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那是红莲的

    “红莲……”林缘悲呼。

    山洞之外的落叶被刚才的猛烈劲气冲击的满天飞舞,一些种植的花草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洒,花瓣如泪雨,落花在哭泣。

    想起红莲种种的好,林缘悲痛yu绝,往昔那些温馨的画面一幕幕浮上的他的心头。

    “傻蛋,快拉我上来。”

    ……

    微弱的话语,似还在院中飘荡。

    “你说过……如果有人想杀我,除非……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我听了好……感动。从小到大……我只有父亲一个亲人……没有母亲……没有玩伴……没有朋友,好孤单!”

    “自从遇见你……我好快乐。”

    “这些年……我真的很快乐,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感觉很快乐,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看ri出,一起……看ri落,平平淡淡……生活……”

    最后,在林缘耳边,红莲在弥留时未来的及说完的话语在不断回荡:“当你……老去的时候,还能够想起……一个叫红莲的女孩……”

    “红莲……我不要你死去……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林缘就像疯了一般大叫着:“为什么?!贼老天你为何要这样残酷?!还我红莲命来?!”

    “命运?命运!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想和心爱的人……平平淡淡的活下去,这一切……为什么?!”林缘声嘶力竭的悲呼着:“如果冥冥中真有主宰一切的无上存在,我诅咒你,诅咒你同样被他人掌控命运,诅咒你早晚要烟消云散!”

    悲愤的诅咒如滚滚惊雷一般,在整个丹元宗的上空激荡。

    林缘看着那早已经逝去的面孔,血se的眼泪再一次流出,他心痛,他不敢,他不想。

    “我们说好的再相见,此时我在,你却不在!”林缘血泪滴落,看着怀中紧闭双眼的红莲,他的心在滴血。

    无限的愤怒在林缘的心中升起,哪一点火星此时就好像被浇上了油,蹭蹭的向脑海之中窜去。

    他的眼睛通红,眼角留学,那是他的痛,那是他的悲。

    天地轰鸣,阵阵的雷声响起,随之就是狂风暴雨。

    林缘止住了悲痛,看着不远处的丹元宗弟子,还有那丹元宗的太上,他双眼赤红,滔天的恨意涌上心头。

    他将红莲轻轻放在地上,像疯了一般怒吼着向前冲去:“宇文同,你还我红莲命来!”

    林缘怒吼,身上的其实翻腾之间,属于半步道魂境界巅峰的气势散发,一道道的剑影出现在林缘的身上。

    “你的身上存在红莲的气息,就是你,你杀了红莲。”林缘在宇文同的身上感受到了红莲的血脉气息,一双眼睛充满了愤怒。

    “我要让你们丹元宗给红莲陪葬!”林缘分局到了顶点,乃海之中完全被杀戮所控制,身上的剑影浮现,直接朝着周围散发而去。

    剑影连连,剑道的气息散发,又岂是他们可以抵挡,一格格的弟子在剑影之下粉碎,化作无数的血花。

    一道剑影出现,直接攻击向了之前受伤的丹元宗宗主,剑气直接刺穿了他的紫府,带着惊骇的眼神悄然倒下。

    “你就是林缘,没想到你居然回来了,还达到了半步道魂境界的实力!”宇文同在天空之中仰望,挥手一剑,抵挡住暴怒之中林缘的剑气。

    “既然如此,你们武宗迟早会灭亡,丹元宗只要存在我一人,就是永远不灭!”他之前看着丹元宗的宗主死亡,丝毫不来解救。

    “既然你那么喜欢红莲,就让你下去陪葬,他也算是为我的突破增点乐趣。”宇文同yin狠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赤红se的长剑,陡然劈下,霎那间,那宇文同周身的空气,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失,一种类似荒芜般的波动,散发开来。

    宇文同这一剑,看似平缓,但其中所蕴的可怕之力,唯有着被那剑气锁定的林缘方才能够清楚的感应到。

    这是林缘对战的第二个道魂境界的武者,也是林缘最恨的一位道魂境界,因为在他的身上,流淌着红脸的血脉之力。

    耀眼的赤红se剑气绽放,直接逼近了林缘的身体,宇文同的气势散发越来越重,此时几乎已经弥漫了全身上下。

    他的实力在提升,他的气势也在提升,血脉之力在他的自负内绽放饶绍,刚刚吸收的血脉之力,令他的实力急速的提升。

    “本来,那应该是红莲的!”

