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诛戮陷仙(本卷 终)

    两人的剑光硬碰硬的撞击在了一起,两人毫无犹豫,选择这样的方式去对抗,就是为了正大光明。

    时间仿佛是突然凝固了。

    那漫天火海和无数的镇压之力,不再推进一步,而林缘也只是高高举着乾坤剑,剑上,一缕缕的紫金色光芒吞吐着,指向那土黄色剑气的方向,面色淡然,嘴角却挂着一线血丝。

    穹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今日能见此招式,我穹崖就算是死,也是瞑目了……”

    他浑身上下,并没有受一处剑伤,但脸色却是苍白如纸,说完这一句话之后,突然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只听空气之中,传来清脆的迸裂之声。

    穹崖自习武一来,手上的长剑便是着柄,竟然是轰然崩碎,变成了千万碎末,淅淅沥沥的晶石碎片,飘零在空中,缓缓落向地上。

    而那气势浩荡,仿佛能焚尽乾坤的烈焰,似乎就像是失去了温度一般,缓缓熄灭。

    天地又归原样。

    无数的土黄色剑气,消散无踪,紫金色的剑影,也是不见,只有战台之上,青衫依旧飘飞。

    胜负已分

    一代天骄穹崖,潜力榜第一,剑尊榜地以的穹崖,以传承的大乘剑道傲视整个上古战场,以穹天剑道,挑战林缘的剑道,结果却是——败

    四式合一,终于击败了林缘这一招,只是,这一战,惨淡激烈。

    “陨灭,戮灭,陷灭,最后一招的绝灭!”穹崖的嘴中,喃喃自语。

    “没想到你居然掌握这样的剑招,居然还可以把他们融为一体,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实力,最主要的是,一招之下,四种剑道。”穹崖似乎还在回忆之前和林缘的对战,那种剑道令他心有余悸。

    “不过,四式合一,似乎只是为了融合而融合,其中变化并没有完全的发挥,看来只是残缺……”

    穹崖细细咀嚼着这剑式之名,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掏出一颗土黄色的丹药,送入口中。

    “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未有过如此的战斗,也从未使出最后一招,我也一直想看看这一招的威力到底极限如何,想不到,终究还是败在了你的手上——”

    他摇了摇头,面色渐渐又转为苦涩。

    “看来,想要见识到你的最后一剑的终极威力,还需要等待……”

    “穹崖,这一战我胜了,不过我在意的更是在这条路上,我遇见了一个值得我真正出手的武者。”林缘笑着说道。

    这一战,林缘使出了他最大的力量,甚至连自己的最终一招都发挥了出来,才取得这样的效果。

    林缘摇了摇头,“穹崖,你也不必难过,我这一剑,终究会趋向于完美……”

    林缘的这一剑,是靠着他自身领悟,和完美的控制力,令他可以四式合一,可是,现在的林缘,还是无法做到完美状态。

    陨灭,戮灭,陷灭,绝灭。这四剑,是残缺的一剑,其中的残缺在于陨灭那一剑,那一剑才是导致不完美的一剑。

    诛戮陷仙,这四剑才是最完美的一剑,只是,最后一剑诛灭,林缘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去领悟,这也是林缘运用陨灭来替代诛灭的原因。

    不过,林缘对于穹崖的最后一招还是心有余悸,此时的他,也体会到了大乘剑道传承的可怕。

    “穹崖,我还是那一句,不是自己的终究无法完美的掌控,虽然你融入自己的东西,可是,其中的缺陷令你无法去补足。”林缘再一次提醒,作为一个天才,穹崖应该会明白。

    “林缘兄,此时明白,你不觉得很晚了吗,大乘剑道,他的传承又岂是那么好放弃的!”穹崖口中叹气,显然他同意了林缘的砍伐。

    一战之下,穹崖自然看出了自身的缺陷,可是,已经传承可大乘剑道的他,又岂是那么好放弃的。

    “穹崖,破而后立,又何尝不是一次突破,生死涅槃!”林缘此时声音大阵,一道道的声音在穹崖的脑海之中回荡。

    “破而后立,涅槃重生!”脑海之中回荡的声音,久久的在穹崖的嘴中呢喃,瞬间,穹崖居然再次是进入到了一中顿悟的状态。

    “你终于悟了!”林缘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这样的跳财,不想让他就此走上这样的道路,故此出言提醒。

    下面,那些武者早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了,那场面,简直难以去想象。

    “败了,穹崖居然真的失败了,林缘获胜了!”有人反映过来,显然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可是又不得不相信。

    “那一剑是什么?为什么我只感受到了平平凡凡的一剑,除了气势惊人外,没有任何感觉。”一些弱小的紫府武者在旁边询问。

    “果然是一匹黑马,这简直是一路黑到底。”无上宗门的方向,一位长老笑着说道。

    “天风长老,这一次,你们天机阁真是失算啊!”另外一个站在天风旁边的长老,对着天风笑呵呵的说道。

    “命运意图,最难猜测,而天地之中有一些特殊的武者,天生的命运就是不断变化。”天风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解释道。

    “不过,两人的对战还真是刺激,好多年没见到过这样激烈的战斗了,年轻一辈,非他们莫属!”

    林缘和穹崖两人的战斗令他们震惊,但又何尝不惊才绝艳。

    “没想到穹崖那个小子居然可以再战斗之中再次领悟,可见天子,这两人,都是无上天骄,必须引进宗门。”

    台上的八大宗门弟子,此时各有各的心思,战斗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选择宗门,按照他们的规定,这一次前五十的弟子,绝对可以进入无上宗门。

    比试结束,此时的穹崖也从顿悟之中醒来,他的脸上露出笑意,对着林缘拱了一下,表示感谢。

    林缘回首,笑了笑,便朝着苍啸和燕南天的方向走了过去,至于为什么不去赵国一些弟子的身边,那是因为,在林缘的心中,虽然是一个国家出身,但是,他们的关系远远没有和他们两人的关系好。

    “林缘兄,恭喜了,这一次比试夺得第一,更展示出那样的实力,就算是一些无上宗门的弟子也比不上你。”沿岸农田看到林缘过来,连忙上前。

    “恭喜啊,林缘兄!”旁边,苍啸也是不断的笑着。

    “那里,你们不也是取得了很好的名词,就不要再说我了,等吧,接下来就是选择宗门的时候了。”林缘笑呵呵的说道。

    他并不在意第一名,这一场战斗,最值得他欣喜的是遇见了穹崖这样的对手,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一场战斗,他同样收获许多。

    紧接着,三人不再说话,紧紧地盯着上古山山顶的八道身影,等待着他们的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