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剑中聚灵

    林缘脚踏虚空,无数的紫金色光芒自脚下升起,整个身体在紫金色光芒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神圣。

    “呼”

    一口长气自林缘的嘴中缓缓的吐出,他抬起头,目光淡漠的望着远处的穹崖,因为他体内存在着昊天塔,他几乎能够时时刻刻的从天地之中吸取天地灵气,这穹崖想要与他比拼消耗,显然是一件极为幼稚的事情。

    不过,林缘显然并不打等与他这样继续拖着玩下去……既然动手了,那便直接战斗吧,这样来的更加刺激,更加有意义些!

    “没想到你真的这样天才,这短短的时间,居然看破了一丝镇压之力,以柔破刚,破掉了这一招!”穹崖微微一笑,丝毫不为林缘破掉自己这一招而感到失望。

    “不过,这些还是不够的,想要真正的了解,你还远着呢!”穹崖脸色突然变化,一股冲天的镇压之力席卷而来。

    “林缘,你是一个天才,可是天才都需要成长的,而我们,恩就是宿命的对决,战吧,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穹崖再次开口子。

    “镇压之力也就是如此,也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吧!我林缘自出生以来,整个人生都是错这人,而已,只是我人生挫折的一部分罢了。”林缘淡淡的说道,丝毫不动容。

    林缘双眼微垂,如刀般凌厉的寒芒却是自眼中涌动而起,双手缓缓相合,然后乾坤剑闪电般的变幻。

    “剑一!”

    林缘体内,紫金色的灵力涌动,昊天塔绽放璀璨资金之光,道珠表面,更是升起无数的剑痕,剑痕绽放,无数的剑影在虚空呈现,整个空中,剑影皆是涌动而起,最后疯狂的灌注进入林缘的乾坤剑之中。

    “咻咻!”

    磅礴能量,如同喷发的火山,化为一道道紫金色的光柱,猛然自林缘的体内暴涌而出,霎那间,天地皆动。

    “这种能量,剑道,好生奇怪……”。

    而当这些紫金色的灵力全部绽放之时,而就在林缘自负内,昊天塔和道珠的气息散发的一瞬间,那上古山山顶的无上宗门之人,眼神却是突然一凝,目光有些惊异的盯着林缘所在的战台,他们能够感觉到,那种能量光柱之中,似乎有着他们所熟悉的气息。

    “这家伙果然还是隐藏着什么……”天机阁的天风饶有兴致的盯着林缘,在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林缘的身上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气息,那种气息,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样。

    可是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而且,其余的七位也同样有这样的感受,只是一时根本想不起来是什么。

    “哎,这一次的劫难出现在你的身上,希望你可以起到作用,化解这此劫难。”天风摇头,心中并没有把林缘是这一次劫难的主角说出来。

    “听天由命,命运一道,根本难以说清楚。”天风心中摇头,看着林缘的方向,紧紧地握着。

    “唰唰!”

    巨大的光柱暴射天际,而后在天空交织,而随着这些光柱的汇聚,那一片虚无处,竟是迅速的崩溃而开,化为一片黑暗。

    黑暗浮现,隐隐间,一道虚影,缓缓浮现。

    虚影并不清晰,但模糊能够见到他仿佛看到它的形状,就好像是一柄上古之剑,剑中生灵,目光俯览着这一片天地,一种难言的气息,带着一种远古味道,缓缓的弥漫开来。

    “剑中聚灵,虚虚实实!斩!”

    林缘此刻的面色,极其的凝重,伴随着如今实力大涨,他对于这一套剑法也越来越熟悉对于其中的体会也越来越深厚。

    这部来自于昊天塔塔珠上面的那颗紫金色的珠子内的剑法,对他的掌控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以往无法发挥的一些惊人之力,如今也是被他渐渐的掌握。

    每一次的施展,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体悟,就好像,这套剑法没有品阶,没有任何的障碍。

    这是林缘的感觉,也是林缘这么久施展剑法的体悟,这套剑法的神奇所在,就是再此。

    那些凝聚了庞大能量的光柱,在林缘的一声低喝之下,竟是尽数的掠进那片虚无,而后钻进了那道模糊的虚影之剑内。

    嗡嗡!

    而伴随着这些紫金色的能量光柱的灌注,那一道虚无的剑影仿佛隐隐间是变得凝实了一些,模糊间,能够看见那一道巨大的剑身,散发着凌厉的光芒,担着紫金色的神华,在其中央,就好像一座神祗诞生,仿若有着一种凌驾天地之感。

    “竟然能够将剑法施展到这样的一种地步……”

    山顶上,不少人望着那虚空中散发着古老气息的虚实剑影,眼神皆是有些震骇之色,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拥有着强悍的实力,包括一些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但却鲜有人能够将剑法施展到这一地步。

    林缘这一招,他们可以感受到,自身的剑法融合半步剑道的存在,再加上自身的控制力,令其产生真灵一般的存在。

    这种剑法的最强大之处,并非是它所带来的威力,而是它拥有着它的创造者的气息,这是一种创造之力,自身长生灵智的绝招,是那种最可怕的招式。

    在上古之中,一招存在上万年也是可能得,而林园也体会过,剑招或者神曲死亡,自身意志残留,诞生剑魂草,就是这样的形式存在,只是林缘的这种剑招意志太过薄弱。

    那种存在于上古或者缘故之中的顶尖强者,光是一丝遗留气息,便可足以震动天地

    穹崖抬头望着那虚无之中的模糊剑影,那张布满着战意的脸庞也是逐渐的涌现了一股极其凝重之色,他能够感觉到林缘这一招的强悍以及不凡。

    “没想到你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真是越来越激动了。”穹崖的脸上充满了认真吗,可是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紧张。

    而在那漫天目光注视下,林缘也是深深的吸了一气,旋即手上的乾坤剑缓缓探出,遥遥的对准着穹崖的方位,下一霎,眼中寒芒暴涌,手掌猛然握下。

    轰隆隆!

    就在穹崖准备反击的那一霎那,众人便是惊骇的见到,那黑暗虚无之中的模糊剑影,竟然在此刻凝聚形体,朝着穹崖的方向,缓缓地前进着。

    而且,最令得人骇然的是,那上古神剑内的真灵,竟然是真正的探出了虚无,好像那柄长剑变成了他的兵器,出现在了无数人的注视之下!

    那是一只极为修长与白皙的手掌,看上去极为的美丽,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只是林缘强悍的剑道加上无与伦比的控制力凝结而成的绝招,必然拥有着撕裂天地之莫大威能。

    那一柄长剑仿佛穿梭时空,从那远古破空而来,穿透虚无,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遥遥的对着穹崖,轻轻斩下。

    砰!

    紫金色的虚无剑影斩下的那一霎,天空瞬间崩裂,甚至连天地元力,都是在那一剑之下,生生爆裂!

    这一剑,竟是如斯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