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剑道曙光

    紫金se的毁灭剑气,直接被林缘催动到极致,一道道的剑气散发,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在林缘的剑法之中,此时居然产生出了四道剑气,再剑气之中,一柄实质xing的神剑出现,晶莹剔透,散发无尽的锋芒。

    林缘的剑气之中,出现四道无上的神剑,每一柄神剑之上,都有着不同的意境,这是林缘的剑道,最完美的一剑。

    林缘剑式的变化,也已经发展到了极处,那庞大的漩涡,恍若星云一般,遮住了半边天,千丈孤峰,也在这星云漩涡的面前,战栗颤抖。

    无数的毁灭之剑散发紫金se的剑气,庞大的漩涡,此时被林缘的剑气所胶东,令整片天地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就连最上方,鬼祖和八位长老真的战斗都有了短暂的停滞,朝着林缘的方向看来,不过,一瞬间,便再一次的卷入战斗。

    下方,林缘的剑展开,这是他最强一剑,也是他所领悟的最强最完美的一剑,一剑定生死。

    而黑衣男子自然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脸se狰狞,咆哮不断,他的剑气,似乎也被压缩到了极致。

    只要再催动一番,这一剑,就能将他也吞噬在内。

    这样的碰撞,绝非凡响

    林缘的气势凝聚到了顶点,厉喝一声,剑光大盛。

    剑道领悟第一式。

    诛戮陷仙!

    粉碎天地,还我虚空,这一剑,蕴含着毁灭天地,破碎虚空,这一剑,似乎都隐隐约约的超越了剑道的范畴。

    诛灭一剑,是剑道领悟所能发挥的,此时,林缘四式合一,直接把剑招提升了无数倍,恐怖的压力瞬间令方圆数里的区域直接粉碎。

    紫金se的剑气爆发,林缘嘴角染血,死死的盯着黑衣男子的方向,在那边,他同样感受到了一股超强的气势在爆发。

    诛戮陷仙,这一招融合剑道,超越了所有的巅峰,连空间都有些停止,终于完整地在林缘手中展现。

    完美的一剑,充斥着无尽杀戮的一剑,虽然他借得是黑衣男子那一剑的危机,靠着昊天塔的帮助。破而后立,而获新生,若林缘不能破碎虚空,领悟剑道真谛吗,这一招剑式,注定只能够昙花一现。

    但是现在,这一剑的威势,却是压过了黑衣男子的剑道,唯一不同的就是境界的差距,这是无法弥补的。

    林缘的这一剑。是千年以来,所有剑法的风光。

    庞大的星云漩涡,在四柄晶莹的散发着紫金se的光芒之中,在空中飞速的旋转着,像是要将所有人吞噬在内一般。

    即使是数里之外的那些紫府境界的武者,也感觉到了脊背上的寒意,似乎自己,也要被那剑势吞没一般,实力稍弱的,悄无声息地又退出了数里外,恐惧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心头。

    雁南天眼泪纵横,也是仰天狂嘶,为这绝世的剑法呼号不已。

    他原本就有些率xing意气,倜傥不羁,如今乍见绝学,更是连世俗礼法,自身形象,全然不顾,只想着要加油呐喊。

    一些武者同样为见到这样的剑法而欢呼,剑道这样的情况出现,令所有的武者看到了希望,这是他们生存的希望。

    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林缘的身上,此刻,他们居然一起在心底所祈祷。

    “黑衣男子,你这一生杀戮无数,跟鬼祖同流合污,不惜杀戮无数武者,只为解救他,到头来,死得还不是你?”

    他朗声长笑,欢畅之至。

    黑衣男子却是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退。

    事实上,在动手之后,黑衣男子的脚步,并没有挪动一步,即使是在这吞天漩涡,已经到了面前的时候,他也依然镇定自若,只是脸上越发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这一剑,是最强剑道,是真正的剑道,最强的剑道,其中蕴含的剑道至理,让他痴迷不已。

    他作为生之道魂的巅峰,一声同样在追求武道,怎奈何天资愚钝,最终靠着帮助。也仅仅达到了这一步。

    黑衣男子看着越来越近的紫金se剑气,脸se第一次露出了惊恐,他感受到了危险,感受到了死亡。

    黑衣男子面露狰狞,手上的黑se长剑,再次绽放,一道道的黑se剑气绽放,诡异的气息瞬间出现。

    “林缘,没想到你居然借助我的手,令你突破剑道,这令我完全没有想到。”黑衣男子的手上长剑已经出鞘。

    “你是一个天才,可是,天才也是会陨落的!所以,下一个陨落的天才就是你,可惜!”黑衣男子手上的长剑已经直击林缘的方向。

    看着林缘的剑气,甚至,让他有些不舍得破去这绝世一招。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再不出手,就是生死。

    黑衣男子闭上了眼睛,嗓子里面,发出一声低低的呼喝之声。

    出剑。

    他马步躬身,身体微微前倾,借着这个势头,轰然一剑击出。

    剑气平平实实,并无花俏。

    如果是普通人来看,也只会觉得黑衣男子这一剑,除了力大一些,速度快了一些,与平常人也没什么不同。

    而这一剑,轰击的方向,正是林缘吞天漩涡的中心,代表着死亡的剑光缺口。

    别人,避之唯恐不及。

    黑衣男子的这一剑,居然还要凑了上去?

    以强碰强,绝不退缩。

    “剑道曙光,原来如此。”林缘的脸se露出更强的战意,喉咙之中,一股更强的喝声爆发。

    “没想到你借助压力同样领悟剑道的一丝,如果今天你存活下来,那么,你死之道魂有望,可是,为了上古战场,为了无数的武者,我必胜。”林缘剑气更盛,四道剑气之将诶化作惊天神剑。

    再一次的两剑相撞,只听轰然声响,星河崩裂,漫天竟是破碎的剑光与尘石飞扬,一时之间,竟然是无法辨出两个人的形象。

    所有的战斗都在瞬间停止,一圈圈的空间涟漪散发,空中,黑衣男子那一方的武者,直接被这样的气息轰散,有的处于中心,直接被粉碎。

    林缘那边,此时也受到了波及,那些逃避不及的武者之将诶被卷入了涟漪范围,身形消失在天地之间。

    穹崖的战斗停止,他战斗如此之久,面对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消耗了太多,身上剑痕纵横,急急忙忙,定睛细看,却见千丈孤峰之顶,已经空无一人

    他们两个,在这最强一招的碰撞之后,到哪儿去了?

    所有的武者心中一凛,却不由抬头向天上望去。天地灵力搅乱之下,漫天都是破碎的云层,有些地方电闪雷鸣,也有些地方阳光普照,露出蓝se的天空。

    但这两人,却依然是毫无痕迹可循,就仿佛是消失了一般。

    穹崖望着空无一人的天空,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

    难道,真的是这两个人,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