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泪中染血

    “红莲,你真的决定了吗?”宇文同的声音出现在红莲的山洞之内,紫se的火焰摇曳,好像将要消散。

    “宇文同,你就死了这条心!”红莲的气息微弱,就连说话都地的令人听不清楚。

    “看来,你是铁了心的决定那么不要怪我。”宇文同的脸se露出yin狠,手上的灵力明灭可见。

    “希望下一世,你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宇文同手上的凌厉突然增加,紫se的火焰在接收到这样的一股灵力,自身的火焰突然庞大起来。

    “只要吸收了这些血脉的力量,天下谁人是我敌,到时候,整个赵国都是我的。”宇文同的脸上露出兴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漆,似乎此刻就是宇文同的心情。

    时间的流逝,红脸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红莲甚至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只能听见微弱的呼吸。

    “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为什么这一世要让我承受这样的惩罚,林缘,下一世,我红莲还做你妻子。”红脸的心中苦涩,泪水早已经流干。

    “如有缘,再相见,没想到却是下一世的相见。”红莲微弱的意识之中充满了痛苦。

    **虽已经麻木,可是灵魂依旧,那种痛苦,很难去想象。

    “叮!”又一滴红se的鲜血低落,瞬间,红脸的脸se苍白,眼睛直接紧紧地闭上。

    “成功了。”宇文同在这一滴鲜血滴落的瞬间,脸上现出喜悦的表情,他兴奋,一步向前,直接端起来那闪烁着凤凰虚影的鲜红se血液。

    “血脉之力,完整的血脉之力。”宇文同的脸se兴奋,一年多的坚持,此时终于收获到了。

    “只要我融合了凤凰血脉,甚至突破生之道魂也不是难事。”宇文同兴奋地说道,完全不在意一旁被紫se火焰焚烧的红莲。

    “吸!”

    宇文同神se兴奋,看着盘子中的凤凰虚影,嘴巴一张,直接把一盘子的血脉之力吞噬,瞬间,一股炽热的力量传递。

    “就是这种感觉,只要炼化之后,便可以达到生之道魂的巅峰,假以时ri,突破死之道魂。”宇文同的脸上露出癫狂,那是一种兴奋。

    “咚!”

    整个山洞突然震动,一些碎石洒落,红莲漂浮的身体在这一股震动之下,瞬间垂落下来。

    紫炎消失,红莲的身体垂落,正一脸兴奋的宇文同脸se瞬间yin沉,看着外面的天空,那里,一团紫金se的光芒正闪烁而来。

    “老匹夫,你敢杀红莲,我要让整个宗门陪葬。”紫金se的身影出现,紧接着一道红se衣衫的男子从天空坠落,那是他们丹元宗的掌门宇文化。

    “化儿!”宇文同看到坠落将死的男子,脸上顿时愤怒起来,身上的灵力闪烁,手上一柄红se的长出现,道道的剑韵闪烁。

    “你是谁,为何击伤我宗宗主,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丹元宗吗?”宇文同的呻吟带着质问,手上的长剑以然出鞘。

    一道赤红se的剑气冲天,周围的山石粉碎,道魂境界的流量在此刻冲天而起。

    “自不量力。”林缘脸上冷笑,手上的乾坤剑挥出阵阵剑气,直接泯灭了赤红se的剑气。

    “居然可以挡住我的攻击,你是谁,为何来这里。”宇文同不在攻击,看着林缘的方向,散发阵阵的杀意。

    “红莲在哪里?”林缘低沉的话语说道,看着前面的宇文同。

    “红莲!”宇文同声音带着疑惑,身子不由得向后面撤了一下。

    “不知道!”宇文同说道:“这里不欢迎你,请出去。”宇文同脸se低沉,言语之中带着不可置疑的味道。

    “林缘。你终于来了!”

    就在林缘皱眉的时候,宇文同的身后,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欣喜。

    “红莲!”林缘表情震惊,身后,他听得没有错,那是红脸的声音,他永远不会忘记。

    紫金se的灵力爆发,一阵狂风而过,就连远处宇文同的身体都微微晃动,转眼间,林缘已经到了红莲的旁边。

    “啊!”

