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我愿封魔

    “哈哈,没想到血脉之力这样强悍,居然令我的修为直接增加到了生之道魂的巅峰。”宇文同大笑,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整个赵国,谁人是我敌。”哈哈的大笑之声漫步在天空上方。

    “本来,属于红莲的,再怎么转化,依旧…不是你可以…得到的!”林缘的声音一句一句的说着,脸上的面容也越来越阴沉。

    染血的脸庞染着带血的泪水,他的眼眶也呈现出血红色的光芒,手上的乾坤剑产生变化,缓缓地指向前方。

    宇文同也是抬头望着那崩溃的剑气,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然而,还不待这道笑容扩大化,他的眼瞳猛然一缩。

    “红莲,现在我就为你报仇,让他们的血,去祭奠你。”林缘嘴中低声呢喃,混乱的头发展示他的疯狂。

    为红颜,他不顾一切,为红颜,他展开杀戮,为红颜,他疯狂入魔。

    轰!

    崩裂的紫金色剑气,在此刻突然炸裂而开,紧接着,一道紫金色的剑气携带者四道冲天神剑,径直自其中暴掠而出,而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宇文同面前,借助着光芒反射,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看见,那紫金色的神剑中央,正是林缘!

    而此时,在林缘的身体之上,竟是布满着无数的毁灭之力形成的剑气,宛如一层层的剑影一般。

    紫金色的剑影之中,居然充满了血红色的光芒,林缘的双眼通红,甚至连发丝之中都充斥了红色光芒。

    那是入魔的状况,那是林缘愤怒的征兆。

    我之剑,在于守护。

    我之剑,在于极限。

    我之剑,在于超越。

    我之剑,在于无限。

    “连我喜欢的人都没有保护住,我该死!”林缘的声音这位呢让玉龙,声音传遍天空,一层层的波纹荡起。

    呻吟带着雄厚的灵力散发,丹元宗的弟子剧都是口中喷血,这样的力量,岂是他们可以抵挡。

    “诛仙四剑,杀!”

    紫金色的光芒之内,林缘的眼神冰寒,心中猛的一声低吼响起,旋即乾坤剑瞬间膨胀蠕动,短短霎那间,便是化为一只巨大的神剑,一股可怕的力量,爆发而开,将空间都是震得略显扭曲。

    手中的剑,是杀戮之剑,同样是守护之剑。

    我以我手中之剑,杀遍天下期我之人。

    我以我手中之剑,杀遍天下负我之人。

    我以我手中之剑,守护我挚爱之人。

    “只是,现在连守护的爱人都没有守护好,还需要守护吗?我以我剑化作杀戮之剑,斩!”林缘大吼,见其再次变化,一往直前,无尽杀戮。

    “砰!”

    剑气成形,林缘虽已入魔,但没有丝毫的迟缓,一剑瞬间轰爆空气,以一种凶悍无匹的姿态,轰向宇文同的方向。

    可怕的力量犹如实质一般扑面而来,即便是以宇文同生之道魂境界的巅峰,甚至比之前面对的黑衣男子还要强悍,但是他没有丝毫的由于。

    这一剑,超越巅峰,这一剑,无尽杀戮,这一剑,只为疯魔。

    一剑之下,是林缘的最强一剑,甚至连他的体魄都是感觉到一种刺痛,当即他的眼神也是异常凝重起来,林缘这一剑,足以毁灭天地。

    无数的紫金色光芒闪烁而起,在瞬间,在林缘的头顶,形成了四柄难以想象得神剑,神剑之上,弥漫恐怖的气息。

    “没有领悟道韵的道魂境界武者,只是一个伪道魂罢了。”林缘随意入魔,甚至却还清晰,那一剑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里面的力量。

    “我之前斩杀道魂境界的武者,因为他杀戮无尽,此时,我为自己的女人,再次杀戮,灭。”

    林缘大吼,诛仙四剑,诛灭,陷灭,绝灭,戮灭,此时完整的一剑在林缘手上升腾而起。

    “斩!”

    手中的赤红色长剑,高举而起,然后再度力劈而下,那种奇特的劲力,更是在此刻强盛到极致!

    铛!

    紫金色的神剑和赤红色的长剑,直接是硬生生的轰在一起,当即一股无法形容的狂暴之力,呈环形般席卷而开,地面之上,裂缝也是闪电般的蔓延开来。

    “嗤嗤!”

