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造化起源劫

    “不好,那是什么?”刘子龙大惊,在那雷霆包围的东西上,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阴阳二色,雷池之中孕育天地,这一次林缘度的是造化起源劫难!”

    天云喃喃自语,脸色瞬间苍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

    “造化起源劫难?那是什么?”其他人不解,开口问道。

    “这是一种天地间最强的劫难,也是肉身突破极限,蜕变的一个劫难,此时林缘肉身成圣,上天都感受到了威胁,故而降下雷劫。”

    天元脸上的面色越来越惨烈,那降落下来的雷劫所散发的恐怖,令他们一行人不住的向后方退去。

    此时雷劫所包围的范围,足足达到了上百里范围,越来越多的武者汇聚而来,有的武者想近前一步,可是还没等他上前,那恐怖的压力直接令他口喷鲜血。

    “那是一道太极!”看清楚那包围在雷电之中的恐怖东西,林缘的心中震惊。

    “太极圆团,一座巨大的阵图。”有人惊呼,其中稍微一旋转,所流露出来的气势,都足以毁灭他们。

    “林缘遇到危险了,那太极的阵图很难对付!”

    当中飞出来的阵图都不简单。整个太极图化作一团,稍微一旋转,攻防于一体,其中似乎有无数的混沌气流流淌。

    太极阵图稍微旋转,一道道的声音,悠悠传荡,让虚空都在轻颤。而后猛然压落有有镇压三十三层天之威。

    这衣服阵图,有诡异莫测之威力,令林缘此时的脸色紧绷,他在其中同样感受到了危险。

    “不过是雷劫之中孕育的罢了,看我怎么破掉。”林缘大吼,身体散发紫金色光芒,身体腾空,一跃而上。

    林缘对抗,徒手硬撼,这里跟打铁一般,铿锵鸣响,他浑身是血,正在做一件惊人的事,将一道又一道的攻击炼化入体内。

    这可以说是在以命冒险,动辄就会让他自身炸开,每一道的攻击都相当的危险,是一种天地本源道则的体现,更是一种天罚的变相存在,而他却用来塑造己身,将他们当成一种磨练。

    到了后来,林缘浑身骨骼噼啪作响,浑身是血,躯体抖动,像是一曲铿锵之音,随时会崩碎。

    他在坚持,一一将这些攻击中夹在的雷电收入体内,引动它们共鸣,让这些攻击在其血肉中燃烧、锻造。

    “轰!”

    林缘的身体几乎都炸裂了,白骨茬森森,露了出来,鲜红的血,还有紫金色的血浆淌落,看起来极为慑人。

    不过,他的血肉拥有一种惊人的恢复力,即便是在雷劫中也能迅速复原,那是因为他的体魄进化到了一种极致境界。

    更有甚的是,在林缘的体内,道珠旋转,其中孕育的东西似乎要瞬间爆发,绽裂开来。

    头顶上方,昊天塔流露出一道道紫金色的气流,快速的恢复林缘的身体。

    在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林缘的境界在提升,可是体魄的修炼和躯体的净化与升华始终无法在继续。

    此时的林缘,按照记忆之中的形象,再结合太上元始经内的一些上古知识,开始朝着肉身成剩的方向靠拢。

    林缘对抗太极阵图,强大的力量让他九死一生,有一次甚至连额骨都被震裂,心神都几乎被劈为两半,但还是挺了过来。

    最后,他将所有的攻击都引入体内,又抛出,而自身的体魄也藉此进行了一番锤炼,魂海之内,心神化作的小人挥动拳脚,大战太极阵图。

    “剑来!”

    林缘一声大喝,虚空撕开,乾坤剑此时在雷劫的孕育之下,似乎发生了变化,本来是紫金色的神剑,此时更加明亮,在其身上,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气机出现。

    乾坤剑悬在其头上,与他的肉身一起渡劫,林缘一直没有搞清楚乾坤剑的品阶,可是本能的反映令林缘清楚,乾坤剑需要一次蜕变的过程,而这次的雷劫,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而那些强烈的雷电攻击,就是乾坤剑最渴望的目标,剧烈碰撞。

    虽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乾坤剑没承受一次剧烈的攻击,都要散发嗡鸣之声,甚至出现了很多裂纹,但终究是不碎,将所有的雷电攻击都给吞没了,熔炼在了己身内。

    “这是……”

    人们震惊,林缘本身就已经恐怖了,此时他手上的长剑居然还如此特别,尽管那些攻击被林缘击的快裂开了,但是它能这样吞下去还是惊世的。

    “轰!”

