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心在滴血

    “噗!”红莲再一次喷出一缕鲜血,周围的凤凰虚影瞬间把血液蒸发。

    “缘儿,不能再耽误了,红莲必须进入锁魂精魄之内,不然,三天之后,必然再次消散,到时候,就算是我的真身前来,也不可能救治。”

    林天也不忍心打断两人,只是看着红脸的模样,不得不出口提醒。

    “父亲!”林缘流泪,伤心欲绝。

    “林缘,没事的,等你实力足够的时候,便可以帮我恢复,我相信你。”红莲不想林缘伤心忍着心中的痛说道。

    “如有缘再相见,却不料是再次相隔。”林缘低语,泪水滑落。

    不是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事事纠缠,此时分别,爱到浓时却不知心已痛。

    “缘儿,这只是我的一道心神,此时消耗的也差不多了,你现在也将突破道魂境界,到时候踏入昊天界内,希望你可以独当一面,记住我在东欲。”

    林天感叹,没想到儿子居然进步如此之快,另一方面也在感叹他的经历。

    “不要伤心了,有一天终会相见。”林天说道。

    “起!”

    林天右手虚抬,一道玄奥的波纹出现,锁魂精魄再一次出现,整片天空顿时出现无数的吸力。

    红莲的身躯此时被锁魂精魄笼罩,他的身体也颤抖着,可以看出他的不舍与无奈。

    灰暗的天空下,小雨随风斜洒,五彩缤纷的百花在刹那间凋零,落花分飞……

    红莲血脉干涸,生机已逝。经林天逆天改命,血脉暂时接续而上,灵魂也暂时重新愈合。但这一切都像泡影一样,只能短暂驻留,早晚有一天会消散。

    再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林天只能以无上功法,加上他当年游历天下时现的那处遗迹内的得到方法,暂时利用锁魂精魄,保住红莲的性命。

    或许他的真身前来,有办法为红莲塑造,可是他不想,只有这样才能刺激林缘更快的成功,无牵无挂,心中有了奋斗的目标,才能一路前行。

    也许只又在这样的情况下,林缘次啊能一路前进,而且,他的真身也不可能前来,只有进入锁魂精魄,红莲才有可能避过死劫,彻底恢复过来。他将一篇疗养灵魂的功法传给红莲之后,身影便渐渐的消散于虚空中。

    红莲一步一回头,那憔悴的容颜,那凄美的背影,那黯然神伤的最后一瞥……最后消失在锁魂精魄深处。

    在那一刻林缘心中有千言万语,他张了张嘴,但却一句话也未喊出口。他伸手向前用力抓了抓,似乎想将那远去的身影留下,但除了空气他还能够抓到什么?指甲刺破了他的手掌,鲜血一滴一滴洒落在地。

    痛,他的确很痛,但不是他的手,痛的是他的心,在那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不要伤心,不要难过,锁魂精魄孕养灵魂,我定然能够复活而出……再见,再相见!”

    “……再见,再相见!、……再见,再相见!、……再见,再相见!”…这句话不断在林缘耳畔回荡。

    一声惊天霹雳在丹元宗的上方响起,一道雷电自灰暗的天空直冲而下。林缘御空飞行,愤怒的咆哮令天地震颤。

    他无情的发泄,使出了全力,丹元宗再一次在林缘的爆发之下,轰然倒塌。

    晶莹的锁魂精魄矗立在林缘的手上,在哪里,莲的身躯缩小,被封印在其中,在最中心的地方,似乎有泪水在凝聚。

    “红莲,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林缘用手摩擦着锁魂精魄,眼睛绽放神光。

    “林缘,我们该回去了,等你实力增长的时候,自然可以解救她。”天云在旁边劝说。

    “太上,我…”林缘此时的心情随偶然缓和,但是吗,这一场入魔,在他的心中刻下了痕迹。

    “没事,我们回家。”天云笑呵呵的说道。

    “唰唰!”

    就在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数道身影踏空而来,看向丹元宗的方向,俱都是一抹惊骇。

    “天云太上,你们?”来的人正是赵括和刘家的武者,他们距离此处最近,因此来得也快。

    “一场孽缘,一场杀戮,也好!”