    看到红莲的情况,林缘的双眼瞬间变得血红,他的脑袋有些空虚,脑海之中一片惨白。

    “林缘,是你吗?我听到了…你的声音,我以为…是在做梦!”红莲的声音细微的就好像蚊子一样,虚弱的她连眼睛都仿佛睁不开。

    “红莲,我是林缘,我是那个林缘啊,你不要死!”林缘的泪水滑落,手上的紫金se灵力不断地注入她的身体。

    “林缘,不要再费力了,我…的血脉之力…已经干涸,不可能活下来了!”红莲微弱的声音再次说道。

    她的脸se苍白,眼睛不时的闪动挣扎,想睁开,可是,血脉之力的干涸,令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不,不会的,昊天塔,玉珠,生命之力,快,快进入到她的身体之中啊!”林缘暴怒,眼前的事情令他几乎发狂。

    一道道的灵力不断的注入,似乎林缘的灵力起到了效果也或许是林缘体内的昊天塔散发的生命之力发挥了作用,她的脸se居然边的红润起来。

    “红莲…对不起,我来晚了!”林缘沙哑的哭泣声,带着无比的愤怒。

    怀中的红莲艰难的张了张嘴,咳出一大口鲜血。林缘急忙将紫金se灵力向她体内输送去,但却现她的血脉早已干涸,一身真元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在她体内乱窜。

    “红莲……”林缘已经咬烂了双唇,他的心在滴血。

    “林缘……不要难过,还记得之前我……给你写过的信吗?”

    “记得……”

    “那一次见面,你说过……如果有人想杀我,除非……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我听了好……感动。”

    “从小到大……我只有父亲一个亲人……没有母亲……没有玩伴……没有朋友,好孤单!自从遇见你……我好快乐。”

    “还记得我们在洪荒森林吗?你宁愿自己面对强大的对手,把生死置之度外,都要让我先逃,那时候我知道我好幸福,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关心我的人。”

    “那一刻,我的心便跟随了你,林缘,答应我,就算我……死了,也要你好好……活下去,咳……”红莲又开始大口大口吐血。虚弱的身体在林缘的身上摇晃。

    “红莲……不要说了,你不会死……”那断断续续的话语,令林缘心如刀绞,血泪模糊了他的双眼。

    “傻蛋,信中我说…如有缘,再相见,此时相见,却是这样,不过…可以再次见到你,我很幸福!”

    红莲的呻吟越来越柔弱,仿佛再多说一句就要死亡。

    “林缘你……受伤了吗?你的眼睛……为何流血?”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想着我,到现在……还担心我……红莲我不要你死去!”林缘紧紧的将红莲抱在胸前放声大哭起来。

    他已经十几年未曾落泪,此情此景令他忍不住失声痛哭。

    “傻蛋……不要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红莲……我只要你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要你死……”林缘的眼睛流出鲜血,周围的单元宗弟子看到这一幕,似乎也有些呆滞,林缘的放声大哭,甚至一些丹元宗的弟子也有些不忍。

    “这些年……我虽然和你相处的很少,但和你在一起的ri子,我都感觉很快乐,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看ri出,一起……看ri落,平平淡淡……生活……”

    “红莲你不要说了……”林缘感觉胸中难受无比,他忍不住张嘴吐了一口鲜血。

    只是这时的红莲目光渐渐涣散,她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能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她的身上。

    “林缘……你怎么了?”

    “我没事……”

    “哦!”红莲的血脉干涸,此时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她喃喃道:“当你……老去的时候,还能够想起……一个叫红莲的女孩……”声音嘎然而止。

    “红莲……我不要你死去……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林缘此时像疯了一般大叫着。

    “你说过的,如有缘再相见,我们相见了,你不要离我而去,我们要一起。”林缘的眼泪之中带血。

    “你不可以这样,你不是说一起见我父母的吗,我见过了你的父亲,你还没有见过我的父母呢?”

    林缘仰天长吼,血泪弥漫了郑双眼睛,他的心再通,他的泪在长流,他的愤怒在爆发。

    然而此时的红莲却已闭上了双眼,身体越来越冷。

    “我这里有蛟龙的血液,有从无上宗门那里得来的丹药!”林缘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手上瞬间出现颗芳香四溢、晶莹剔透的丹丸,而后将它嚼碎,无上宗门的丹药混合着蛟龙的鲜血被林缘强行度进了红莲的口中。

    无上宗门炼制的丹药虽然有夺天地造化之妙,再加上蛟龙的血液,但还是未能挽回红莲的xing命。

    毕竟她是被道魂境界的武者,利用自身丹火,炼化而死,再加上自身血脉之力尽皆失去,想要起死回生,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

    任林缘怎样呼唤,怀中的红莲也没有再睁开眼睛,她静静的躺在林缘的怀中,神态安详无比,仿佛了却了心愿,没有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