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灭世一剑

    “此剑名为灭世!”鬼祖的嘴中平淡的说道,这一刻,她看到了所有的人死亡的一幕。

    逆天之后,当得灭世

    虽然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剑,却带着世界末日的恐惧。

    这就是鬼祖的答案。

    对他而言,牵绊的一切,全都不重要,只有无穷不受限制的力量,才是他一生所求。

    千年的镇压,令他对世间无比的痛恨,所有的一切,他都要消灭,这是他的决定。

    当天地对他数千年的束缚,终于解脱。

    当他无边的力量,终于可以释放出来的时候。

    这一剑,便是灭世之剑。

    灭世之剑,天地之威。

    半步不朽,此刻终于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他的力量,毁天灭地。

    如今这一剑的力量,根本不是普通的保卫八人,而是所有的武者,只要是黑色光罩笼罩的位置,就是剑气所到的位置。

    这仍是领悟,半步不朽所独有的存在,这是他的天地,这是他的虚空,他的力量之强无比。

    林缘看到这一幕,心中震惊鬼祖的力量,衣袂飘飞,整个人就像是巨浪中的一叶小舟,又像是狂风中的一片树叶,好像随时要被吞没,要被撕裂,完全不能自主。

    他的脸色,比纸还要苍白,在鬼祖的这一剑之下,整个低语,唯有林缘在此刻真心感悟,他的身体,瑟缩抖动,呼吸艰难,就连双目都不能完全睁开。

    唯一仍然稳定如昔的,只有他握剑的手

    在灭世一剑的威力之下,就算林园距离如此之远,但是半步不朽之威,他无可撼动,林缘全无任何倚仗,能够依靠的,只有手中的剑。

    还有——

    他心中永不言败的信念。

    娘亲、爹爹…还有,红莲。

    这些人的身影,在他脑中一一掠过,让他握剑的手,突然又有了力气。

    天空上的八位长老,同样面露决然,他们脸色苍白,手中的剑散发微弱的广,无数的剑道在身旁凝聚,他们要进行最后一战。

    不能败。

    绝对不可以败。

    一败之下,众生皆死。

    所有人的信念在此刻凝聚,他们脸色同样菜百,天空上面的黑色剑气,早已经覆盖了所有人,那即将来到的剑气,只要在近一分,就是他们死亡的时刻。

    “看来,还是需要父亲的帮助!”林缘新招用决定,面对这样的强大存在i,林缘终于感到了不堪。

    那是一种无力,面对无数的生命死亡,他却无力反抗,唯有在旁边观看。

    他不喜欢这样的命运,他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他要改变悲惨的命运,要守护那些本该横死的武者。

    即使——

    面前的阻力再大,也不能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即使——

    面前的敌手,是不可战胜的,已经跨入半步不朽,镇压千年依旧强横无比的鬼祖。。

    他也不会放弃

    “林缘兄,这一次,我们共同赴死!”穹崖来到林缘身边,举起手中的剑,一道道的灵力散发,直指苍穹。

    “林缘,我们陪你共同赴死!”

    苍啸也来到林缘的身边,他们距离林缘最近,林缘身上那刚刚散发的气势,他们同样感受到了,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那是一种不甘的气息。

    “对,我们就算死,也要死的辉煌,也在为这片天地,做一份贡献。”此刻,所有的武者醒悟,他们不再萎靡,全部举起了手中的剑,遥指苍穹,指向鬼祖的方向。

    “如果凭借这样,就可以战胜我,那么达到不朽,又有何用?”

    他的声音恍惚在天上传来,正像是毁灭一切,审判一切的神祗。

    “这小子,最后了还要这样,虽然无用,但是果然不愧是当初我看中的人。”天风的脸上露出欣慰。

    “各位,既然都要死,何不拼一场!”天风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七位说道,此刻,他同样被下方的武者所感染。

    “视死如归!”鬼祖看着这一幕,脸色皱眉。

    “当初的你们执迷不悟,为了我触动八大宗门,镇压千年,此时居然依旧这样,那么,你们全都去死!”贵族看到此时的情景,似乎想起了当初,一双脸上狰狞无比。

    黑色的剑气,瞬间加速,那笼罩方圆数里的庞大剑气,猛然压下,无数的武者口中喷血,强大的气势令他们的长剑崩断。

    就在此时,林缘手中的剑,忽然动了。

    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天风的心神之中,突然再生变化,萤火之光,爆发无尽的光明。

    在无尽的毁灭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线生机。

    就好像是一片荒瘠的大地之上,突然长出了一株嫩草一般。

    虽然柔弱,虽然幼小,却代表了生,创生的无穷力量。在这灭世之剑的笼罩之下,这一线生机,显得如此的触目。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感应着这一剑的变化。

    无论是后方的武者,还是上空的八位长老,他们同样看到了林缘手中长剑的变化,一道紫色的能量喷薄而出,瞬间在半空形成一个黑洞。

    毁灭的拳意,在这一线微小的生机面前,仿佛是变得不堪一击。

    林缘的的剑,缓缓而动,恰如缓缓生长的生机。

    他的剑,爆发无尽紫色,根本无法用肉眼观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黑色的虚空洞口出现,在其中,就好像有一道无法想象的力量在诞生。

    在林缘的周围,有无数星光亮起,又有无数星光陨落,宇宙生灭,莫过于是。

    这诡异的一剑笼罩的范围,缓慢而坚定,不可抑制地增长着,将被灭世之剑笼罩的天地,逐渐地全部夺了回来。

    心神颤动,成住坏空,变化无端。

    一时之间,人人震惊,却又人人各有所悟。

    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唯一知道的是,即将死亡的他们,再此刻,得救了,那林缘乾坤剑内爆发的气息,令鬼祖的灭世一剑消散。

    这是什么剑法?

    这是怎样的强悍力量在孕育。

    无论是谁,在这一刻,全都是在心中浮起了这个问题。

    至于这剑法到底威力如何,能不能破了灭世一剑,似乎根本没有人关心。

    事实上,也不必关心。

    甚至,在他们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感应到这是剑法,只是,他们习惯性的忽略了这一点。

    因为灭世一剑,遇上这无上气势的时候,就如春雪遇上了烈阳,崩解,毁灭,融化。

    即使是上方的鬼祖,也无法阻止这种崩解之势。

    刚刚领悟创造的,灭世一剑——

    ——破

    鬼祖面如金纸,猝然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