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不破不立

    黑衣男子的剑,已经迫到了林缘的面前。

    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让人家的攻势逼到这么近的地步,基本上已经注定了败局。

    这一刻,林缘虽然面上还是从容镇静,心中却也是惊涛骇浪。

    四剑合一,剑道奥妙巅峰的一剑,居然被黑衣男子的简单一剑,这么快就破去,甚至连支撑一瞬间都做不到。

    无情的粉碎。

    半步剑道的巅峰,在黑衣男子的剑下,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林缘在心中已经无限次地想象过道魂境界武者的强,却还是没有料到,他竟然能够强到这种程度。

    生之道魂巅峰状态,林缘在心中居然产生了无力的感觉,而且,在瞬间,自己的最强剑法居然会如此的不堪。

    剑光破碎,强大的冲击令林缘的内腑已受震荡,胸口烦闷,喉头泛起浓厚的血腥气。

    但他强忍痛楚,勉强控制破碎的剑光,还要反击。

    如果不能从这破碎的局面之中,生发出新的变化,那他唯一的结局,就是死。

    在此刻,林缘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了死亡的yin影。

    他咬紧了牙关,脑中无数剑道至理,道珠在体内疯狂的旋转,剑痕也似乎有些黯淡无光,林缘的脑海疯狂地转动着,在这生死之际,他必须要能够破而后立,找出能够阻挡黑衣男子这一剑的方法。

    虽然那一线灵光,依然还是朦朦胧胧。

    虽然,自己的领悟仅仅只是达到了见到的一丝。

    但他手中的剑,却已经开始了变化。

    在这一剑挥出之前,就连林缘自己本人,也不能想像它的威力。

    到底会是怎样,能不能挡住黑衣男子这狂暴的一剑,他不知道,也无从知晓。

    只是事到如今,剑法的变化,也只有从这个地方开始。

    置于死地而后生,从破碎而恢复圆满。

    这一剑,就是从“碎”、从“死”开始。

    林缘把所有的剑招都在融合,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自己所会的,所领悟的,所见到的剑招,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好像一个个画面一样。

    到了他这个层次,只要是领悟的剑法都可以遂心应手,每一招,每一式的剑势,剑意,剑韵,剑道都可以随时的使出。

    林缘紫府内,道珠旋转的速度更快,剑痕之上,似乎有无数的剑法在施展,无数的剑道在产生。

    三式合一,四式合一,半步剑道极致的那一丝曙光,所有的剑招都在变化。

    林缘的心神急速的运转,脸se都瞬间苍白,面对这即将到来的一剑,林缘必须发挥全部的实力。

    当林缘的四式合一这一式,被黑衣男子的剑轰碎之后,这剑也就死了,就像是人死一样,再也没有了一丝气息。

    他也知道,面对这样的强者,同样的找事哦,等同于找死。

    “我不能死,道珠,昊天塔,急速运转。”林缘的心中在那还,所有的潜力爆发,一股冲天的气息再次散发。

    “恩?”

    黑衣男子轻哼:“就算现在爆发又有何用,境界的差距,根本无法去弥补,除非你可以领悟剑道,可是,怎么可能。”黑衣男子的剑再次加速,散发无尽的毁灭气息。

    林缘的紫府内,好像连紫金se的玉珠都感受到了林缘的处境,一道道的莫名气息散发出来,瞬间令林缘的大脑再一次的清醒。

    无比的清醒,此时,林缘就好像醍醐灌顶一样,无数的剑道领悟在林缘的心中徘徊,一个个的剑道在心中领悟。

    林缘的乾坤剑不自觉的抬起了一点,本来还散发着微弱光的乾坤剑,似乎又重新活了过来。

    “咦”

    就连黑衣男子的口中,也不由发出了惊异的呼声。

    这一剑,在他的所之中,与世上所有的剑法都不同。

    任何的剑法,都是从变化中产生,而这一剑,却是从死寂之中产生。

    在四式合一之中破碎,一切都归于沉寂的时候,却在死中求活,形成了一招崭新的,让人无法理解的剑法。

    剑身疯狂的颤动起来,仿佛是在诉说这一剑的危险。

    林缘握剑的手,也不由跟着一起颤抖。

    就连他自己,现在也没法子控制这一剑,就好像是被这一剑招带着走一样,任这自死而生的剑式,ziyou发挥。

    他也是没有办法。

    此时,到了这样的一种地步,林缘的脑海之中,无数的剑道在衍生,他心中也是在思考什么是剑道。

    突破剑道,首先要明白自己的剑道。

    无数的领悟,无数的智慧在林缘的脑海心神之中诞生,可是,林缘总是把握不住自己的剑道是什么。

    “我的剑道,属于什么?”林缘嘴中喃喃自语,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剑道,我手执乾坤之剑,一直以来,只为增加实力。”林缘秀安如深思之中,这是心神的思考,也是来自灵魂的思考。

    林缘此时,已经到了一条死路,无论如何努力,只要没有领悟属于他自己的剑道,他今天必死无疑。

    林缘在领悟,也在苦思。

    从修炼开始,林缘便一点点的回想着修炼。

    修炼的目的,丹田破碎之后的情况,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挣扎,是为了什么。

    自己恢复之后,一步步的努力,为了什么,修炼,保护,亲情,爱情,守护,极限。

    一个个剑道在林缘的心中明了,一缕缕的剑道也在抽丝剥茧,在林缘的灵魂之中扎根。

    从一开始,我就是为了亲情,为了守护而修炼,同事,也是为了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而修炼。

    最后,为了追寻父亲,为了解救母亲,我努力地修炼。

    林缘的心中,一个个念头在回想,一个个的思绪也越来越清晰。

    紫府之中,本来暗淡的道珠此刻再次绽放身材,昊天塔顶端,紫金se的珠子散发无尽神光。

    也许真是因为着天地的抑制,也许是因为他本身的武学见识,尚未跨越这个境界。

    但直到今ri,在这一刻最危险,也是他此生最艰难的时刻,他才考虑这样的问题,他才忽有所悟。

    原来四式合一本来就如穹崖所说,是一个残缺,同样也是另外一剑的开始,就在第四式的崩碎之中,他不破,也不会有另外一式的出现。

    不破,不立

    这就是林缘所领悟下一式的真谛,也同样的,是领悟剑道境界的内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