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门四阁三大宗

    林缘的离开,令那些正在沉浸于修炼之中的武者并没有发现,他们此时抓到这样的一个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死之道魂遗迹之内,无数的剑韵和剑道在沉沉浮浮,那些中央区域,剑魂草虽然大量的被林缘雁南天,苍啸三人吸收,可是,还存在着一小部分。

    随着时间的过去,距离林缘一行人出来死之道魂遗迹已经过去了半年,整整半年的时间,上古战场发生的变化也越来越大,不过整体上来说,前十名的潜力榜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第一名依旧是穹崖,第二名是星之极,至于第三名,正是林缘,而原来的名次,都向下掉了一名。

    上古山极其之峻峭,山壁如刃,直插云霄,周遭没有任何道路,想要上山,唯有一口气踏空而上。

    而此时,在这座山峰周围,各种破风之声响个不停,一道道人影如同蝗虫般各施绝技挪移腾挪,面色狂热的直奔山顶。

    将近两年的苦修,在上古战场之中,他们所获得收获和努力,此时终于有了结果,即便是这些来自各大国家的天才,也是无法忍耐住心中的激动与狂热。

    上古战场,是一个机遇与威胁并存的地方,无数的宝藏,无数的机遇等待着,第一名的穹崖,第二名的星之极,在上古战场,纷纷获得剑道传承,更是一举成名。

    他们的辉煌,属于他们,属于他们的国家,也属于他自己,因为,他的强大,他的天赋注定哭了他一生不会平凡下去。

    山峰陡峭,不过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几乎大多数的人都是至少修为达到了紫府境界的强者。

    踏空而行也并非是什么困难的事,因此,在约莫数分钟之后,一些人影,终于是怀着满心的敬畏,在那下方无数道眼红垂涎的目光下,登上山顶。

    耀眼的阳光,在山顶之上绽放开来,犹如曙光,令人心神澎湃。

    唰!

    林缘此时也在这些人群当中,而且,林缘的旁边,这正是半年不见的苍啸雁南天两人。

    一行人并未冲在最前面,因此在当一些人影抵挡了山顶后,他们方才随后而到,而在落地的第一时间,他们的目光便是霍然看向这片山顶。

    整个山顶,都是一片平坦光滑加青石广场,阳光照耀在上面,反射出一道道的光线,仿佛令得空间都是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给人一种虚幻飘渺之感。

    林缘的目光,仅仅只是在山顶一扫,然后便是猛的抬头,下一霎那,眼瞳骤缩。

    哗。

    一片犹如潮水般的骚动从山顶上扩散开来,所有的视线都是在此刻抬起,最后泛着浓浓的敬畏,看向了半空。

    半空中,光线交织,竟是在此刻硬生生的出现了一片区域,区域之中,在其中产生无数的剑韵剑道出现。

    在这些神华出现的瞬间,在其中最中心,一排虚幻又有如实质的椅子出现,而在那些光椅之上,一道道身影随意而坐,偶尔开合般的目光,淡淡的看向下方山顶,一种有些难以形容的可怕威压,若有若无的笼罩着这一片天地。

    无上宗门!

    望着那些居高临下犹如神祗般的身影,山顶上不少来自各大国家的天才都是忍不住微微有些谦卑的弯下身子。

    他们都非常的清楚,在这庞大无比的上古战场,这些犹如巨无霸般的无上宗门,才是真正的主宰者,而他们的一些国家,都需要依附在这些无上宗门之下,方才能够存活。

    无上宗门所拥有的底蕴以及实力,也足以让得他们弯下高傲的身骨。

    此时,能再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坚持的,仅仅数十人,他们的目光充斥着坚定,他们的气势也在这股气势的逼迫下纷纷散发无上的凌厉。

    在林缘的右前方,一道黑衫青年,气势惊人,所散发的气势就好像可以踏破苍穹一样,身上的气势可真压一方,正是穹天剑尊穹崖。

    而在穹崖的对面,一道身影身穿蓝色衣衫,身上气势同样不必穹崖地上多少,身边,就好像是一片性和一样,只是这片星河,远远没有林缘透过道珠所感应的那样磅礴。

    不过,单单这样的气势闪现,在他的身边便没有多少的武者可以承受住,全部距离他很远的地方,而这人正是排名第二的星之极。

    上古山山顶,一片寂静,在那半空之上随意而坐的八道身影下,这里的天才,再没有了往日的傲气。

    这把道身影,也正是八个无上的宗门,一阁三门四大宗,正是这些领头人物。

    林缘身处人群之中,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八道人影,嘴唇轻抿着,从那八人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极为浓郁的威压,那种实力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相比的。

    “道魂境界,全部是达到了死之道魂境界。”林缘轻语。

    “这便是无上宗门的实力么,果真可怕。”林缘深吐了一口气,眼中倒是有些火热与期盼起来,想来如果能够进入这种地方,对他而言,也该有着不小的好处吧?

    “可惜,我不会加入你们,我的目标虽然是实力变强,可是,你们也仅仅是昊天界的宗门罢了,我的目标是父亲。”

    林缘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不会改变,而且,林缘有更好的目标,特也相信,自己的父亲同样不会比这些人的实力低。

    至于林缘为什么这样认为,林源自然清楚,一般紫府境界的武者,也仅仅只有五百年的寿命,至于道魂境界的武者,据林缘所致,也只有短短一千年的寿命最长不会超过一千五百年,而林缘的父亲,千年之前便已经存在,修为至少也是死之道魂的存在。

    “无上宗门的底蕴真是深厚,我一定要加入其中,追寻武道的巅峰。”站在林缘身旁的雁南天,也是突然一笑,申请之中充斥着火热。

    林缘诧异了看他一眼,想来是很少听见想来趾高气扬的雁南天竟然也会说出这话来,看来这无上宗门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啊。

    气势林缘真心不清楚,无上宗门,作为他们所知道的最强存在,而且,他们都是武痴,怎么可能不加入,怎么可能不去拼。

    这是他们的机会,这是他们一飞冲天的机会,只有加入他们,才能得到更加高深的秘籍和达到更加高深的层次。

    “林缘兄,看见左前方第一个人了么?那便是天机阁的代理人。”身后的苍啸,突然出声道。

    “哦?”

    林缘眼神微凝,不着痕迹的抬起头来,目光看向那片光椅的左前方,在那里,一名头发略显花白的老者端坐而立,男子脸庞上有些皱纹,不过却难掩一种风采,想来在年轻时也是相当俊朗,只是那有些薄薄如刀般的嘴唇,却是略显阴厉。

    他身着一套白袍,而在白袍之上,又是有着一片星云,黑白交替,犹如阴阳沉浮,倒也是与天机之字颇为契合。

    不过这名老者至始至终都未曾看过下方场地,微眯着眼睛仿佛闭目养神,那般超然模样,倒符合那无上宗门的地位。