    两剑接触处,一丝丝炽热的凤凰血脉之力,从之上飞速的流出,然后无孔不入的对着林缘的乾坤剑侵蚀而去,而在这种血脉之力的侵蚀下,林缘的乾坤剑,竟然真的发热起来。

    “连一个道魂境界都没有突破的人,就妄想击杀我,真是可笑,实力的差距怎么是你可以想象的”宇文同望着这一幕,一声冷笑,道。

    “就这样的威力”

    林缘眼神微凝,这种奇特的力量,似乎能够将一切东西化为虚无遗忘,侵蚀力极为强悍,烽火血脉,本就炽热无比,也是因为被这种炽热的侵蚀,这才道之林缘的乾坤剑发热。

    不过别人或许对这种血脉之力会感到棘手,但可惜的是,林缘并不会在这一行列。

    “可笑!”

    林缘的心神一动,体内的道珠瞬间绽放不一样的神色,到竹之内,一道道的剑影浮现,见到绽放,实质性的剑气散发,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紫金道珠,这一刻,那些围绕在林缘剑上的炽热之力瞬间被蒸发。

    而在自己的剑气被化作虚无时,那宇文同的面色也是瞬间剧变,显然是有所察觉。

    “你的这种力量,对我无效”

    林缘微微抬头,对着面色剧变的语文及一笑,旋即乾坤剑紧握,澎湃的力量,在一个极端的距离之中,如同潮水般,尽数喷涌而出。

    “你以为我这一简直是如此吗,太可笑了!”林原装若封魔,红色的眼睛之中充斥了无尽的愤怒。

    诛戮陷仙,此时再起变化。

    嘭!

    四剑化作一剑,此时之将诶融合,一剑西来,狠狠的轰在宇文同的长剑之上,近乎狂暴的力量,无视于那种奇特的血脉之力,以一种极为蛮横的姿态,倾泻而出。

    咔嚓!

    而在这种狂暴力量的倾泻中,那赤红色的长剑之上,顿时崩裂出一道道真正的裂缝,而后,裂缝扩大,直接是在语文及以及众多丹元宗弟子惊愕的目光中,爆裂而开。

    砰!

    长剑碎裂,那股残余的劲风,如同狂风般席卷向宇文同,当即将其震飞而去,而后身形狼狈的急退了数十步,方才勉强稳住。

    当宇文同身形狼狈稳住时,周围却是寂静了许多,众多丹元宗的弟子面面相觑,最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他们瞬间便反应过来,随即脸上露出惊骇的目光,此时太上长老一旦失败,那意味的就是死亡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我可是道魂境界的武者。!”宇文同看着碎裂的长剑,长发凌乱的废物,此时就像一个疯子一样。

    “没有什么不可能,自作孽不可活!”林缘冷厉的声音淡淡的传来,随即一剑斩下,恐怖的气势直接焚烧虚空,无数的黑洞出现。

    周围的那些单元宗弟子,因为被林缘的领域所包围,根本逃不出去,在这一剑之下,那些弱小的武者直接死亡。

    “嗤嗤!”

    紫金色的剑气穿爆头虚空:“死吧!”林缘恍若疯魔,愣住的丹元宗太上宇文同的紫府瞬间被穿透,紫府内,他的道珠在这一剑之下轰然碎裂。

    “世间情事多愁离,可见天道不公,又哪管他郎情妾意,镜花水月皆成空,苦叹一生,难觅佳影,千百玉露落,一杯黄土伴金风!”

    林缘状若疯魔,此时击杀了丹元宗的太上长老,双眼之中,爆发赤红色的血光。

    他心中愤怒无尽,一心只想杀戮,看着下方的单元宗弟子,林缘手上的光芒绽放,一道道的剑气散发。

    丹元宗内,被紫金色的气息所弥漫,一道道的血柱散发出来,单元宗的弟子死亡,伴随着他们来的是惊骇。

    身边的弟子一个个死亡,他们似乎到了末日一样,紫金色剑气横扫,整个丹元宗内,一片哀嚎。

    “上梁不正下梁歪,自作孽不可活,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林缘的声音中带着嗜血,他疯狂,他愤怒。

    如果不是你们,红莲怎么会死,如果没有这个宗门,红莲怎么会死。

    “啊啊啊!”

    林缘疯狂的咆哮,他忍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几年相思,此时断肠,让他一直难以忍受。

    “如若回归,我愿封魔!”

    林缘仰天大吼,丹元宗内,此时只剩他一人大吼。

    无数的弟子倒在地面之上,他们脸露惊恐,经历了人生之中的大恐怖。

    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冰凉的雨水淋透了林缘的衣衫,他感觉身上一阵冷,然而,更冷的是他的心,他心中凄冷无比。

    “天地虽大,何处是我家?”

    天地间一片雨幕,一条孤单的身影的在半空上茫然的走着,任雨点狂乱的打在身上。

    看着死寂的丹元宗,林缘的脸上露出凄苦的神色:‘如果,如果我可以早来几天,红莲你或许不用死亡。“

    林缘脸上的泪水再次滑落,伴着血花,随着雨水滑落。

    整个丹元宗内,无人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