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不疯魔不成活

    第四百八十六章——不疯魔不成活

    山顶之上,一片寂静,唯有着林缘紫金色的剑气落在那道土黄色的身上所传出的低沉闷声响彻。

    “咔嚓!”

    而在林缘这种毫无花俏的疯狂蛮轰下,悄然间,仿佛是有着一道破碎的声音传出……

    整片天空地面,所有人都是有些呆呆的望着这一幕,这个时候的林缘,暴力到了极致。

    “不疯魔不成活!”这一刻,许许多多的武者都体会到了这一句话的意思,现在的林缘,简直就是一个战斗疯子。

    白笼罩在土黄色剑气之内的穹崖,被重重的轰在光罩之上,而在其面前,林缘的眼神冰寒甚至隐隐的透着一丝狞意,蕴含着恐怖力量的紫金色剑气如同暴雨一般,疯狂的倾泻在那道土黄色身影之上

    嘭!嘭!嘭!

    一道道令人心惊肉跳般的低沉声音,不断的从那道身影之上传出,众人能够见到,在那道土黄色身后的光罩上,正是急速的蔓延开一圈圈涟漪。

    此刻的林缘,犹如疯魔。

    苍啸,雁南天等人也是日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显然同样是第一次见到向来都是冷静的林缘第一次如此的疯狂……

    从林缘乾坤剑之上弥漫出来的力量波动让得众人很清楚,那一剑下去,就算是半步道魂境界强者的身体都是有点难以承受,更何况他这种暴雨拳势,这如果换做一名其他半步道魂境界强者,恐怕早就便是被打成了一滩肉泥.

    “林缘,你还没有够吗!给我滚开!”

    身体被那股近乎实质般的庞大力量所笼罩,穹崖也是能够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疯狂的透过土黄色的剑气,对着他的本体侵蚀而去。

    这一刻,他的眼瞳深处也是有着恐惧之色涌出来,他也是红着眼,奋力的挣扎着,他知道,若是再这样被林缘疯狂的打下去,即便是他拥有着强悍的剑气护罩,也必死无疑!

    穹崖奋力的挣扎着,操控着那土黄色的剑气抵御着林缘的攻势,但后者此时却是眼神赤红,对于他的怒喝丝毫不理,只是近乎麻木般的举剑,然后狠狠斩下。

    “嘿,你确实得到了大乘剑道的传承,可是,我依旧是那一句话,不是自己的就算再怎么修炼,永远也不是自己的!”

    林缘眼神赤红而狰狞,恐怖的剑气一渐渐狠狠斩下,那番模样,仿佛是将压抑在心中许多年的战意尽数的爆发出来一般。

    “我在刚刚进入上古战场是便听过你的名字,也一直希望可以和你真正的一战,拿出你的全部实力!”林缘大吼,对着穹崖狠狠地说道。第四百八十六章——不疯魔不成活

    “如果传承的剑道只有这样的威力,我只能对你说,你是一个废物。”林缘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刺痛着穹崖的心。

    “林缘,你真的惹怒了我,这是你自找的,我穹崖,生下来,便没有这样过,此时,你彻底激怒了我。”穹崖一直憋在心中的战意此刻终于爆发出来!一股冲霄的战意突破苍穹。

    “哈哈,对,就应该这样!”林缘看到暴怒的穹崖,申请也高兴起来,自己的这一番作为,就是为了可以彻底的激发穹崖的战斗力。

    “要战就战个痛快!”林缘大笑,紫金色的乾坤剑绽放璀璨光芒,一剑斩下,顿时激起无数的涟漪。

    林缘嘴角一裂,脸庞神情竟是无比的狰狞,战意冲天,他目光猩红的盯着林琅天,那种目光,看得后者都是满心寒意。

    “战吧!”

    林缘的乾坤剑紧握,滔天紫金色涌动,隐隐间,竟是在其剑上,凝成一柄柄上古之剑,而后,剑气悍然轰出,空气爆炸,无形的凹弧在林缘剑下成形,最后狠狠的落在了穹崖的身上。

    刚刚还是只有一柄上古之剑,因为这爆发状态,瞬间增多,随即力量也再度的暴涨。

    “看来他们是要进行最后的决战了,一场天骄之战,终于要落下了帷幕。”上古山山顶,八位老者看着此时的情况,明白他们是要进行最后的战斗。

    咔嚓!

    异常低沉的声音传播开来,那穹崖的眼瞳,却是在此刻瞬间紧缩,因为他能够听见,又是一道刺耳的咔嚓之声,在此刻悄然的响起,然后他猛然低头,只见得那包裹着他身体的土黄色剑气,竟然是开始崩溃消散.

    他的最后防御,竟是被林缘这一招生生的打散了!

    而失去了最后的防护,他还如何抵挡林缘那种恐怖的龙拳?

    一种恐惧,突然在此刻自穹崖心中如同潮水般的涌出来,而且看林缘那噬人可怖的模样,他可不相信后者会有丝毫的留情,当即趁土黄色的剑气尚还未完全崩溃时,其身形一动,便是暴退

    “嘭!”

    然而,就在他身形刚刚暴退时,林缘却是森然一笑,又是一剑斩出,直接是彻底的轰爆那道土黄色剑气,而且那股残余的剑气,更是席卷而出,快若闪电般的追上穹崖,狠狠的轰在其身体之上。

    噗嗤!

    劲风侵体,穹崖因为躲闪不及,立刻便是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身体狼狈的落至战台,在其上倒划出一道数十米的痕迹。

    身形刚刚稳住,穹崖便是狼狈的爬起,但还不待他有丝毫话语出口,可第四百八十六章——不疯魔不成活

    怕的剑气已是再度而来,噙着可怕力道的剑影,如同重锤一般,狠狠的甩在其肩膀之上。

    咔嚓!

    穹崖此时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映,再一次被林缘的紫金色剑气袭击,珍格格身体顺着光罩被撞飞而去。

    “穹崖,难道你还要保留,不要再演示了,最后一招定胜负。”林园看到穹崖脸上的表情,知道穹崖还有绝招没有使出。

    “林缘,这是你逼我的,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感受到威胁的人。”穹崖的脸上现出狰狞的神色,这一刻,他终于不再保留。

    随着这一句话的完毕,穹崖的身上,土黄色的光芒消散,就在众人以为,穹崖放弃的时候,一道更加强大的土黄色剑气冲天而上。

    “林缘,你不是想见识我的最终剑招吗?那么,便让你看看,我最强一剑!”穹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狼狈。

    土黄色剑气的映照下,显得更加身上,就连身上的一些伤痕在此刻,也迅速的在消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