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林缘发怒(月底求月票)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从先天踏入紫府境界,血脉的力量,果然恐怖!”宇文同缓慢的说道:“当初我确实想要收你为徒,也看中了你的资质,只是为师为了力量,不得不这样做。”

    “你快说,你修炼的凤鸾经到底在哪里?”本来还一副温和表情的宇文同,猛然间爆喝。

    “你休想得到!”红莲虚弱的语气表达着他坚定地信心。

    “哼!”宇文同脸色阴沉,对于这样的话,他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

    “对了,我听说你一直喜欢林缘那小子,而且,就是因为林缘的原因你才加入丹元宗,好像过段时间就是十国大战结束的日子,那时候我要让他和他的武宗全部毁灭。”

    “如果你考虑把凤鸾经交给我,在乖乖的不要抵抗,血脉之力的炼化,我可以饶他一命。”

    “林缘?他要回来了吗?”红莲脸上闪现泪水,遥远的回忆再次被勾起。

    “林缘,你终于要回来了,可是我已经不存在。”红莲的泪水随着眼角滑落,瞬间被紫色的火焰蒸发。

    “宇文老匹夫,就算我交给你你又会放过他么,你不要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武宗之中,道魂境界的武者还存在着,要是你可以击败他们,此时早就去了。”红莲的心思慎密,这样的把戏怎么可能诱惑他。

    “红莲,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在我的紫炎之下,你的血脉会被炼化,到时候,整个赵国有谁是我的对手,那时候,整个武宗都会被覆灭。”红莲的话似乎令宇文同暴怒,低吼着对红莲说道。

    红莲看着暴怒之中的宇文同,脸色不变,惟一的是脸上现出的淡淡忧愁。

    几年的思念,在此时化作相思,那一幕幕的画面,令红莲陶醉。

    “哼!”看到红莲不在理会自己,宇文同知道自己在说也无用,一声冷哼,退出了山洞。

    “林缘,你来了,我却不在,一年多了,你如何了?”看到宇文同走后,红莲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一滴泪水再一次滑落。

    “当初的相遇,那一本凤鸾经是你所给,我怎可能给他人。”红莲的口中,一句句的说道。

    紫色的火焰蒸腾,红连的身影在紫色的火焰之中摇曳,随时有陨落的危险。

    这一缕火焰,是丹元宗的镇宗之物,丹元宗,整个赵国的第一大丹药宗门,炼丹技术第一,其中的炼丹之法,最主要的就是火焰的不同。

    这让一缕紫色火焰,是宇文同的本命之火,也是宗门之中最强悍的一缕火焰,紫炎。

    山洞之内,紫光萦绕,只剩下低低的哭泣声音。

    赵国之内,林缘他们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传开,此时的林缘,急速的在天空之中飞行着,而目的正是丹元宗的方向。

    在当年,林缘知道了红莲的地点,便有心前去,只是因为十国大战的原因,林缘不得不前去,这一耽误,便是一年左右。

    林缘的心中急迫,丹元宗内,根据林缘的了解,和上次跟宇文极的对话之中,林缘也可以看不出其中的猫腻。

    脚下的速度猛然间再一次的爆发,林缘的身体化作一道紫金色的弧线,从天空掠过。

    一座座高山,一块块平原,一条条大河……

    悠悠一年的岁月已经流逝而过,林缘感觉,整个赵国制种都是那样的陌生,在冥冥之中,林缘的心似乎在颤抖。

    不过,再次回到赵国,虽然从未到这样的地方来过,但林缘依旧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连绵不绝的洪荒森林,那开阔无垠的平原,那碧波万顷的湖水……

    一切一切都在说明这是他的故国赵国。

    洪荒森林,横亘在赵国的边界,那熟悉的味道,令林缘陶醉,当初,他就是在这力和红莲相遇。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丹元宗的方向,林缘似乎已经看到。

    痛,他的确很痛,但不是他的手,痛的是他的心,在那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伤心之最莫过于生离与死别,在那一刻,林缘经历了生离与死别的双重感受。

    林缘找过红莲,可已经离开,这是离别之苦,本以为可以来过,却不料对方已走。

    地尊者墓穴之内,自己差点死亡,红莲相救,那一次,自己夺走了一个女子最珍贵的东西。

    林缘的心开始变化,那是一种思念,那是一种相思,更是一种爱,那种爱的感觉,此时在林缘的心底越来越强烈。

    沧海桑田,岁月流逝,但林缘的心似乎还停留在离别的那一刻。

    忘不了,还是忘不了!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紫色的灵力,伴着林缘的急速飞行,林缘突然一声大喝:我忘不了!

