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逆天改命

    一怒为红颜,宁杀千万人。

    一怒为红颜,宁杀一宗门。

    林缘迈着沉重的步伐,对着红脸的方向而去,那里,一道倩丽的身影静静的躺在地上,身体上面,还残留着林缘的血。

    “红莲,我们走,离开这里,去我的家!”林缘抱着静静的红莲,便要腾空而起。

    “唰唰!”两道身影在此刻出现在林缘的面前,此时惊讶的看着空无一人的丹元宗还有满地的尸首。

    “林缘,你?”来人正是武宗的太上长老天云和宗主武天。

    “宗主,天云太上…”林缘抬起猩红的双眼,看到来的人,眼中的愤怒似乎消散了一分。

    “你回来了,你?”武天看到林缘怀中抱着的女子,又看到林缘身上散发的恐怖气势:“你杀了丹元宗所有的弟子。”

    武天的眼睛睁的老大,作为最近一直发生矛盾的两大宗门,丹元宗的情况,武宗可是时刻的关注。

    在他们感受到恐怖的气势散发时,便感应过来,此时看到林缘这样,不禁有些发呆。

    “你从上古战场回来了,发生了什么?”天云太上一直冷静的神se,此时也不由的打颤。

    他可是深知丹元宗太上长老宇文同的实力,甚至和他交战过几次,每一次都是平手,此时看到宇文同的冰冷尸体,也是一阵诧异。

    “天云太上,你是道魂境界的武者,红莲死了,被丹元宗害死了,我让他们陪葬。”林缘双目无神,此时看到天云太上,才渐渐恢复了一点。

    “红莲,你?”

    天云太上作为老者,此时何尝不明白事情的发生,丹元宗害死了红莲,林缘居然一怒之下,毁灭了整个宗门。

    “快,我看看。”天云太上皱眉,不过也不再追问,反而走到了林缘的身边,对着红脸的手上抓去。

    “气息不存,血脉干涸,不过他的灵魂还在。”天云淡淡的说道。

    “他的血脉干涸,这是谁,居然这样可恶。”武天此时听到,也忍不住骂道。

    一个人的血脉一旦干涸,那就意味着死亡,在赵国,也只有魔教方才可以做出这样的行为。

    “是宇文同,他为了突破,吸收了红莲的血脉之力,都怪我,我来晚了”林缘此时痛苦。

    “想要活下来根本不可能。”天云皱眉,就算他是道魂境界的武者也不可能成功旧货,况且,此时林缘本身的实力都超越了他。

    “不过,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如果有道魂之上境界的武者为其逆天改命,在借助宝物,或许可以保住灵魂,等实力强大是,为其重铸身躯。”

    天云的眉头紧缩,道魂境界之上的武者,又岂是那么好寻找,就算寻找到了,也不一定会帮助你。

    道魂之上是不朽,不朽境界的武者,哪一个不是一个无上宗门的主宰,怎么可能帮助一个连道魂境界都不是的武者。

    “对,不朽,一定可以的。”林缘似乎看到了希望,手上的乾坤剑突然之间,绽放一阵紫金se的光芒,紧接着,乾坤化作一枚戒指。

    “宗主,天云太上,你们离远点。”林缘的眼睛虽然有些猩红,但是此时已经恢复,他的眼睛之中反而带着希望。

    “父亲,我们又要见面了。”林缘心中低语,乾坤戒指突然再次绽放光芒,虚空出现震动。

    “这是…虚空传送的气息,在召唤无上强者的降临!”天云此时震惊,这一种情景,他只见过一次。

    “咚!”

    紫金se的光芒消失,一道身影从虚空黑洞之中出现,他空而来,看向林缘的方向。

    在这一道身影出现的瞬间,对面的武宗宗主武天和天云的目光忽然之间凝滞。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一道身影的出现。

    “缘儿,你怎么那么快就利用最后一次机会。”林天的声音显得很温和,传到林缘的耳中令林缘的心情更加平静。

    “恩公!是你吗?”天云的声音此时激动,那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

    “咦,是你?”林天也看到了林缘身后的天云武天两人,惊讶的说道。

    “没想到时隔那么多年,我的儿子居然加入到了你的宗门,看来一切都是缘分。”林天想了一会,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对着天云说道。

    “你的儿子!”天云惊骇,没想到林缘居然有如此大的背景。

    “怪不得他的进境如此之快。”天云此时也心灵通透。

    “上百年的时光已过,没想道居然还能见到恩公,虽然当初只是随意的指点,可是对我们的帮助却不可以量记。”天云老泪纵横。

    当初,他只是一个武宗的小小武者,那一次,他是一个不得志的少年,他的拼搏,他的努力正好被林天看见,因此随意的指点,并给了天云一套修炼的方法并为他改天换地,铸造根基。

