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绝代双骄

    穹崖的低语,林缘自然听得清清楚楚:”我不是来自那里,我也从未接触过!“林缘对着穹崖缓缓地说道。

    “这是我的剑法,也是属于我自己的剑法。”林缘再次开口。

    现在林缘所施展的剑法,虽然是得自紫金珠和昊天塔内的剑法,可是因为林缘体悟,再加上融合了自己的东西,已经变成了林缘自己的剑法。

    “你叫穹天剑尊,那么,我就是昊天剑尊,镇压一方。”林缘再次开口,说完这一句话,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强悍起来。

    “昊天剑尊!”

    穹崖头发披散下来,双目却是一片猩红,他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有着极为嘶哑的声音,从其嘴中传出。

    “林缘,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你很强,甚至是我平生遇见的年轻一辈之中最强的一位武者,可是,这也并不代表了你就会获胜。”穹崖低沉的声音从嘴中发出。

    “说那么多做什么,这一战,我不会失败。”林缘淡淡的声音从嘴中发出。

    紫金色的光芒再次绽放,阵阵的涟漪从林缘的长剑上传递着,一道道的虚空裂痕在此刻产生。

    “好,战!”穹崖从嘴中蹦出两个字,身上得到战意更加的浓烈。

    “一战之后,我们就是朋友。”穹崖再次大笑,这一战,是交友的一战。

    土黄色的光芒也出现在穹崖的身上,灵力漫天,围绕在穹崖的周围,无数的剑影产生,一道道镇压之力出现,镇压虚空。

    土黄色的剑气在穹崖的面前汇聚,隐隐间,在那土黄色的光芒之中,仿佛是能够看见一些剑影涌动,一种极为奇异的波动,从中传开。

    “利用心神控制灵气,凝结成为虚实剑影……”上古山顶的八位长老看着穹崖此时的表现,脸上再次露出动容。

    “这又是一个层次的战斗,看来,这一次的上古战场,算是天骄之战。”天机阁的天风点头称赞。望着那土黄色之中漂浮的穹崖,眼神也是一凝。

    穹崖盯着面前的土黄色剑影内的虚实,嘴角的战意之色愈发浓郁,旋即他身上的灵力急速变幻,土黄色的灵力自身上散发而开,竟是再度在其身后,形成了一道虚实的土黄色剑影。

    这一道剑影,比之刚才还要浑厚,在虚实剑影出现的一瞬间,虚空都在震颤,隐隐出现无数的涟漪。

    “心神之剑,虚实之剑!”

    穹崖抬头,冲着远处眉头紧皱的林缘森森一笑,笑容让人毛骨悚然,而后他猛的一声低喝,面前那团蕴含着土黄色的庞大灵气便是飞掠而出,最后射进了身后那道虚实之剑中。

    嗤嗤!

    随着那道庞大的的灵器的射入,那道虚幻的土黄色灵剑,顿时疯狂的蠕动起来,无数的剑影缭绕,隐约间,有着一种极端可怕的波动传荡而开。

    “竟然是半步剑道的极致!”

    天空上,那些无上宗门的强者往这一幕,面色皆是猛然变幻,旋即一个个目光凝重起来。

    “以心神控制,再加上半步剑道的极致,彻底的将剑道之中的那道远古气息凝实么……”。

    “不对,在其中居然还融合了镇压之力,这不是星之极一味的去炼化,二十掌控自身,融合成自己的。”

    “原来,穹崖刚开始说的那句话是这样的意思。”林缘看的清清楚楚,终于明白穹崖刚开始星之极的意思是什么了。

    “哈哈,林缘,你与我斗了这么长时间,不过笑到最后的人,依然是我,你始终会被我踩在脚下成为我的踏脚石!”

    穹崖仰天咆哮,披头散发止样,状若癫狂,极为的可怖。

    战到了现在,两人都已经开始各自激发绝招,这是最巅峰的战斗,这是半步道魂境界的最强之战。

    两国天才,战斗在此,一场天骄之战,必然成为一场历史性的战斗。

    而在穹崖咆哮间,其身后的蠕动的虚实之剑也是逐渐的凝固,片刻后,土黄色的灵力光芒消散,一道庞大的土黄色长剑,出现在穹崖的手上,在其中,稍微一动,一道庞大的力量散发出来。

    滔天的土黄色光芒从长剑之上散发,犹如一扇垂天之幕,高达数丈,而此时,一柄散发着土黄色的长剑,就好像资源股的时空而来一样,带着镇压天地的气息,朝着林缘的方向过来。

    上古山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在这一霎那将目光投射到了那一处光罩中,而当他们的目光在见到那弥漫着远古气息的的长剑时,眼瞳也是瞬间紧缩,从那上面,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了一种近乎毁灭般的波动.

    在另外一处地方,星之极的目光也有些微微的变化,两人所继承的都是大乘剑道,看到穹崖所施展的招式,然后他那噙着淡淡笑容的脸庞便是略微的有点不太自在……

    两人获得剑道一个是镇压剑道,一个是星之极道,属于水之剑道的极致,可是,两人的差距居然如此知道。

    每一个观看的武者都有着不同的心思,可是却有着相同的方向,那就是进步,那就是努力。

    “以自身的心神控制灵气,再加上剑道传承,还有自己的领悟,这个叫做穹崖的家伙倒是有些能耐,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站在最上面的玉衡门的长老玉衡子,他的目光显然相当的毒辣,同样是一眼看出了穹崖的意图,他的眼中也是因此掠过一抹诧异之色。

    随即眼神之中,绽放着丝丝的欣赏之色,心中有了决定,这样的天赋,绝对要拉到自己的门下,穹崖的的这一招的确堪称杀招,但如果对手是其他半步道魂境界武者的话这招恐怕还真的不可能招架。

    “这一招,想来应该能解决掉那林缘了吧,就算不死也要重伤了……”

    许许多多的武者视线看向那面色霎那间凝重了许多的林缘,淡淡一笑,显然是认为这一次的交手应该便是有所胜负了。

    而那败者有着八成的可能将会是林缘。

    轰!

    天空上,滔天的土黄色光幕携带者无数的剑影涌动,在继那一柄长剑出现时,穹崖的手上也握着那柄长剑,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显示出来。

    穹崖脸上泛着笑容,也是以一种不急不缓的速度自天空上一步步的踏出,穿透而出,最后彻彻底底的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唰!

    全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在这一霎那将视线投射而去。

    穹崖的身上,一道道土黄色光芒缠绕在其身体之上,令得人无法看清他的容颜,但那种从他身体中不断弥漫开来的远古气息以及滔天恐怖之气,却是震慑着这片天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