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刹那芳华(求订阅)

    “呼!!下次无论如何,都耍在充分准备好后再进行突破,要是这种情形再来一次,我有九条命都不够玩。”

    眼中光芒闪烁,暗自沉吟:“好在,终究顺利突破,道魂境界成了!”。

    “锵!!

    右手瞬间落在乾坤剑上,一声轻响,乾坤剑出鞘,紫金色的灵力好似潮水般涌入剑中,刹那间,剑上迸出浓烈的紫金色光芒,剑身上那如海般的纹路显得更加的清晰。一剑向前斩去。剑芒迸出去,长达数百丈。落在地面上。

    “咔嚓!”。

    乾坤剑一剑斩在大地之上,在剑光四周。无数山石被瞬间绞的粉碎,轰然间。面前的大地上,当场被劈开一道巨大无比的裂缝。犀利的剑气,贯穿天地。一剑出,大地裂!!

    “在之前,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达到这样,再加上自身境界的感悟,如今,随手一剑就能达到如此威力。肉身,灵力,都已经彻底的蜕变过一次。我的战力瞬间涨了十倍不止”

    握着乾坤剑,看着面前的裂缝,暗自思妾起来,每次突破,都犹如天地之差,一步就是海角天涯,这次突破到道魂境界,以前一直积攒在昊天塔内能量,在心魔劫难中喷薄而出,令他安然度过。

    融入庞大的能量,肉身比起以前。强悍了数倍不止。

    想了想,林缘伸出左手,一股恐怖的力量波纹出现。

    “着!!”

    一剑斩在手上,竟出金鸣之音。

    手臂上,闪过一道晶莹的宝光,飞剑中,极为犀利的金属性飞剑,竟连他的皮都戈不破。

    “如今我肉身成圣,也就是道魂境界的力量,只要不是粉身碎骨,都不可能杀死我。果然,每一个境界间,都有如天堑。不过。生之道魂境界有着根本的改变。现在我还仅仅只是生之道魂。要是突破到死之道魂。不知那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天地。”

    “生死道魂,这才是真正的境界,破生为死,死中求生,这才是真正的境界。”

    抬头看向虚空,目光异常深邃。静静的站了半响!!

    林缘从开始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三天的时间,三天时间,两大劫难已经安然度过,只剩下最后一重劫难,道珠破而后立。

    不过此时还不是时候,需要林缘准备充足,彻底的巩固自身境界,对于一般武者来说,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林缘此时经理两重劫难,再加上肉身成圣,将会大大的缩短。

    只有将自身的力量掌握的如挥臂使,才能真正的挥出全部的战力,若不然,十成战力,能挥出来的,只怕不足七成。这就仿佛一柄双刃剑,把握的好,可以杀人,把握的不好,那就是自杀。

    不知不觉中,林缘巩固境界,再次过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这一星期中,林缘不是静修,就是起身一剑接一剑的演练着剑法,普通的基础剑法,自身创造出来的各种剑法,包括林缘自身最强的剑招,所有懂得的,随意挥洒。

    在一次次的演练中,熟悉身体中的力量。

    “是时候突破了,道珠里面的力量,也是该出现的时候了。”林缘轻语,起身站立,看着虚无的天空,气势冲天。

    “快看,缘儿要破碎道珠,凝结真正的道珠。”宋长青看着林缘准备冲击,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这一关决定他的根基,希望可以凝结真正的道珠,而且是品质最强的哪一个,这样,他才有希望冲击不朽境界,才能真正的超脱这片空间。”天云眉头紧皱,慢慢的说道。

    “轰!”

    就在他说完,恐怖的气势席卷,正片天地瞬间被紫金色的灵力包围,林缘的身上,无数的神华升起。

    林缘的内心渴望变强,他想要探索舞蹈的巅峰,更想去寻找自己的父母,虽然在之前他的付玉琴没有说明白初境,可是,林缘自身清楚,现在的事情一定很紧急。

    突破,变强!

    惟有自身强大,方才有能力在将来占据一席之地,也可以在未来帮助自己的父亲,而且,根据林缘的理解,自己的父亲至少都是不朽境界的存在,而自己现在,仅仅连道魂境界也才刚刚突破。

    如果自己依旧不能突破自身,否则,终会如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倒在堤坝上。做了他人的踏脚石。

    无数的神华笼罩住林缘,让林缘此时的心神沉寂期中,他看到了遥远的未来,恍惚间,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诞生。

    猛龙之间,林缘的心神似乎在沉醉,心神恍惚间,直接盘膝坐在了地面之上,身上的气息浮浮沉沉。

    在一座小镇外,风光无限好,有一处最为有名的所在,叫做望天崖。高有三百多丈,山峰神峻,在山顶,有一块天然的神石,是一神女向远方眺望,面带期盼的石像,这石像分是人力所能雕塑。与山体相连。完美无暇,浑然天成。这是望夫石。而远石像站立的地方就叫望天崖。