    “好了,好了,当初的事情不要再说了,现在的成就也是你自己获得的。”林天笑呵呵的说道。

    “恩!”天云点头,随即看向林缘的方向。

    林缘此时也被发生的一幕愣住了,看着三人,不知道说些什么。

    “都是些陈年旧事,你这次利用者最后的机会,就是为了她?”林天指了指林缘身上的红莲。

    “父亲,红莲她,你快救救她!”林缘急切的说道,眼泪再一次流下。

    “好了,她的血脉虽然已经干涸,但是灵魂还是存在的,只需要锁魂jing魄就可以解救,你还不抓紧把锁魂jing魄给我。”林天笑着说道。

    “锁魂jing魄,我有。”林缘此时激动,乾坤戒指一闪,锁魂jing魄出现在林缘的手上,而且是他上次收集的最大的一块。

    “没想道冥冥之中自有命运,早已经注定了吗?”林缘感叹,可是又有些不甘。

    “如果我可以掌控命运,如果我可以主宰,那么这一切还可以发生吗?”林缘心中呐喊。

    空中的林天看着林缘的表情,并不说话,手一招,锁魂jing魄直接出现在他的手上道:“这一次,我要为他逆天改命,不过,想要为他重塑躯体,还需要你自己去做。”

    林天对着林缘说道,他如果相帮林缘,确实可以为红莲重塑身体,可是,林天不想他总是依赖自己。

    三次的机会一旦用光,林天也不会再给他,一切的路还是需要自己去走,这才是一个强者需要做的。

    林天看了一眼被仇恨埋几乎没了理智的林缘,叹道:“每个人要走的道路都不尽相同,未来谁也无法看清。”

    “虽然宇文同已死,但是体内的凤凰血脉还未消散,加上锁魂jing魄,封锁灵魂,还有希望。”

    接着他话语转寒,道:“宇文同,你既然犯下了如此之罪,但你仍要为你的所作所为负责,今ri我要用你的命来为那个孩子逆天夺命!让你的灵魂永生毁灭。”

    对面的天云听到这句话后,原本暗淡的容颜一下子光彩了起来。林缘听到这句话后,也渐渐恢复了神志,他激动的大叫道:“父亲你说的是真的吗?红莲她……还能够活过来?”

    “我只有三成的把握,希望很渺茫。”

    林缘本身的情绪就不稳定,此时更是状若疯狂,道:“父亲你一定要救活红莲啊,若是能够以命换命,我愿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

    看着儿子这样,林天脸上也是不忍,忍受着内心的折磨,惨笑道:“趁着血脉之力还没有完全的融合,我先施展逆天之术。”

    林天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天云,道:“你将缘儿带走,一起远离这里,没有接到我的消息,万万不可踏进方圆十里之内一步距离。”

    “这……”天云也有些犹豫,他相信自己恩人的能力,知道他神通广大,不过这一次似乎要有危险xing,他有些放心不下。

    “父亲,难道你还有危险吗?”林缘此时虽然甚至疯狂,可是听到父亲这样说,也不禁担心起来。

    “没事,你们先离开,这只是我的一道心神,就算损失了也没什么。”林天欣慰的看着林缘的方向。

    “带着林缘一起离去,半个时辰之后这里的一切可能都将不复存在。”

    天云此时yu言又止,但终究没有说什么,他和武宗武天腾空而起,拉着林缘,不舍得离开这里。

    林缘知道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帮不上他父亲,在最后离去时,只是喊了一句:“父亲……”

    半个时辰之后,破碎的丹元宗上空响起隆隆雷鸣,一道道闪电划空而现。原本平静的夜空,平地起惊雷,显得格外恐怖,巨大的电芒照亮了整座丹元宗的上空,宛若雷公现世。

    这天地异相惊的数里之外的林缘众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那电闪雷鸣并非自然现象,雷电竟然是被一个人接引而来。在那隆隆雷声、闪闪电光中,一道如神似魔的身影正傲然而立在空中,赫然是林天。

    无数的闪电在空中凝聚,此时的赵国,似乎都可以感受到,一股股恐怖的气势在爆发凝聚。

    赵国的皇都,赵括正在和赵蒙聊天,他此时感受到这股气息,顿时抬头看天,在哪里,他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发生了什么?”赵括低语,站起身来和赵蒙一起走向屋外。

    “走,我们去看看。”赵括一声说道,顿时和赵蒙朝着雷电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