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道之无限

    我之剑,在于守护。

    我之剑,在于极限。

    我之剑,在于超越。

    我之剑,在于无限。

    此时,林缘的心神清醒,无比的明白,悟通了剑道的含义,林缘心神简直有一种长啸的冲动。

    剑道已经领悟,林缘所会的招式瞬间在心中成形,一道道的剑道领悟从昊天塔内传递,注入道珠之内。

    道珠上面,剑痕清晰可见,就连那一片星空状态的天地此时也闪闪发光,一缕缕玄妙的奥义从其中散发,注入林缘的心中。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林缘面对生死压力,终于借助昊天塔领悟剑道曙光,破碎之道,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

    出生以来,林缘虽多次面对压力,可是,那样的压力没有生死之压力,因此,林缘一直没有明白自己的道属于什么。

    林缘的剑道属于守护,属于极限,属于破碎,更属于超越,到了最后,林缘的道属于无限。

    “道之一字,原来是这个意思”

    林缘以剑悟道,竟然是抢先领会了自身的道。

    林缘以剑道悟自身,通明自身之道,此时就好像一座天地在林缘的面前缓缓地打开,在那里,灯火通明。

    可惜,虽然能够领会,但是,林缘的时间不够,根本无法破入道魂境界,自身积累不足,领悟了剑道和自身之道,并不代表着他就真的能够破碎虚空,成就道魂。

    想到,和做到,终究还是差了不止一步。

    就算是在上古战场之外,粉碎天地,还我虚空达到道魂境界这一步,也是极为艰难,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道魂境界,并不是简单的突破,其中突破之际,道珠粉碎,直接化作虚无,只存在领悟的道,存于紫府之内,而那一缕道,将化作另外一颗道珠。

    林缘的道珠处于朦胧状态,也就是半步道珠,要想真正的凝结道珠,必须经过粉碎,破碎,最后破而后立,才是真正的道珠。

    而在这上古战场当中,虽然天地灵气雄厚,但这一步,也就几乎是难于上青天。

    黑se的剑气在林缘的前方徘徊,虽然在林缘的感觉之中,经历了太多的时间,但是,在心神的领悟之中,也仅仅只是过了一瞬间。

    林缘领悟剑道,手上的乾坤剑散发无尽光芒,再次恢复过来之前的生气。一道剑光,看似无理,但已经使出。

    “没想到你的剑法居然还会变化,有意思。”黑衣男子眼中凌厉的光芒散发,一道道黑se的道韵产生。

    但他没想到的是,林缘此时居然还有办法对抗,这凌乱的剑光,却也展现出了剑道领悟的真谛。

    “有意思,没想到你真的可以再生死关头领悟剑道,可是,境界的差距依旧弥补不了我们的差距。”黑衣男子看着林缘的剑光,居然抵挡住了自己的剑气。

    黑衣男子双眉一轩,目中现出无比兴奋之意。

    直到现在,他才觉得,这是势均力敌的一战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剑?”

    穹崖刚刚看到林缘的那一剑,就好像是最完美的一剑,一剑之下,就是他距离如此之远也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意境。

    “守护,破碎,极限,一往无前的气势!他到底领悟了什么。”穹崖口中高呼,几乎癫狂。

    围观众人,却也都理解这穹崖的状况。

    那些弱小的武者,他们虽然无法像穹崖一样,感受到林缘如今所施展剑法的神奇之处,但这剑法的强大,他们总是能够体会得到。

    那种气势凶猛,一瞬间居然扭转战局,随手的一剑,直接领虚空震动,出现黑暗的光芒,黑衣男子的剑气粉碎,林缘的剑气划破长空。

    这是剑道之威,就连黑衣男子也没有领悟出的剑道。

    他们胸中,也涌动着穹崖一样疑惑,都忍不住想要出声高呼。

    这是什么样的领悟,什么样的剑道,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剑法?

    如果这种剑法,也是属于武学的范畴,那么他们学的,练的的武功,又能算是什么东西?垃圾?

    看到了林缘的剑法之强,那一剑之威,抵挡住生之道魂巅峰的黑衣男子,这该是如何强势,难免让人对自己的武功失去信心。

    “林缘,果然绝世双骄……今ri这一战,我们能够看到,实在是生平大幸”

    这一句话,在林缘和黑衣男子开战之前,大家就已经说过。

    但当他们真的过了两招之后,再说这句话,更是诚恳之至。

    林缘的剑,波动越来越剧烈,破碎的剑光,疯狂的旋转着,形成了一个巨大而恐怖的漩涡那黑衣男子似乎也打出了战火,滔天的黑se剑气,轰进这漩涡之中,竟然都是消散于无形

    这剑法的旋转越来越快,林缘自身也控制不住。

    那旋转的漩涡,渐渐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仿佛是在疯狂地吞噬,吞噬一切。

    这是要绝杀,这是要毁灭,林缘的心中,一招最完美的剑法居然在此刻成型。

    杀戮,绝灭。戮灭,陷灭。这四招,在林缘的心中,居然开始完善起来,而林缘在领悟的同时,手上的剑再一次散发。

    林缘此时虽然全力领悟,但也在感悟自身,感悟着这一招剑式的诡异之处,也不由脊背生寒,为这一招的完美威力而震惊。

    即使是以林缘现在的境界,推动这一剑,都能够发挥出如此大的力量,那如果真正的达到了道魂境界,自身修为跟上以后,这一剑的威力,又该大到什么程度?

    他心中,也不由有些惊骇,但是,眼神之中,同样充斥着激动。

    这才是剑法,这才是他所需要的感受,勇往直前,灭杀一切。

    手中的剑,是杀戮之剑,同样是守护之剑。

    我以我手中之剑,杀遍天下期我之人。

    我以我手中之剑,杀遍天下负我之人。

    我以我手中之剑,守护我挚爱之人。

    林缘心中清楚,自己以后的路途不仅仅如此,着一点挫折与磨难只是开始,昊天界内,父母之路,还犹未可知。

    ri后面对的敌手,就将是拥有这等毁天灭地之力的无上强者。

    林缘深深地吸了口气,在心中提醒自己。

    黑衣男子很强,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强,但他绝对不是最强,在他之上,还有无数的道魂境界高手,如果今天连黑衣男子都拾掇不下,ri后之战,如何能够应付?

    这一战,必须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