉身成圣的身体都出现短暂的颤抖。

    虽然身躯上,被劫雷轰击的皮开肉锭,但在周身,隐然泛出紫金色的宝光。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快愈合。傲立在万千雷霆下,宛如上古魔神降临,威势无边。在林缘的体内,更走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刹那芳华,昊天塔发生巨变,里面的无数能量瞬间出现,以至于,一直在体内中积攒了这些年,庞大的神秘能量顿时好像愤怒的大海一样,疯狂的咆哮起来,紫金色一样的灵力之力,当场就冲出体内,向紫府翻滚着涌去,并往心脏冲了进去。

    “砰!!”

    紫金色的灵力如同愤怒的狮子,直接冲进紫府之内,在紫府内疯狂的肆掠起来。紫府是随着林缘的强大而不断变强的,在接连突破下,此刻的紫府已经变的跟池塘一样大小,由昊天塔坐镇中央。

    “我终于明白了,道魂境界,先道后魂,先生后死。”林缘嘴中呢喃道。

    “我一直没有明白什么是道魂境界,此时终于明白了。”林缘心中兴奋:“只有真正地经历了,最终才会破碎。我的自身能量一直没有达到巅峰,只有积累,才能最强。”

    无尽的能量出现,红尘世间,一幕幕的场景在林缘的脑海之中出现,每一次的出现,都是一种体悟,林缘体内的能量无尽的积累,朝着道珠的方向汇聚。

    “喜、怒、哀、惧、爱、恶、欲”心魔的劫难彻底爆发,林缘沉迷其中,令自身彻底沉沦,这是一种大突破,一旦从群众脱离,那么,也就代表这林缘的大解脱。

    体内的昊天塔震动无数的博文,无数的非英文闪现而出,令林缘的紫府产生莫名的韵律。

    无数的心魔之力出现,首先是怒之力。愤怒,愤怒亦是七情六欲中一种,世间之事,往往因为愤怒,而造就无数惨事,愤怒亦代表着狂燥爆怒,凶猛无比,破坏力,侵蚀力极为可怕。而且,其盘踞在紫府中,却不进入自身体内。

    林缘的心很大,他要炼化无数的心魔之力化为己用,这样,自己的实力绝对会大大的增强。

    他有底牌,他相信昊天塔内的吞噬之力可以令自己再次蜕变,而起额,在昊天塔上面,那紫金色的珠子更为神奇。

    源源不断的无数心魔之力在紫府中汇聚起来,化为一片漆黑的怒涛,充斥在紫府的每一个角落,疯狂的向四面八方冲撞起来,冲击起整个紫府来,凶狂的心魔之力,一出来,就欲泄被禁锢的怒火,一次次卷起惊天怒涛。

    咆哮着化为种种恐怖的凶兽,太古凶猿,碧波紫狸。怒蛟,上古神龙等等,凝聚出各种形体,凶悍的轰击紫府,那气势,竟是要将这座紫府轰成齑粉,彻底破灭。

    此时,林缘的紫府化作了无数心魔之力的发泄点,心魔化作无数的凶手来冲击林缘的紫府,那是环境,是心魔之力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