    滚滚声音似惊雷一般在长空激荡,一些鸟兽一阵惊慌,具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更有弱小的鸟兽直接被震飞了下来。

    鸟兽惊叫过后,却现此刻林缘已满脸泪水,呆呆的看着那苍茫大地。

    林缘的相思之苦,相思之痛,在此刻完全的展现出来,他没爱过,一旦爱上,却是不可自拔。

    一年的相思,在此刻化作动力,那里,就是丹元宗的地点,那里,存在着红莲,那里,是他的爱人。

    “红莲,我来了。”这一刻,林缘不在不敢面对她,也不再有以往的害羞,他是男人,他是红莲的男人。

    “下一次见面,如有缘,再相见。”林缘永远记得这句话,红莲是爱他的,只是不愿意阻挡他的脚步。

    泪水早已经湿润,林缘的心迫不及待的飞向丹元宗。

    “呼!”紫色的光芒划过高空,终于停止下来,那在前面,丹元宗三个大字终于出现在林缘的面前。

    “红莲我来了。”林缘轻语,降落下来,朝着丹元宗走去。

    在丹元宗的一处山洞之内,红莲在林缘来的一刹那,身体突然轻轻震动,内心中一股熟悉的感觉降临。

    “林缘,是你吗?”红莲虚弱的声音轻语,在下方,紫色的火焰依旧不断地炼化着她的身体。

    在其最下面,一缕缕鲜血凝聚成赤红色的能量光团,在最中心,好像有凤凰的虚影呈现,那正是红莲本身的血脉。

    凤凰血脉,是丹元宗太上宇文同发现的,在红莲加入丹元宗半年的时间内,被宇文同发现,收其为徒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吸收血脉之力,成功突破。

    凤凰血脉,这也是宇文同偶然的机会所知道的,在那篇残缺的书籍之中,记录了天地间许许多多的血脉,其中最顶级的血脉就有凤凰血脉。

    而只要吸收血脉的力量,便可以助武者突破自身极限,越强大的血脉其中的力量也越强悍。

    而宇文同正是因为吸收了红莲将近一半的凤凰血脉,直接突破自身桎梏,突破生之道魂境界。

    他的野心很大,他明白,在整个赵国,武宗才是最强的实力,只是武宗作为赵国的守护者,不被其他人所知道。

    宇文同本就打算取而代之,此时突破自身桎梏,更是显示出这种野心,联合了几个宗门的力量,和武宗对抗。

    红莲在紫色的火焰之中煎熬,自身的状态也越来越虚弱,随着血脉的炼化,甚至连红莲的灵魂都渐渐消散。

    血脉的炼化,对于一个拥有血脉的武者来说,一旦消耗完,那么就代表自身的死亡吗,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

    “林缘,你来了吗?可是,我见不到你了。”感受到虚弱的身体随时可以逝去,红莲的心中带着不舍。

    “请站住!这里是丹元宗驻地,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就在林缘将要进入的时候,以为青年拦住林缘的脚步。

    “这位兄弟,我是来找人的,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个叫红莲的弟子,我是他朋友,麻烦通报一声。”林缘看着前面的山头,心中激动,就连说话也带着兴奋。

    “红莲的弟子,他……”

    “她不在我们宗门,你走错了!”就在青年说出之际,另一道声音组织了青年男子。

    “不在?”林缘轻语。

    “对,她根本没来过我们宗门,更不要说我们认识,你走吧。”那青年身上的气势浑厚,一身真元居然达到了先天境界。

    “那打扰了!”林缘说完,便要转身。

    “呼!”那说话的青年男子看着转身的林缘,眼中闪过杀意,刚要动手,便看见身边一闪,一只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想做什么,这里可是……”另一个青年看到瞬间,林缘便出现在那先天境界的弟子旁边,并且抓住了她的脖子哦,顿时大惊。

    “不要说话,快告诉我,红莲到底在哪里?”林缘的脸色阴沉,这样的情况,令林缘心中赶到了不安。

    而且,在路上的时候,林缘便感觉到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

    “她真的不……”

    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瞬间传来:“说,一个达到了先天境界的内门弟子,不可能不知道!”林缘的脸色越来越低沉。

    “我说,我说,她在太上长老那里,好像快死了!”被林缘掐住脖子的内门弟子脸色苍白。

    “什么,怎么可能,太上长老那里,找死!”林缘的心中瞬间崩了起来,心中的感觉越来越不安。

    “刚刚居然骗我,你们两人先去死吧!”林缘此时的脸上充斥了愤怒,红莲的消息令他心中无限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