    天云摇头,并不想说这件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林缘考虑,毕竟这一宗门的武者,俱都被林缘所屠杀。

    赵括的眼神看着眼中有些猩红的林缘,之后看了看身后的废墟,和赵蒙对视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并不多说。

    “林缘兄,一切都会过去,不要在意!”刘子龙此时也干了过来,对着林缘说道,在上古长长,可以说,他和林缘的接触最多。

    林缘此时的状况,他很清楚,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林缘的身上根本不可能散发这样浓烈的气息。

    “子龙兄,没事,你们回去吧,我也要回武宗了,一个月之后再见。”林缘苦笑了一声,随后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丹元宗,脚步踏空,直接腾空朝着武宗的方向而去。

    “哎!”看到林缘如此,刘子龙摇头叹息,这一次的事情,他大致可以猜测到。

    丹元宗一片废墟,天地奔雷阵阵,除了那位还能有谁,一怒之下,宗门会,可会死刘子龙却不知道,虽然奔雷滚滚是他的父亲所制造,但是,整个丹元宗确实他毁灭的。

    一怒为红颜,林缘甘心入魔。

    林缘踏空而走,他要离开,解决这边的事情,他便要离开这里,前往昊天界内。

    这一日,林缘悄然进入武宗,并没有太大的声势,他也不愿意,另外,天元和宗主也明白此时林缘的心情,并没有去打扰他。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三天已过,而林缘一直呆在吴总的山洞之内没有丝毫的动静。

    “哎,斗志不高,该如何”武宗的宗主五天看到此时的林缘,心中有些感叹,不仅为林缘担心。

    “儿孙自有儿孙福,林缘相信会振作起来的。”天云淡淡的说道,不过眉宇间依旧有淡淡的忧愁。

    丹元宗一天之间瞬间泯灭于历史之中,一些武者更是讲坛这样的结局,他们想不到,作为赵国的顶级宗门为何会消失。

    更有的武者惊叹,她看到了天雷滚滚,上天降下天罚,瞬息之间毁灭了整个宗门,他们承受了上天的怒火。

    “你们知道吗,丹元宗欲要统治整个赵国吗,因此上天降下惩罚毁灭了他。”一个武者在酒楼内惊叹,脸上露出不可思议。

    “告诉你们啊,当初我隔着上百数十里,便看到奔雷滚滚,天雷降世,一抹赤红色的光芒耀眼于天际。”

    “怎么可能,你们瞎说的吧,丹元宗一定是被绝世强者毁灭的。”有的人不相信,认为他们得罪了上天。

    “你们现在还不知道,此时的丹元宗那里早已经成了武者的海洋,那里听说有丹元宗的宝藏埋葬在里面。”一个武者小心翼翼的说道。

    “真的吗?宝藏!”有人凑过来,心中震惊,顿时,一群人讨论起来了。

    此时,在无踪,几乎所有的吴宗弟子都不知道林缘的归来,不过他们听道丹元宗被毁灭的时候,心中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本来武宗就打算和丹元宗的弟子开战,那么就是一场恶战,带来的后果必是无数武者的死亡与毁灭。

    “宗主,这一次我要回去林家庄几天,等回来得时候,便是我突破道魂境界的时刻。”林缘在宗主的书房,此时在书房之内,仅仅三人。

    在林缘回来的这段时间中,他腋臭空间了一下独孤剑,此时,独孤剑的修为已经是先天境界,林缘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林家庄,也是了,回去吧,记得早去早回。”天云说道,眼中流露出欣喜。

    “你离去的这段时间,我变给你准备突破的地点,毕竟突破道魂境界,到时候你的道珠也要重新淬炼会涅槃重生,很艰难。”天云是整个赵国目前唯一的以为道魂境界的武者,对于突破道魂境界也有经验。

    “那就麻烦天云太上了。”林缘感激的说道,这些天,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状态,而为了缓解林缘的悲伤,天云太上一直在鼓励他。

    林缘说完,转身离开,天云台上看着林缘的身影:“天地之大,他的道又在哪里?”

    “太上,既然是哪位恩人的儿子,相信他会明白的。”无天在旁边笑着说道,看着林缘离开的背影。

    “希望吧,走吧,我们也要为他准备突破的东西,那一件东西,是时候用了。”天云台上叹了一口气。

    “是啊,没想到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当年恩人留下来的东西,此时终于要归还了。”武天叹息道。

    “没什么,记住一点就行,林缘是我们武宗的弟子,现在是,以后也是。”天云笑着说道。

    林缘再一次离开武宗,前往林家庄的地方,对于林家庄,林缘可是无比的怀念,那里,是他起始的地点。

    林缘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他只是在默默的看着林家庄的发展,看到他们的情况,林缘欣慰的笑了。

    本来是千行镇前四的家族,此时已经变成了第一家族,甚至融合了其余的三家,其中的武者也越来越强大,先天境界的居然也有好几位。

    林缘并没有进去,只是在远处远远的看着,他不想打扰他们,看到没事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