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昊天剑道

    第四百八十一章——昊天剑道

    轰隆隆!

    紫金色的剑气被背后的虚影操控,每一道剑气落下,都散发着无尽的威力携带而出,这一刻,天地黑暗。

    那看似在身后的虚影,掌控者看似实质化的神剑,缓慢的斩下,看似轻柔的举动,却是有着搅动天地的可怕之力。

    漫天的的紫金色灵力,瞬间充斥了光罩的半边天空,在那一剑之下,尽数的爆炸而升,一股股可怕的气浪席卷开来,最后重重的轰击在周遭那巨大的光罩之上,直接是将光罩震得爆发出一圈圈剧烈的涟漪。

    无形的空气,也是在此刻被疯狂的压缩着,隐约间,能够看见那光罩之内尽数逃散的空气。

    “轰!”

    一个近乎真空般的剑气,自那凝聚的身影和神剑之下爆轰而下,剑影之中,并没有任何磅礴的能量波动,但那之中,却是蕴含着一种极为古老的气息。

    那丝气息,犹如自远古破空而来,古老而深邃,仅仅只是一丝气息,但却有着撼天动地之力。

    嘀!

    真空之剑尚还为落地,那下方的地面已经是出现了一个约莫十数丈的深深剑痕,在那剑痕的边缘,还能够见到疯狂闪烁的紫金色灵力波动。

    那原本弥漫了天空的土黄色光芒,也是在此刻被那剑气生生的压缩到了穹崖周身数丈范围,那种庞大的压力,令得穹崖浑身的骨骼,都是发出了嘎吱般的声响。

    “想要击败我,没那么容易!”

    不过如今这穹崖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面对着那种庞大的压力,他的双眼反而是涌上一种决然的战意,旋即手上的长剑绽放,在空中玩了一个剑花,剑花璀璨,绽放无与伦比的光芒,喉咙间传出一道不似人类般的低沉之吼。

    轰隆!

    滔天般的土黄色光芒,在此刻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再度从穹崖体内成环形般的喷涌而出,土黄色涌动,死死的抵御着那种从天而降的庞大压力。

    “林缘,这样的招式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

    “大地之熊,镇压!”

    磅礴的土黄色光芒疯狂的在穹崖的身后凝聚,竟隐隐间也是化为了一道大地之熊的模样那虚影之中,有着无尽的土黄色光芒充斥,其中的镇压之力,在此刻更加的浓郁。

    镇压之力,土属性的最强奥义,大地之熊,更是大地的宠儿,自身的镇压之力更加纯粹。

    此时此刻,土黄色光芒漫天,遮天蔽日犹如末日来临。

    “吼!”

    土黄色的大地之兄在穹崖的身后成形,而后在穹崖那第四百八十一章——昊天剑道

    低沉的吼声中,那大地之熊的手上,也渐渐凝聚出一柄和林缘相同的长剑,只是,穹崖的长剑散发着土黄色的光华。

    在土黄色的光芒笼罩之中,一道道的剑影浮现,到了最后,无数的剑影融合,全部汇聚到了大地之熊手中的那一柄长剑之内。

    “两位妖孽,他们的势力为何如此恐怖?”在上古山上,那些观看的武者一个个惊呼不已。

    在他们看来,林缘可以使出这一招已经算是非常强悍和震惊了,没想道穹崖对这样的招式依旧熟悉。

    “两个变态!”苍啸看到这样的一幕,嘴中喃喃道。

    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太打击了,同样的半步道魂境界,为何他们没有这样的实力去争夺冠军,而自己没有。

    “苍啸兄,他们是变态,不要再去想了,我们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去争。”雁南天看到旁边的苍啸,自身也紧了紧拳头。

    “那林缘自身的张控制力丝毫不下于穹崖,而且,所运用的半步剑道同样不逊色于他,也不知道这等武学交锋,究竟是谁能够更甚一筹。”

    土黄色的大地之熊,携带着镇压之力,破空而出,也并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是带着那滔天之光,迎风而上,正正的轰向林缘所施展的紫金色剑气。

    轰隆隆!

    两道剑气自天地中一上一下,彼此声势惊天,下一霎那,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陡然紧缩的瞳孔中,狠狠的相撞。

    撞击的那一霎,仿佛这一片天地都是陡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是能够看见,一股股天地灵器,在此刻疯狂的从林缘和清雅所在的战场之中逃逸而出,那番模样,仿佛那里的波动,连天地灵器都是能够生生湮灭而去一般。

    无数的黑洞居然也在此刻产生,碰撞的威视被黑洞所吸收,就连那些光罩在此刻也荡出涟漪,要不是八道道韵的出现,恐怕早已经崩塌。

    咚!

    寂静仅仅持续了一瞬间,然后一股可怕得无法形容的力量风暴,便是自那光罩之中席卷开来,顿时间,那由八位无上宗门长老亲自所布下的光罩,直接是爆发出刺耳的吱吱之声,光罩疯狂的蠕动着,仿佛有些承受不住那种力量冲击。

    那八位无上宗门的武者显然也是注视到了这边,见到这一幕,没有不由得一皱,若是让两个小辈的交手就震破了他所设下的防御,这也太损他的面子,当即袖袍一挥,八道磅礴的的灵力便是灌注进入光罩之中,光罩顿时变得维璨明亮,固若金汤。

    砰!

    一道第四百八十一章——昊天剑道

    道目光,皆是汇聚在那光罩之内,那里,疯狂肆虐的力量风暴,也是在扩散间,犹如鞭子一般,重重的扇在了无处可躲的林缘以及穹崖身体之上。

    咚咚!

    两道人影略显狼狈的倒飞而出,最后狠狠的撞在光罩之上,当即两人皆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显然都是被反震之力震出了一些伤势。

    林缘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迹,眉头微皱的望着那场中荡漾的可怕力量波动,脸色倒是凝重了许多,显然是没想到穹崖竟然这么难缠……

    而在另外一边,穹崖也是有些哴跄的站起身来,披头散发,他看上去远比林缘还有些狼狈,先前两人的那一次硬碰,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稍逊了一筹,而且在受到波及时,林缘虽然也是吐了一口血,但显然并不算什么大碍,后者那,似乎远比他更为强悍。

    “没想到这一招我居然输了,你那是什么属性的剑道,居然从未见到过。”穹崖略有思索,脸上皱起了眉头。

    这时她第一次皱眉,也是第一次为遇见这样的对手皱眉,对方的实力他居然第一次估摸不准,甚至连对方的剑道都不清楚。

    “昊天剑道”。

    林缘的嘴上有鲜血流出,不过并不严重,只是受反震之力而已。

    至于昊天剑道,林缘也是早已经想好了,它传承的剑道,是来自昊天塔和紫金珠,因此,林缘取名昊天剑道。

    “昊天剑道,昊天界,你是传承自哪里?”穹崖喃喃自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