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吾心永恒

    “轰隆隆!”黑色的云彩瞬间覆盖方圆数十里,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头顶压向林缘的正中心,一股迷蒙的力量也在诞生。

    黑云压人,恐怖的气息瞬间席卷,林缘此时整个人处于一种紧张状态,他此时同样感受到了心魔之劫的恐怖。

    漆黑的乌云,似乎可以震慑心神,一缕灰色的光芒瞬间进入林缘的体内,瞬息间,林缘的身体停止了动作。

    “上次的心魔劫难经历了很多,这一次有雷劫的力量,我倒要看看能不能吞噬炼化”

    林缘仔细的思量一下,如今的他,已经拥有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力量,自身的骨骼符文之中,也拥有着神秘莫测的能量,其中一项便是吞噬能量。

    任何的能量,只要进入林缘的体内,甚至是在外界,只要在林缘的承受范围之内,都会在最短的时间中转化成他的力量。

    此时的他,可谓是强悍一场,虽然心魔之劫来得早些,可是也不代表林缘没有丝毫的准备,若是他能再次自心魔之劫中超脱的,那么林缘的实力将更上一层,而最受益的当属自身的境界。

    不再言语,心中暗自默运太上元始经。整个心神毫无保留的全部冲进心魔劫难当中。

    “轰!!”

    这一进去。顿时就见,林缘的整个身体猛的一震,引的整个空间都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心魔劫难的力量,轰然间向林缘如潮水般涌了过来。更有庞大的心魔之力形成一道巨大的能量旋涡,跟漏斗一样。冲进体内。

    心魔劫难,这一次在心魔之力刚进入的时候,便被林缘感受到是什么,味境中,可并非什么轻易好过的。

    口腹之欲,乃是与生俱来的。谁都脱离不了,林缘刚一进入。立即眼前就涌现出无数种诱人之极的无上美味。

    龙肝凤胆,山珍海味。无穷美味灵粹,天上螓桃,地上菩提,人参果。灵芝肉,等等,各种各样,只要你想的到的,在眼前。什么都有。

    一样样,诱惑的连口水都要流出来。

    普通人的口欲是各种山珍海味,美味佳肴,珍惜琼酿,哪怕无上强者都免不了这口腹之欲,而那些更加强大的武者,吃的却是种种既美味,又带着独特风韵的珍稀灵粹,更能帮助提升自身实力的灵果,先天之物,吃一个可立地成仙。人参果,咬一口,让你寿与天齐。

    阵阵异香,扑鼻而入!!

    在眼前不断盘旋,饶是林缘早有准备,眼睛也不禁在瞬间有些直,死死的盯在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瑰宝。喉咙蠕动。偷偷的吞咽起唾沫来。

    “观强者之心,凝仙者之意,傲视苍穹,凌驾于众生之上,众生之横,惟吾独尊。居天地之颠,万事万物,尽在眼底,无污无垢。吾心永恒。普天之下,地,承载不住吾心,天,遮掩不住吾眼。芸芸众生,吾心至上!原始之心!吾心不朽

    口中一字一句,一道道的太上元始经的符文闪现而出。身上迸出一股独特的惟我独尊气势,在一瞬间,整个人身上充斥着无尽的威严。真如一位无上仙者般,凌驾于众生之巅,不为万物所迷。

    欲境都有两重考验,一为考验自身本心坚定与否,若迷失,则必将沉沦,二为以身入境,亲身化身为一位位各不相同的对象,体验他们的感触。若不能脱。则亦将迷失本性,昧了心神,万劫不复。

    第一重,有太上元始经的符文的帮助,足以抵挡过去。但后一重,却需要靠自身的毅力。抵挡住那种无边的诱惑。

    那时,才是最危险的时刻,不能解脱,就休想掌控这股力量。想要得到任何力量,先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林缘进入了心魔劫难,这全靠他自己。”天云看着众人说道。

    “这要靠他自己的力量去解脱,我们无法去帮助。”宋长青虽然没有达到这一境界,可是对于基本的知识还是明白的。

    林缘此时陷入不得不突破的尴尬境地下。毫不犹豫的选择强行突破,闯入第二道欲境当中。

    这一进去,整个心神都彻底的投入到了心魔劫难中。

    可此刻,那本来沉寂的昊天塔居然再次发生变化,一股恐怖的能量居然再次产生,能量喷薄而出,却在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度,疯狂的旋转起来。