    林缘望着宇文同周身呈现的赤红se的血脉之力和强悍的实力,眼神也是颇为的凝重和愤怒。

    林缘的手上,乾坤剑绽放紫金之光,剑鸣之声嗡嗡直响,他要以手中的剑,来杀伐,来杀戮。

    林缘面对这样强悍的一剑,并没有退避之意,其心神一动,那呼啸而下的赤红se剑气愈发凶横,张牙舞爪,可怕的力量冲击,令得周围地面之上的裂缝愈发密集。

    他一剑散发,剑影浮现,紫金se的神剑出现,朝着宇文同的方向而去。

    “斩!”

    宇文同双目冰冷的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紫金se神剑,低喝猛然传出,顿时那赤红se的剑气,一道充斥着炽热的剑气,暴she而出!

    剑气极壮,约有数十丈庞大,犹如流星,快若闪电般的掠过天空,然后以一种惊人的声势,重重的劈砍在了那紫金se的剑气之上。

    铛!

    清脆而刺耳的巨响声,陡然在天空之上响彻而起,紧接着,一股极端狂暴的能量冲击,也是猛然自那天空之上爆发开来。

    能量冲击席卷而开,周围的靠得近者身形急忙倒退,一些弱小的武者更是直接被这样的庞大能量粉碎,两人战斗,身体腾空而起,地面干裂。

    剑影浮现,纠缠一起,道魂境界的武者,虽然林缘击杀过,可是也是生死之际突破,此时,宇文同的实力不断地增长,凤凰血脉的力量何其庞大。

    一道道光芒在天空上闪烁而起,抵御着那种侵蚀而来的能量劲风。

    而在抵御之时,单元宗弟子的目光,皆是眨也不眨的锁定着半空,他们的脸上展现出惊恐的眼神。

    那样强悍的招式,那样强悍的气势,他们之前靠近都承受不了,无数的山石粉碎,无数的丹元宗大殿化作废墟。

    之前宇文同施展出来的剑法是丹元宗极其强悍的剑法,如今再以宇文同那生之道魂境界的实力施展出来,威力更是不弱。

    这一剑,赤红se的剑气产生,无数的凤凰虚影居然伴随,这是血脉之力的外散,一宇文同的实力,这样强悍的血脉之力根本不可能完全的炼化。

    加上了凤凰血脉力量的剑招,此时更显凶悍,恐怖的骑士居然直接逼近了生之道魂的巅峰,就比上次林缘对战的黑衣男子都要恐怖。

    嗤嗤!

    而在众人目光聚焦处,赤红se的凤凰剑气重重的劈砍在林缘的剑气之上,那种独特凤凰血脉之力,竟是在疯狂的对着林缘的剑气侵蚀而去,那些原本冰凉的紫金se剑气,也是在那种剑气之下,居然在焚。

    宇文同同样是感受到了那因为凤凰血脉的侵蚀而变得脆弱起来的剑气,当即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中长剑,再度怒劈而下。

    “去死!”

    咔咔咔!

    又是一道狂暴无比的剑气攻势,这一次,那紫金se的剑气之上顿时爆裂开一道道裂纹。

    “林缘要承受不住了”丹元宗的弟子望着这一幕,顿时暗暗摇头,一些武者脸上更是露出了惊喜。

    “死,杀了他!”有的弟子脸上露出兴奋,刚刚的林缘可是要杀了他们全部。

    此时的他们,看到宗门的太上占据上风,自然高兴无比,那一个个喊叫声,回荡在天空之中。

    “这才是我们丹元宗,我们宗门要成为赵国的第一宗门。”有的内门弟子看到这一幕,更加兴奋。

    “林缘,你的死期到了?”一位紫府境界的武者心有余悸的望着上方的战斗,他从那边感受到了浓重的威胁。

    “林缘,红莲的血脉之力真是强悍,居然不断地令我的力量增强。”宇文同脸上惊喜不断,他感受到无数的力量在增强。

    而在他们说话间,天空上,那巨大的紫金se剑气,已是开始寸寸崩裂,显然已是达到极限。

    “结束了么?”

    望着这一幕,不少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着,不过倒没什么嘲笑的意思,林缘能够以一个年轻的身份和道魂境界的太上长老逼到施展出全部实力已是相当不易。

    “那是属于红莲的血脉,本应该是红莲的!”林缘咆哮,身上的气势也在增强,紫金se的剑气化作庞大的剑芒。

    “那又如何,现在属于我,可能你还不知道,为了炼化她身上的血脉之力,我可是足足炼化了三个月!”宇文同看着暴怒的林缘,笑着说道。

    “三个月的时间,在我的紫炎之下,终于成功了。”宇文同丝毫不在意林缘愤怒的延伸,似乎是为了刺激林缘一样。

    “你找死,我要灭了你的宗门,让丹元宗从此消失。”林缘头发凌乱,身上的气势居然不稳定。

    看到林缘这样,对面的宇文同居然笑了起来,随之一道赤红se的剑气激she,在这一刻,他的气势停留在了生之道魂境界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