    雷海翻腾,压落而下,当中有山川,有河流,有飞禽走兽,细看的话那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世界,无数的东西在雷海之中闪现。

    很快,林缘就被淹没了,那里神能璀璨。

    “不对呀,那是什么地方,难道说是另一个世界?一个不为人所知的雷海世界,跟以往的天劫不同!”天云露出凝重之色。

    这次的天劫很怪!

    “那些雷海之中孕育的东西,就像是凝聚有一种莫大的威能,缘儿他,啊……直接进入了其中!”宋长青惊叫。

    雷霆化作太极模样,瞬息之间包围了林缘,令林缘陷入了莫名的危险之中。

    这才刚开始而已,林缘就遭遇了这般的攻击,山川万物皆有灵,太极图内,俨然成为了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且其中一个个犹如真实存在的东西,太过强大了。

    “这是最后一搏攻击了,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只要度过了就将结束,肉身成圣,方多为壮举的时刻。”天云折南京,希望林缘可以安然度过。

    “林缘,加油。”宋长青的心中也为林缘祈祷。

    这一刻,武宗的几位包括刘子龙,赵蒙等人也开始为林缘祈祷,他们也同样希望林缘可以度过劫难。

    林缘的肉身何其坚固,却造成这等后果,这种雷劫绝对恐怖,远超常理。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林缘每一次的被雷劫轰击,他的肉身都会迅速的恢复过来,他的肉身恢复速度太迅猛了,眨眼间血肉与骨头就重新接上了,准圣躯十分惊人。

    此时,林缘的乾坤剑,心神,和身躯遭遇了一场浩劫,天崩地裂,鬼哭神嚎,那里的攻击太多了,无数的雷霆在轰击,在忍受无比的劫难。

    “为何这般诡异,看样子林缘有点难熬,能顶过去吗?”包青轻语,露出忧色。

    这次的天劫跟过去的不同,没有普通的劫难显化,但同样的可怕无边,动辄就会要人x性命,换作其他人上去,必死无疑。

    “可恨,林缘此时没有施展道痕,只是凭借纯粹的**去对抗,不然的话形势会比这强。”

    “对他未尝不是一种难得的机遇,不依靠神通,只凭肉身元神对抗天劫,磨砺的越狠,收获的越大。”天云道。

    轰!

    在一连串剧烈的大爆炸声中,那个地方一片炽盛,什么都见不到了,显然雷罚一下子提升了数倍,真正的毁天灭地!

    那片区域,许多虚空都直接消失,被击成了宇宙尘埃,化作飞灰。

    而后,那片山河万物,包括太极图案等全都消失了,天空中一片清明。

    结束的极其突然!

    林缘的身影出现,带着一缕缕的蓝色雷霆之力,在他的身躯上闪现。

    强横的气势令周围的天地斗出现停滞,一举一动件,都有用着莫大的威力。

    天集团小时,其中的虚影也消失,世界内的恐怖攻击等都消失了,最为可怖的雷劫戛然而止,结束的是这般的突然。

    一些山石化成了尘埃,成为残迹,那里有血,更有一丝丝肉末,这般浩大的天劫,纵是林缘也几乎形神俱灭。

    众人从那可怕的雷劫回过神来,神色一凝,各怀心思,反应皆不相同,宋长青,天云等人自然无比担忧,那具躯体没有了一点生命迹象。

    锵!

    在虚空之间,漂浮着乾坤剑,绽放着无尽的紫色光芒,那些裂痕此时再次重组,它们蕴含着惊人的雷光与神能,天劫的不少力量被它吸收了。

    乾坤阿健经理雷劫,此时破茧重生,自身的力量似乎增强了很多,就连紫色的光芒之中还带着丝丝的雷电孕育。

    乾坤剑重组,铮铮作响,射出一道道毫光,尽管细小,但是却如仙剑芒一般可斩裂宇宙。

    最后,光芒内敛,它变得古朴无华,唯有丝丝的紫色气体垂落,千道万条,如一条条瀑布,看起来有一种特别的道韵。

    而在乾坤剑的内部,林缘的心神可以看到,里面居然直接蕴含了一个世界一样,念力如汪洋一般在起伏,浩瀚无比,那里看似小,但却像是一个自成的真实世界。

    “那里是乾坤戒指的世界。”林缘感叹,没想到这一番经理,居然令他们之间可以无阻碍的转化。

    “林缘!”宋长青等人呼唤,他们最担心的是林缘,至于兵器只要林缘还在自然会被修复。

    “我没事。”林缘的声音缓缓传来,身体也缓慢的移动,即便很惨淡,血肉模糊。白骨茬森森,但他终究是活着,挺过了这场雷劫。

    “肉身成圣,这是真正的道魂境界的肉身吗?”

    “劫雷突然止住,是否因他自身的境界还未突破,道魂不显,只有肉身晋阶所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