    关于这崖,还有十美丽的络说,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在山脚下,住着一对夫妇,丈夫是一个武者,妻子也是贤良淑德,可以说是一对恩爱非常的夫妻,而有一年,丈夫去都城之内,修炼武学,妻子因思念丈夫,日日登上山崖。向回家的路径眺望,希望能看到丈夫归家的身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可不知为什么,丈夫却一去不见音训。一连经年,都没有任何消息,更加没有返家。妻子没有别的能力,只能日日持之以恒的上山眺望,满怀希望的等待着丈夫归来。然则,日日怀希望而去,归来时,带着的只有浓浓的失望。

    相思成疾,病入膏羊,终于,在五年后,妻子再上山等待丈夫时,心血枯竭而死,身体亦化为望夫石,站在原地,永远的望着丈夫归来的方向。

    “缘哥,好凄美的故事。”

    望天崖上,与红莲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女满是感性的依偎在林缘的怀中,眼中隐有泪光,期盼的看向林缘,道:“夫君,若是有一天,你离我而去的话,红莲也会向这块望夫石一样,一直等着夫君你归来。”神态间,满走动情之态。

    林缘温柔的抱着怀中的娇躯,柔和的道:“傻瓜,你怎么说这种话,放心,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脸上,露出一种坚定的神色。

    仿佛,一言之下,就是永恒的承诺。

    “嗯!!”红莲的身上散出一种浓浓的幸福。

    “快看,太阳快要升起了。”突然,红莲伸出玉手,向东方指去,欢快的叫嚷起来。

    看天边,一道金光自黑暗中挣脱出来,虽然微弱,却异常的坚韧,一副要将整个黑暗扫除的景象,东方缓缓的,绽放出亿万道光芒,将四周的云彩,印的一片通红,晨曦中,仿佛迸出一种无穷的生机。

    无线的生命在这一刻开始重新绽放光彩。一抹紫气自动而来。

    那种太阳自地平线一寸寸挣脱黑暗的情景,仔细观察下,绝对能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感,那种不屈,那种光明,那种生命的拼搏,种种感悟,都能在这日出的晨曦中清楚的感觉的到。

    坐在崖顶,看着朝阳。万道金光笼罩崖顶,如沐浴在无数佛光之下!

    “朝阳……真好!!”

    “夫君,如果我消失,你会为我而流泪,你会为我而杀遍天下吗?”怀中的红莲突然说道,脸上带着浓浓的期盼。

    “傻瓜,我们不会有那一天的,你是我的,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林缘笑着说道,抚摸着红莲的头顶。

    “这样真好,真希望这一刻可以永恒。”红莲的嘴上微微一动,表情真实的说道。

    红莲感叹的道了一句,突然,他的双眼陡然一凝,看向晨曦中,一道七彩神光突然遁着晨曦,自天而降,快的向望天崖飞了过来。这道神光,令他的眼瞳一时剧烈的收缩。

    “哗啦!!”七彩神华落地,一声轻响,插在身前。

    与此同时,在林缘的紫府之内,道珠旋转的速度急速,而昊天塔更是颤抖不已,一缕缕的紫金色光芒绽放,笼罩在林缘的周围。

    天边灿烂,林缘的心神突然之间剧痛,看着前方。

    是一朵七彩斑斓,如梦如幻,绚丽无比的奇花,七片花瓣,交辉相映,接连幻灭,不断循环,连绵不绝,内中独特气质,更在不停的变幻。

    在它现世的瞬间,天地间一切色彩,通通都失去了颜色,连天边朝气蓬勃的朝阳,同样变的瀹淡。

    仿佛,天地间的一切美丽,全部都凝聚在这朵奇花之上。世间,已经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将其美丽形容出万一。因为,刹那间,奇花幻灭,不断的有种种神韵闪烁。

    刹那间,已经是永恒。“这是……刹那奇花,刹那芳华……。”

    在看到这朵刹那奇花的瞬间,林缘虽然没有见过,却诡异的脱口将其名字说了出来,而在说出运句话后,那道刹那奇花如是得到了某种讯号一样,化为一道神华,冲进眉心。

    脑海中,如有一道惊人的闪电划过,‘咔嚓一声,击碎了某种无名的禁锢,在脑海深处,陡然间,涌现出一胶封存的记忆。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晨曦。

    红莲,母亲……,缘儿……,刹那间,无数记忆,如喷泉般涌出来,原先的记忆,一下子恢复过来。“我叫林缘!!”

    闭日深吸一口气,沉就半响,所有的记忆,彻底的恢复,他的心志,本身就坚韧无比,只是欲境出其不意下,一举封印住,投身到这古怪的虚幻世界中,只是苦于没有破开封印的契机,如今,刹那芳华的出现,带来了这道契机,亦在瞬间,明白到自身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