    那些能量,完全的覆盖住林缘的紫府,一缕缕的紫金色灵力诞生,在其中,还夹杂着道韵的产生。

    林缘沉寂在心魔劫难之中,身上的符文变得更加神秘,将那些能量直接化作两股,将一股股不断的吞噬到道珠中,接着,另一部分冲出体魄之内,顺着与心脏相连的经脉进入体内。

    顺着紫府很快的运转着,这一刻,好似有生命一样,在这些能量的刺激下,以极快的度快的伸展着,将这些能量扎根在一寸寸血肉当中。

    密密麻麻,如一片奇特的网络一样。

    大量的神秘能量涌现,每流淌过一寸地方。就会有一股股精纯的力量直接融入其中,增强林缘的体魄,让其变的更加的坚韧。

    自身的体魄再次得到滋润,亦在瞬间焕出勃然生机,这一股力量并没有停留,再次冲进其他的地方,一时间,林缘的体破居然再次增加。

    连带着,一丝丝的能量顺着紫府散入周身血肉中,每一寸血肉,在能量的融入下,立即迸出惊人的力量,不断的吞噬,让自身的体魄变的更加强大。

    体内,天地灵气与心魔之力,都顺着周身毛孔进到体内,其中一部分并没有进紫府,而是直接融入到血肉当中,不断的强大肉身。

    在外面,此刻如果有人在身边的话,就会看到,林缘此时不知道何时,已经重新蜕变,那些心魔之力此时好像不再存在一样,居然被无数的神秘能量开始炼化。

    林缘的身体被紫金色的能量保卫,在外界根本看不到他的身躯,而此时,随着能量的增加,林缘的身躯似乎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刺激,整个身体跟气球一样,剧烈的膨胀起来,轰轰轰,转眼间,几乎每一瞬间,都会有着某种剧烈的变化,几个呼吸中。竟膨胀了一圈左右。

    然则,在膨胀到这个程度后,突然间,本来剧烈膨胀的妖躯竟诡秘的开始缩一寸,两寸,三寸,”

    身躯每一刻都在以一寸接一寸的度开始缩小着。

    如果此刻谁能将目光穿透这些紫金色的能量。看到林缘的身躯的话,就会现。每收缩一寸,在周身的毛孔中。都有一丝丝漆黑的带着腥臭污秽的怪异液体被排斥出来,向这些紫金色的灵力一卷,落在地上。腥臭无比。仿佛是某种被排出来的,身体中的杂质。

    每排出一层,在林缘身上的气息就越加的强大。

    属那种无上强者的气息,带着惟我独尊的气势覆盖全身,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加的强盛起来

    就这样,当体型缩小到正常大小时,身躯又一次开始膨胀起来,一时膨胀,一时缩每次轮回一次,在他的体内,都会排出大量的污秽之物,不过,越到后面,这污秽之物的数量也就越少,到第九次时。已经再也没有污秽之物排出。而他的体型,也一直保持在正常大小。

    出的那只树洞

    心魔的劫难居然被昊天塔的力量和太上元始经的符文锁炼化,整个身躯再次蜕变,无数的杂质产生。

    紫金色的能量诞生,昊天塔和道珠之内俱都发生轻鸣,一道道的波纹产生,似乎是大道之音。

    虚空乍现,无数的黑洞产生,远处的武者一退再退,恐怖的力量再次席卷整片天空,令众人变色。

    “这小子,每一次的劫难都要引发那么大的动静。”天云看到这样的情况,脸上的担忧之色渐渐消失。

    林缘的身体闪烁着剧烈的光芒,一股股如浩瀚般的气势疯狂的迸出来,猛的一震,竟将周身四周的空间都震荡的轰鸣了一下。

    “嗷!!”

    紫金色的眼睛瞬间睁开,迸出两道犀利的精芒,没有丝毫的表情,张口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啸声。一股股音波如海啸般咆哮着挥斥出去。以他为中心,所过之出,地面竟如水面一样,起了一股股的波浪。翻滚着,爆出阵阵轰鸣。

    一刹那间,整个天地都仿佛臣服在他的身下。

    强横的气势,瞬间席卷整个天地。

    良久,林缘身躯一阵颤抖,紫金色的灵力顺着周身毛孔涌入体内,整个身体在紫金色的光芒中,再次报答惊人力量。

    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竟透着一股心有余滤之色。

    “好厉害的欲境,好厉害的心魔。没想到,这次到来的不是其他劫难。而是心劫,道魂境界的突破,果然不是简单就能度过的。”

    “若不是之前,激发太上元始经的力量,还有之前吸收的至阳至刚的雷劫,这才令自己度过劫难。”

    “除此之外,根据记载,有一首曲子叫做炼心曲,可直视本心,直指心魔劫难,可以安然度过,可是我却没见过。”

    林缘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这次突破,确实有些太过惊险。几乎差一点就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中。

    这一次他肉身成圣,遭天妒,每次突破。必然伴随着可怕的劫难,而且,林缘的路和其他人的路不一样,一次比一次可怕,这次突破,自然也不会例外,可古怪的是,这次有些出乎预料,本来他预算,来的是雷劫,可是因肉身成圣,令他发生变化,令他引动了他的心魔。

    在渡欲境的时候,竟然出现心魔,那情景,何等的恐怖。同时面对心魔与欲境两重考验,几乎在瞬间彻底让他彻底沉沦。能脱出来,完全是一种侥幸。就算是现在,依旧有些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