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穹天!镇压

    “我再说一遍,我传承的是穹天剑道,而穹天剑道只是给我提供的一个了解的机会,我最终走的是自己的路。”

    嘭!

    穹崖一声说完,身上的气势再变,整个人散发无尽的土黄色光芒,在踏入大地的一瞬间,好像整片大地都被他融入自身。

    巨声响彻,一股极端可怕的力量自穹崖的身上喷薄而出,一剑之下,竟是生生的将林缘的第二次进攻击碎,令剑气震飞而去。

    “这才是镇压。……”穹崖看到自己一击将林缘的攻击鸿飞,满意的看了看手上的土黄色灵剑。

    “穹崖发力了,居然一剑便是把林缘的剑招轰碎!”外面的武者镜湖,看到了穹崖的强悍。

    此时的天空上,各处光罩之中都是爆发了极为惊人的战斗,而望着那些光罩之中激烈的交手,所有人看得都是有些热血沸腾。

    这里的战斗,没有一场有丝毫的敷衍,能够进入潜力榜上面的人物,而且,此时已经到了争夺最终名次的时候,几乎个个都是拥有着极其雄厚的本事,而这些国家顶尖强者的交手,其激烈程度,自然也是不言而喻。

    能够在这里战斗的资格,可不是人人都拥有的,只有着真正的佼佼者,才能在这里,一决雌雄。

    而山顶上的苍啸一行人,自然也是一直在关注着林缘所在的战台,所以当他们在见到那穹崖竟然一剑将林缘的攻击都是震飞后,皆是有些动容。

    “所有的名次都已经确定,就等他们了,此时,他们才是主角。”

    “那个家伙的实力……很强……”,雁南天面色凝重的盯着穹崖的身影,从后者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比星之极还要浓郁的危险味道。

    “林缘的实力是靠着自己提升的,而穹崖,传承者最强的剑道,恐怕,这是一场天骄之战……”雁南天皱眉道。

    站在上古山顶上,天王宗身后的刘子龙,此时也是哭笑一声,,面色有些复杂的盯着那光罩内,,他和林缘同时进入这片上古战场,但现在,林缘却是远远的走在了他的前面……

    刘子龙知道,就算自己传承了剑道,达到了半步道魂境界,可是,内心的感觉告诉他自己,自己根本不会是林缘的对手。

    不过林缘和穹崖之间的对立也是让得他有些嘘唏,对于两人间的对决,他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那种气势的对决下,威力到底是多么的强悍。

    “放心吧,他们之间可不会是生死之战,况且,林缘本身的实力我们嫩也清楚,可以一剑击败星之极的任务,自身的隐藏实力可是很强,如今的这上古战场,能够胜过林缘的人,恐怕并不多。”苍啸道。

    雁南天闻言,倒也是点了点头,对于林缘,他可没半点的怀疑,只不过,眼前这穹崖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不愧是潜力榜之战……”。

    苍啸最后于雁南天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的向往与遗憾。

    “没想到林缘居然如此强悍,这穹崖一路之上从未有过敌手,此时出现一个敌手,倒是有些惊讶。”武者渗出,迢遥也自然在观看这两人的对战。

    “只是一时的罢了,林缘怎么可能是穹崖的对手。”顿了顿,白苍继续说道:“天瑶妹妹,不要忘了,天风长老说过,穹崖自身的实力比拟道魂境界的强者,而且传承的剑道更是最强剑道,想要战胜他,在半步道魂境界根本不可能。”白苍有些不敢的说道。

    “我们先看看吧!”天瑶皱眉,不再说话,抬头看向最前方。

    “这家伙的招式,果然不一般……”。

    林缘的眼神微凝,目光盯着穹崖那吞吐着土黄色剑光的长剑,自那上面,他感觉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波动,想来这应该是某种他所不知道的诡异武学。

    “这是土属性的极致,最强剑道,穹天剑道,其中的那种意境,便是镇压之力吗?”林缘喃喃自语。

    唰!

    穹崖的身形,突然掠出,道道残影掠过半空,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射向林缘,那土黄色的剑光划过半空,竟是隐隐间留下了一道淡淡剑痕。

    无数的剑影再次出现,在空间之上留下无数的幻影。

    “吼!”

    林缘见状,脚尖一点半空,身形暴退,身形变幻,乾坤剑上,瞬间再次绽放,无数的剑影喷薄而出,散发着璀璨的灵力。

    林缘手上的乾坤剑,突然散发阵阵轻鸣,似仰天发出一道龙吟之声,而后龙吟直接是化无数的紫金色剑气,铺天盖地的对着那穹崖的方向席卷而去。

    “截灭!”

    蕴含了半步剑道的截灭一剑,席卷而出,比之半步剑韵更加的强悍,似乎为了截取他的剑气一样,林缘手掌猛然一握乾坤剑,那无数的剑影竟是飞快的凝聚在一起,化为一道疯狂旋转的剑气,夹杂着可怕之力,犹如一柄撕裂空间的剑气,狠狠的对着穹崖爆袭而去。

    “这样的剑法吗,不要以为参杂了半步剑道就可以和我的剑道对抗,简直异想天开!”

    面对着林缘这般凶悍攻势,那穹崖却是一声狞笑,没有丝毫退避的打算,土黄色的长剑猛然一掌拍出,顿时滔天剑光凝聚,种种凄厉之声,不断的从那剑光之中传出。

    土黄色的剑光呼啸,化为一道更加庞大的剑气,在那剑气之中,仿若有着一道魔神嘶吼的身影,看上去极为的骇人。

    吱吱!

    土黄色的剑气,似乎可以镇压神魔,每一道剑气都蕴含着最强的镇压之力,狠狠的撞击到了林缘的紫金色剑气之上,然后半空之中的穹崖,手上猛然传递出一股剑气,顿时刺耳的吱吱之声疯狂的传开,隐隐间,还伴随着一种惊人的波动扩散开来。

    “碎!”

    穹崖一脸狰狞,一声厉喝,土黄色的剑气暴涨,那土黄色的剑气之上顿时爆裂出一道道裂缝,然后竟是直接被其生生轰爆而去,那凶悍一幕,看得山顶上的许多武者包括苍啸等人面色都是有些变化。

    “桀桀,林缘,我说过,我现在的力量,会让你恐惧的,我传承的是镇压,无论很随和我对战,都会被我镇压,都会被我当成踏脚之石!”

    穹崖仰天咆哮,滔天的土黄色剑光从其体内席卷而开,每一缕剑气之中都蕴含着磅礴的镇压之力,竟是笼罩了光罩之内的半壁天空,这些剑光在其身后凝聚,隐隐间,仿佛是化为了一道巨大的魔神之影,土黄色的剑光,镇压神魔,如同冷冽寒风,笼罩天际。

    林缘抬头,望着那悬浮天际,犹如魔神降世般的穹崖,嘴角也是缓缓的掀起一抹冷笑,在其身体之上,紫金色的光芒开始涌动,隐隐间,有着无数虚实的剑气凝聚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