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重!镇!古!怪!

    “这才有点意思啊,不过太过得意的话似乎也并不太好啊……”

    林缘的脸上绽放笑容,自己到来上古战场之内,终于遇到了一个让自己真真实实感受到压力的存在,这才是自己内心真实的需要。

    “叱”

    对面的穹崖手上的长剑散发土黄色的光芒,整个剑身迸射无数的剑影。,忽然就接着一声清叱,手中的长剑幻作流光飞舞,已然出手。

    林缘手上乾坤剑轻轻震动,似乎充满着喜悦,进入上古战场以来,自己的修为一直增长着,也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势均力敌的武者,此刻有这样的武者出现,自然高兴,长笑一声,剑光画圈,已是与他战成了一团。

    土黄色的剑光飘渺厚重,紫金色的剑光,诡异奇特,穹崖的剑法,以重,镇,古,怪四大特性为主。

    剑法缥缈,不带一丝烟火气,此之为“怪”;

    变化多端,别出心裁,此之为“古”;

    每一剑皆有传承,让人能够想起上古幽深的剑法,此之为“重”;

    而其中变化特异,又与原来剑法完全不同,当中的镇压之力,让人防不胜防,此之为“镇”

    林缘清楚,穹崖本身就是天才,无论学习什么,都很简单,自身涉猎广泛,聪明绝顶,少年之时,已经名满天下,剑法之道,更是传承了大乘剑道。

    只要看过一遍剑法,便可以记得很清楚,甚至可以实战的**不离十,林缘与之对战,只见自身的战意更加强盛。

    林缘抖擞精神,施展无上的剑法,无数的半步剑道蕴含着恐怖的威力朝着对方施展而去。

    此时的光照内部,就好像一个剑气的集结之地,完全被恐怖的剑影充斥着,紫金色的的光芒和土黄色的光芒纠缠在一起。

    只见虚空之上,剑气千条,震散飞雪,两人各出绝学,翻翻滚滚,转瞬之间,已经斗了百招。

    “喝”

    穹崖也斗得兴发,土黄色的剑影在身边盘旋飞舞,恰如一条游龙一般,原本只是短短一尺的剑身,却是带出数丈剑光,盘绕回旋。

    林缘的剑法,看上去却是要比他慢得多,只是缓缓一剑一剑的刺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中规中矩,只是偶然之间,才是反击一剑,却也锐利非常,迫得穹崖不得不回剑防守。

    “痛快”

    穹崖突然之间,大喝一声,“林缘,没想到你对于剑道的领悟丝毫不比我差,不过,你想要战胜我,还是差一点火候。”

    百招鏖战,穹崖所施展的剑法,全部是林缘前所未见,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着大乘剑道的味道,其中的镇压之力,随处可见。

    而林缘所施展的,也都是自申报所修炼和自己所创造的的一些剑法,其中的瑕疵所有,可是,在这样的层次对战之中,也逐渐的被林缘完善。

    因此,林缘应对犹有余裕,只见他不管穹崖的剑招如何诡异,总是有相应的剑法可以应对,这是林缘的一种历练,也是穹崖的一种学习。

    两种此时就好像在切磋一样,凶猛之中的带着学习,这才是绝世的天才,绝世的妖孽。

    最强悍的是,林缘实战的剑法,机会都是应对穹崖二所出招,每一剑都可以完好的破掉穹崖的剑法,全都是信手拈来,连接之处,全无阻碍,就好像是一套剑法一般,顺畅已极,恰如行云流水一般,这等境界,可不是一般的天才可以达到的。

    “好好好!”

    穹崖再次大喝,这样的对战之中,他同样得到了很多东西,没想到这一次的上古战场执行,可以得到这样的好处。

    他心中又惊又喜,自知是见到了练剑天才中的天才。

    这种熟极而流的状态,不光是要天生对剑招有敏锐的颖悟力,更需要长久的苦练——如果有人天生能够做到这样,那就是剑中的超级天才。

    不,即使是超级天才,也做不到这样。

    穹崖摇了摇头,望向林缘的目光之中,更是多了几分惊诧。

    这少年不过十八岁,就算是从娘胎里面开始练剑,也不应该能到这种行云流水从心所欲的境界。

    没有二三十年的苦练,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步。

    “我来到上古战场,本是持着看看的心理,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果然没让我失望。”穹崖大笑。

    作为绝世的天才,心中本来就渴望有人可以比拟,客网站都,可是,在这些岁月之中,自己一直是第一,一直没有寻找到一个可以和自己战斗的武者,知道林缘的出现。

    穹崖心中思索,剑法不由就缓了下来,林缘趁此机会,立刻就发动了反击,只见他剑光一抖,散发凛冽气势,剑尖反折,刺向穹崖的面门。

    气势豪壮,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决绝之意。

    “好,再战”

    穹崖哈哈大笑,横剑拦截,却是在这决绝一剑之下,剑光溃散,不得已飞身而退。

    林缘喝了一声,并不停手,又是无数的紫金色剑气发出。

    两人大战,整个光照都被撕裂,此时这样程度的光罩,根本承载不了他们这种程度地轰击。

    “两个小子真不省心,看来还需要加强,你们还不过来帮忙。”上古山顶,那天机阁的白袍老者天风笑着对身边的另外七人说道。

    “着什么急,真是没想打,这一次的上古战场会出现这样的天才,只是,这一场劫难到底会发生什么,是否还会留下多少天才。”玉衡门的长老道,那位老者站起身来,看着前方。

    “天风,你确定这上古战场会有劫难发生,可是现在根本没有丝毫的征兆啊。”另一人说道,身上充满着黑气,鬼气森森。

    “先不管了,看看这两人到底会达到什么程度,我们一起加强,给他们提供一个更大的方位。”天风摇头。

    “好!”这一句说完,上古山顶的把人每一个人都挥出一道光芒,无数的道韵组成,形成,笼罩住光罩。

    本来已经脆弱不堪的光罩,在吸收到这八束光芒的一瞬间,再次扩大,本来残破的洞口也瞬间恢复。

    “林缘,热身该结束了,拿出你的真本事吧!”穹崖大喝,身上的镇压之力弥漫正片虚空。

    “穹崖,你也是,这种程度的攻击,还奈何不了我。”林缘同样大喝,身上紫金色的光芒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